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靈車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十七章靈車

我當然覺得這種可能性不大,死人又不是吃飯,沒理由時時刻刻都在發生,而且那麼巧就在我住酒店的時候就死人?

所以這沒道理,我怎麼想都覺得不太可能.最後我總結了下,應該是我對小小有偏見,所以才會把別人的聲音當成是她的聲音.

這種情況並不是什麼異常現場,以前我餐館里就有吃霸王餐的,他吃過一次,第二次來的時候我一直緊緊盯著他,哪怕他上廁所我都認為他是准備逃跑.

結果人家壓根就沒逃跑,對方是真上廁所,最後該結賬的時候結賬,還解釋上一次吃霸王餐是因為沒錢,餓壞了,所以這次來不但為了吃飯,更是為了把上次欠下的錢雙倍奉還.

多好的一個人,可是我卻一直懷疑他是壞人,結果弄得我滿是慚愧.

終究到底就是因為我內心把他定義為吃了就跑的人,然後才有了後面一系列的事情發生.

現在應該也是這種情況,這才把別人的聲音都認為是小小的,把罪過推到她身上.

想到這里我安心睡覺,讓自己不要多想.

一夜無話,好眠.

第二天起來我要趕早車,所以早早就起床刷牙洗臉,換好衣服帶著行李准備結賬走人.

一出門見到幾名警察正看著我,我呆了呆,看著他們.

"先生,請問你是1109號房的租戶嗎?"一警察上前問.

我忙說事,然後對方要求看證件看什麼的,我都一一配合,之後他又詢問我為什麼那麼早就離開,我又把車票給他看,說有事要趕早云云.

一通解釋,對方又問了幾個問題後才放行.

攔住我的原因是因為這里發生了命案,就在我隔壁房,1107號房子的租戶死了,初步鑒定死亡時間是凌晨兩點左右.

我那麼早起來並且要離開,自然成了第一疑犯.

還好證明我的是清白的,所以被放行.不過這次我沒急著走,站在剛剛拉起來的警戒線外看著1107號房.

居然又是1107號房子,而我住的也還是1109號房,上一次遇到這樣的命案時我住的也是1109,死的人也是1107號房的人.

如果不是眼前的事情發生,我還沒想到這次和上次住的房間是一模一樣,而且,情節也是如此,包括那個女人的聲音.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我不認為這是巧合,這種事情也不存在巧合.所以現在看來肯定有什麼東西跟著我,或者有什麼事情一直跟隨著我.

就像一個人倒黴一樣,不論走到什麼地方,倒黴的事情就會跟著.這一點我深有體會,因為我曾經就是個倒黴鬼.

那也是因為真的有只倒黴鬼趴在我身上,導致我運氣衰落.

現在呢?難道有只惡鬼也趴我身上?所以不論我走到什麼地方都會發生命案,被那惡鬼所殺.

這個想法很恐怖,而且也難以讓人相信,就我自己也不相信這是真的.

即便如此我還是扭頭看了看身後,看身後有沒什麼東西趴在我背上.

後背什麼都沒有,空空蕩蕩的.

我多心了?

我看了眼在1107號房進進出出的警察們,然後離開.

這事我多少知道一點,比喻昨晚女人的聲音.盤問我的警察也曾問過我,我沒說.

我覺得這事說出來也沒人相信,所以干脆就不說,免得把自己牽扯進去.

警察的到來讓我晚點了,還好那車一路兜客,所以時間上剛剛好,倒也趕上了車.

這里不比大城市,通往鄉下的車因為沒有載滿人所以會沿路叫人,只要是順路的都讓他們上車,好湊滿一車的人.

這種做法大城市是不允許的,但是在鄉下和鎮子卻是常見.

行程也因為這樣耽誤了,到達目的地的時候比預測時間晚了接近一個小時.

所以下次我不打算坐這種車了,太浪費時間.尤其是我錢並沒有少給,憑什麼為了多賺錢把我們乘客的時間不當一回事?

當然這種事情肯定不能當面和他們爭吵的,管理的不完善不是我們能解決的.

總之,總算到達了目的地,當時在車輛走走停停的時候我多怕到晚上還到不了這里.

鄉下地方和我想象的一樣,除了小小的村道就是一片綠色的視野,有水稻有蔬菜有村子後面高山上面的樹木和雜草.

這里空氣很清新,屬于吸上一口能多活好幾天的那種.

我貪婪的趕緊的多吸幾口,然後才沿著村道往村子里面走.

村子挨著村子,連續穿過四個村子後終于來到小麗生長的村子.

這個村子比較偏,畢竟穿過了好幾個村子後才來到這里的,所以這里的房屋還是很久以前的那種瓦房,黑色的瓦片遮蓋,房子由泥土混合而成的那種.

