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真假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十五章真假

沒那麼邪可眼前的就是事實,究竟李俊義在干嗎,為什麼會那麼熟悉這里,也許很快我就知道答案了.

我變得謹慎小心,和他保持一定的距離以免被他發現了.

我得知道他究竟要做什麼,是不是我認為的好人.

現在的李俊義不再像過去那樣讓我覺得好,反而很不好.

這些日子相處的時候他一直在偽裝,可以想象這樣一個善于偽裝,連我這個老油條都察覺不出任何異常,除了說他很厲害,一時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了.

這個厲害,令人寒意頓生.

李俊義停下來了,看著一個纏滿雜草的墓碑看著.

他要干嗎?

我疑惑和猜測,心想他這是要拜祭誰嗎?

每一個人都有父母和親人,上至老祖宗,先有身邊的其他各種有些血脈的親人,所以當歲月流逝,然後身邊就有些人會漸漸的消失,永遠的走了.

如果說他是來拜祭的話,那麼他來這里就說得過去了.

平日他就守在餐館,壓根就沒時間出來,現在我派他到市區去,他趁這個空閑出來看看故人也是應該的.

換成我,我也會這樣做.

李俊義把纏著墓碑的雜草撥開,用手在那墓碑上拍了拍,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然後他走了,繼續往鬼溝嶺里面走去.

我跟過去,路過剛剛那個墓碑的時候我看了眼.

奇怪,沒有字.

就是一個墓碑,下面有個什麼印,除此外什麼字都沒有.不知道里面葬的是誰,叫什麼,死于什麼時候.

我疑惑後也沒多想,看墓碑就知道有些時日了,說是幾十年前的也不為過.幾十年前打架都比較貧窮,很多人死了連埋葬費都出不起,最後選擇了水葬,用席子什麼的卷好丟河里……

所以墓碑沒刻字也不算什麼,好歹也算是入土為安了.

走沒多久,李俊義又停了下來,依舊是一座布滿雜草略顯偏僻的墓碑.還是老樣子,他駐足停了會,低聲對墓碑說著什麼,然後才走.

等他走遠我過去看墓碑,還是無字.

接著是第三個墓碑,我過去看,依舊是沒有任何字,只有一個印.

這次我刻意去看那個印,只有一個字,一個隸體字,因為有些久,所以顯得很模糊,加上這個字本身就不是端正的,有些潦草,所以看不出來是什麼字.

我比劃了好久,還是沒研究出,眼看李俊義走遠,我忙又追過去.

這家伙走的快,而且他家似乎死了很多人.

這一路走已經十多個墓碑了,照這樣看,李俊義家估計就剩他一個人還活著了.

想到這里我呸呸呸吐口水,這事不能這樣想,也許這些是他老祖宗呢?

祖宗十八代,那麼多人,對吧,有十幾個墓碑算什麼,起碼這代人還活得好好的,沒死光.

可是後來我不這樣想了,不是我故意去詛咒他,而是事實讓我沒辦法去懷疑我之前的想法.

一路走去,李俊義已經對著四十幾個墓碑低聲說話,做出拜祭的動作,清了雜草.

四十幾個墓碑呀!

我大爺了,這是李俊義家人麼?就是祖宗三代也夠了吧,還不是死光光?

可是這沒道理呀,怎麼可能呢!

我想也許是李俊義無聊在這里玩呢,但是我又解釋不了他為什麼不是順著找墓碑玩,而是走了一段距離後才停了下來,也不是全是走一段距離,有時候相鄰的兩個也是.

所以這完全是隨機性的,只能用這些被他選中的墓碑都是和他有著什麼關系的,而不是隨意挑選,也不是來這里游玩.

我越看越郁悶,心想李俊義到底是什麼來頭?他們家又是什麼背景?

我一個恍惚,剛剛還在我視野里的李俊義不見了.

壞了!

我焦急起來,轉身四下張望尋找他的身影,只可惜四周空空蕩蕩的,壓根就沒他的身影,伴隨著類似烏鴉的呱呱聲和這里的陰冷,我不敢久待,原路返回,連走帶跑.

出了鬼溝嶺的時候太陽已經下山,四周也蒙上一層黑氣和灰暗,涼意滋生,整個鬼溝嶺遠看就像只怪獸的大嘴,張開了,可以吞噬萬物.

我快速離開,遠離這個是非地,趕回餐館里,至今胸口還在嘭嘭亂跳,呼吸加速.

