第四十一章 滿鬼香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四十一章滿鬼香

我連忙閃避,可即便如此還是被那道寒光從我胸前劃了過去,衣服應聲一分為二多了條長而細的刀痕.

"是你?"我連忙後退閃避,看清了來人.

三角眼張軍!

他微閉真眼睛散發出毒辣的光芒看著我,右手高舉,匕首寒光刺目.

混天犬吼吼吼叫了不停,卻是被困在一個鐵籠里,鐵籠上了鎖,所以它出不來,干著急.

不用看這是之前張軍准備好的東西,而且專門為混天犬准備的.

關燈的也是他,他是有備而來.

鐵籠,關燈,從我身後偷襲攻擊,剛剛出手時的辛辣和快速,這一切證明一個問題,這個張軍可不是我之前認為的那個農村人.

要說他是殺手,那也不為過.

"把小麗交出來,不然你死定了."他放出狠話,一副要撲向我的樣子.

但是他是先看了眼不遠處的李俊義之後才這樣和我說的,顯然他現在是有所忌憚,而不是真的突然變的好心,准備放過來.

這次不殺我,下次依舊會再來的.

他就像一條毒蛇,報複性很強,今天只要他有命活著出去,那麼下一次我的性命就等同放在斷頭台.

"放了小麗嗎?"我驚恐之余竭力讓自己表現的很淡定.

"對,放了小麗,俺就不為難你了."他依舊這般回答.

看來他把我當傻子了.

李俊義這個時候開始向張軍走去,不躲不閃,就這樣走過去的.

張軍眼神里閃過一絲驚慌,身子向我逼近.

"我要是不放小麗呢?"見此我也不和他廢話,直接道.

他扭頭瞪我一眼,隨即啊的一聲手起刀落把匕首對准我喉嚨劃了過來.

我暗道一聲遭了,他速度非常的快,快的讓我都還沒反應過來.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黑影從另一邊飛了過來,接著是呼啦一聲把接近我的張軍逼退.隨著黑影落地發出啪的一聲,卻是一張椅子.

椅子是李俊義那邊扔過來的,成功把張軍逼退,他也已經來到我身前.

"動我老板,問過我了麼?"李俊義道.

這一刻我內心非常感動,之前對他的誤會和誤解一掃而空.對比起現在,那些算什麼?

"你找死!"張軍吼了句,匕首如毒蛇一般對著李俊義刺過去.

速度依舊是快,可是他的手卻被李俊義抓住了,穩穩的,我見張軍連抽幾次都沒抽走,可見李俊義的反應比他速度要快,而且力氣很大.

"放手!"連抽幾次都沒成功,張軍急了.

李俊義沒理他,扭頭問我:"老板,怎麼處置他."

怎麼處置?這種人肯定不能留下的,只要他活一天世界就危險一天,而且我有理由相信追殺小麗的人就是他.

不為別的,就單單從他剛剛出手可以看出,他並不是普通人.也許是小麗發現他什麼秘密,所以才想置小麗于死地.

"敲暈."我最後道.

李俊義下手也麻利,一拉把張軍拉到身前,再一拳頭對著他肚子重重打過去,張軍雙眼一番連叫都沒叫出聲直接弓著腰倒在地上,已經暈死.

我更想把他處決了,但是最後還是選擇了把他交給羅大隊長.

為了防止意外,我又讓李俊義把他捆綁起來,接著給羅大隊長電話,很快羅秀和羅大隊長出現在我餐館里了.

簡單的和羅大隊長說了事情經過,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他們了.

押走張軍,還有一些警察在餐館里取證,這個時候外頭也圍了不少人.

"張老板,要不要我們兄弟幾個人出手幫你把那家伙背後的人一鍋端了."一人走到我跟前小聲道.

他叫蛇頭,在外面有自己的幫派,多達上千人的幫派,在鎮子里是個喜歡抽煙,喜歡吃全羊宴的老頭.

沒人知道他的身份,我知道.

"蛇頭,這次倒是不勞煩你出手,那家伙是看我搶他女人,所以才對我下手的."我悄聲回應.

蛇頭昏暗的雙眼明亮幾分,一副想不到的模樣.

"那家伙和張老板你搶女人,也活該被押走了."蛇頭說完嘿嘿笑著,繼續抽他的老煙杆,吧嗒吧嗒顯得悠哉.

後面還有幾個人問了蛇頭剛剛問的話題,我照樣如此打發.

這些人都是隱藏在鎮子里的大哥,外面都有自己的勢力和幫派,不過他們年紀也都不小,最年輕的也有六十好幾.

所以都歸隱了,平日里極少出去辦事,常年在鎮子混吃等死的,和一般糟老頭沒什麼區別.

能認識他們完全是因為全羊倌的存在,人以食為天,沒人能不吃飯,也沒人在聚會的時候不去餐館飯館什麼的.