稍稍打聽,我已經來到小麗家門前.

"大叔,請問小麗是你女兒嗎?"還沒進去正巧里面走出來一人,扛著出頭一副准備做事的模樣.

他見到我的時候臉上閃過一絲驚訝,問我你是誰.

我簡單的介紹自己,才說到一半他立馬就恍然大悟.

"是張,張老板,小麗那孩子和俺說過你,說你是她見過最好的老板了,她拿的工資比附近的人都高,那是因為你給開的……"

小麗他爸不屬于健談的人,不過說這些話的時候卻很順口,顯然說的都是真話,所以才可以想都不想通通說出口.

和他交談挺愉快的,說到小麗的時候他更是興致勃勃,把小麗從小到大的事情都給我說了遍,可以看出他對小麗還是很滿意的.

後來小麗她媽媽也回來了,從外面干完農活.見到我的時候顯得很拘束,一個勁的說不知道我來所以沒准備什麼東西,家里的東西太舊,杯子也沒有.

意思就是感覺對不住我,希望我不要介意.

我當然不會介意,其實這次主要來就是為了了解以下關于最近小麗回家後事情.

不過,最後我什麼都沒有發現.

小麗的爸爸媽媽並沒有察覺到小麗有什麼異常,因為平時他們要去務農,所以大部分時間都見不到小麗,只知道小麗去找張軍去了.

這個時候我才知道原來她的未婚夫叫張軍,也才知道他們訂的是娃娃親.

張軍住在距離他家不到百米遠的村尾,我在小麗她爸的示意下來到張軍家門口.

門外坐著個青年,消瘦,臉色蒼白,長相普通的那種.要說有什麼令人看了後印象深刻的,就只有他那雙眼睛.

三角眼,眼神暗淡無神,看到我的時候他眼神連閃爍都不閃一下,臉上也是毫無表情.

這種感覺很不好,就像對方在故意挑釁一樣,充滿蔑視和無視.

我沒有和他打交道的意思,站在不遠處看著他,他也在看著我.

我為小麗感到不值,這樣的一個人絕對配不上小麗的,給小麗抹鞋子都不夠資格.

以小麗的條件,以她的美麗,到市里追求她的人我敢保證能排成一條長長的隊伍,她就是有那麼優秀.

反觀眼前這個人,但看面貌就知道不是什麼好人,再看眼神和現在他一直死死看著我的神態,這個人不但不是好人,而且還是十惡不赦的那種.

"干啥?"他開口了,嘶啞的聲音帶仇意.

我擺手,也不說話,後退准備離開.

看來這件事還是去問問小麗的好,畢竟這個人並不像是好說話的人,要是對方因為這件事亂猜,這對小麗來說是件很不好的事情.

農村比較保守,對于女人的忠貞等等看的比較重,什麼小三,情夫之類的要是傳出來,整一個村子的人都會知道並且以此唾棄,罵對方不要臉,臭女人,嚴重點還要浸豬籠.

也許這個年代並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但是誰知道呢?總之不能給小麗帶去麻煩個干擾就是了.

"喂,問你話呢."張軍追了過來攔住我問話.

我皺眉,心想對方果然不是什麼好人.

"先生,我就是從外地到這里觀光的,結果發現這里是村尾沒路了,所以准備沿著剛剛的路離開."我撒謊道.

他狐疑看我,盯了我有5分鍾後才挪開腳步讓我走.

我也不猶豫,該走就走.

走的時候腦海突然萌生這樣一個想法,追殺小麗的人該不是他吧?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想,也許是因為他長的凶神惡煞,也許是因為剛剛他攔住我的時候讓我感受到他的煩躁和謹慎.

最後我還是否定了這個想法,以他的身段要殺小麗還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沒理由還能讓小麗活著回去的.

追殺她的另有其人才對.

我回到小麗家中和她爸爸媽媽說再見,臨走的時候給了點錢給他們,就說是小麗之前結算工資的時候剩下的.

之後我匆匆走了,因為要趕車到市區去,不然要在這里過夜了.

走到乘車的地方時恰恰看到今天載我來的車,司機在兜客,我看到這里皺眉,不願意上他的車.

我算是品嘗過那種感覺,打死我都不會坐他的車.

車後來走了,這里就剩我一人在等車.

夜越黑,我開始擔心了,我怕沒車來,這里是農村,所以往來的車輛肯定不多.

還好終于有車來了,而且是大巴,看起來比較正規的那種,比之前那種小巴好多了.

我還沒招手,車停了.詢問後知道能到市區我才上車,不過一上車頓感一股陰冷氣息撲面而來,讓我打了個激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