他們幫會有重要的人來鎮子看望他們,吃飯聚會去哪?自然是我的全羊倌了.

在鎮子里就數我的全羊倌最好最有特色,不來我這里他們這就是在虧待來的人,這事他們肯定做不出來吧?

所以這一來二去的,我也就和他們熟了,再加上我會做人,見他們來餐館總會送上幾瓶好酒,然後我也就成了自己人.

如今我出事他們都趕過來,並且都願意幫我倒也是常理之中的事.

只可惜,人和人之間的事情他們能幫忙,可是人和鬼之間的爭斗,恐怕他們死了才能插手幫忙.

張軍押走了,警察們取證也都取得差不多,也都走了,蛇頭他們也相繼離開.

這里只剩我和小麗以及李俊義.

小麗知道張軍來尋她,此刻坐在一邊癡癡呆呆也不知道在想什麼.原本我想向她求證張軍是不是就是想殺她的人,但是現在只能放一邊,等她好受點再問.

如今我更感興趣的是李俊義,這家伙一再二的令我刮目相看,就憑剛剛他出手救我的干脆利索就可以看出,李俊義身手很好.

是非常好的那種,仿佛從小就是練武的苗,從小練到大,筋骨皮早已形成,連氣都練得小有成就.

外練筋骨皮,內練一口氣,這里面練氣才是至高的境界,遠比一般身體強壯有力更上一個檔次.

李俊義肯定已經達到練氣境界,剛剛出手以及把張軍放倒,他連喘都不喘一下,風輕云淡,仿佛做了件小事一般,這份氣勢和狀態就是我看了都心驚,羨慕不已.

要知道,剛剛張軍對我出手的時候我已經感到了死亡,毫無反擊之力.換成李俊義,只是一個舉手間的事.

"老板,你咋這樣看著我?"李俊義估計被我看的不自然了,回頭怯怯對我道.

我忙收回目光,咳嗽兩聲掩飾自己的尷尬.

"小李呀,你從小就練習武術嗎?"尷尬過後我問.

李俊義想了會,點頭.

"你怎麼還猶豫了呢?"我又問.

"老板,在農村的時候我們要做的事情很多,當時有大和尚來過,教我們做事的時候可以變著樣來做,比喻挑水不用扁擔,用手提起來走,要提起來,保持平衡."

我算是明白了,原來他還有這樣的經曆.

既然已經開口,我也就不繼續藏著掖著,問他喝酒的時候為什麼對著空氣自言自語,還對著地面倒.

李俊義眨眨眼,詫異問我老板你都看到了.

我點點頭,我何止看到,我還看過很多次.

"老板,你記得我跟你說過我的朋友們嗎?那是我敬我朋友的."

李俊義的話讓我臉色一沉,要知道那個動作是敬死人的,換句話說,李俊義的朋友都死了?

這也太匪夷所思了,這種事情換成誰,誰都會覺得不太可能.

"他們死了,有的在我很小的時候死了,有的在我長大的時候死的,就葬在鬼溝嶺,那次我去采購檀香木的時候還去看他們了."

我知道那次的事,當時還責怪他來著.如今知道都是真的,我內心愧疚.

是我不相信李俊義,是我多疑了.

其實我連鬼都見過,怎麼會不相信李俊義呢?還把他帶去醫院檢查……

想起過去的重重,我內心就更是不安.

"小李,是老板錯了,今天救了我,你說吧,想要什麼獎勵?"我知道對他的誤會不是用物質上的東西能彌補的,可現在我也只能做到這樣.

總得來說,也算是聊表心意,代表我是真的想彌補他,有些地方做的對不住他.

"老板,真的?"李俊義臉上有了幾分笑意問我.

我點頭說當然是真的.

"老板,能獎勵我一瓶滿鬼香嗎?"他道.

我瞪眼看著他,以為聽錯了.

滿鬼香可是人喝的?

上次他也說過,不過當時我是連想都沒怎麼想就拒絕.現在他再說,我就不的不仔細考慮了.

我說了要獎勵他,自然是不論是什麼,只要我能做到我就必須做.現在他要滿鬼香,我自然不會有半點猶豫.

只是……

"小李,這酒不是人喝的,你不能喝."想了想,最終我還是開口了.

"老板我不怕,是人喝不是人喝我都能喝,我喜歡滿鬼香."他又道,顯得有些迫不及待.

那模樣完全就是個老酒鬼,現在美酒當前,他也顧不上那麼多了.

我看著李俊義,咬牙:"好!給你,但是我還是勸你一句,要是喝的時候有不舒服就不要再喝了."

說完我去拿滿鬼香,想起李俊義說他喜歡滿鬼香,我不禁懷疑他是不是曾經喝過滿鬼香,不然怎麼會說喜歡兩個字.

但是這鬼我只給鬼神喝,他……

我皺眉,感覺自己是不是多想了,李俊義怎麼可能是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