"老板你回來了?"小麗出現在我面前沖我笑,雙手上還端著熱水.

估計我進來的時候她就看到了,只是我沉浸在鬼溝嶺帶來的恐懼和李俊義事件里沒發現她的存在.

我接過水,對她說謝謝,平複自己的情緒和恐懼.

要想知道這一切,我想只有一個辦法,直接詢問李俊義.

現在這種情況我必須得問,不問的話我怕我連睡覺都睡不安樂,生怕身邊有個不是人的人.

具體的我也說不上,反正不是什麼好事.

"老板你怎麼了?臉色那麼差?"

"沒事,我就是跑步去了,想不到多年沒鍛煉,身體受不了."我撒謊,再假裝喝水來掩飾表情的不自然.

喝完,我才想起小麗的事.我看著她,想問誰要傷害她.只是對上她滿臉笑意的臉我又不忍心去問,生怕勾起不好的回憶,讓她害怕和恐懼,失去了此刻的安詳和開心.

算了,最後我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該說的時候我想小麗自然會說的,現在不說自然是因為她有苦衷,還沒准備好.

"張老板,我們來了."這邊還沒喘氣好,彭慧的聲音從外頭傳來.

我回頭看,皺眉,心道這三個煞星怎麼來了?

來人正是彭明,彭慧,還有牽著比特犬的少女,小小.

沒錯,是三人一狗.

"嗚嗚!"我還沒開口,不知道去哪玩耍的混天犬出現了,一步一步走來,對著比特犬發出低沉的警告聲.

看來它還沒忘記上次要決斗的事,現在比特犬過來,那不是擺明是來約架的?

混天犬就在我身邊,身子繃緊,牙齒也外露出來,獠牙粗大森白,很嚇人.

比特犬也不示弱,嘴唇外翻露出獠牙,嗚嗚作響和混天犬對上,鼻子對鼻子,嘴巴對嘴巴,眼看著是要咬上了.

小小開始吆喝,只是比特犬和之前一樣無視她,任由她怎麼罵都無動于衷,專心眼前的戰斗.

"老板,這是你養的狗狗嗎?"突兀,小麗興奮喊了句,手摸向混天犬的腦袋,我反應過來想阻止都已經晚了.

小麗的動作太突然了,壓根就讓我沒想到.但是我卻知道現在這個時候去摸混天犬,很有可能會惹怒了它被反咬一口.

我心懸著,生怕這一幕發現.還好,混天犬比我想象中溫馴,當小麗的手碰到它腦袋的時候,它閉嘴,身子後退一步,就地坐下.

比特犬表露出一副懵了的模樣,也學著混天犬的模樣閉嘴,坐下,很溫馴的模樣,還吐著舌頭.

"它,它叫混天犬."我看呆了,吞吐道.

"好好聽的名字,威風霸氣,你叫混天犬嗎?那哮天犬你認識嗎?你們是兄弟嗎?還有……"

小麗接下來的一連串問題讓我汗顏,也讓彭明他們三人看得癡癡呆呆,久久沒回過神來.

眼看混天犬已經變得安靜,比特犬也老實後我才將注意力轉移到眼前三個人身上.

"三位坐,這就給你們上全羊宴."我招呼他們道.

雖然今天沒打算營業,不過他們來了,那麼就沒有拒絕的准備,進來吃就是.

他們三人去選位,我把大門打開,好讓更多人知道全羊倌營業時間到.隨即向廚房走去,讓里面的人准備.

小麗這個時候過來了,說讓她去.

我看著她,點頭說好.

小麗是我的金牌服務員了,她做事我放心,而且彭明他們三人這個時候也喊我,我分身無術.

"三位,有什麼事嗎?"我來到三人面前道.

不喜歡他們歸不喜歡,不過我打開門做生意的,沒理由把送錢的客人掃出去的.所以我現在是對待普通人這樣對待而已,這些也是基本服務態度.

"張老板你店里除了全羊宴還有其他什麼特色菜嗎?"彭慧道.

我笑了笑:"既然叫全羊倌,那麼就是吃羊,沒別的了.至于青菜之類的小炒也是有的,不過算不上是特色菜了."

"青菜嗎?那給我們多上幾分,小小姐最喜歡吃青菜了."彭慧沖小小擠眉弄眼,小小淺笑,低頭.

我看了眼這個女人,腦海還是1107號房的事.可是讓我去聯想到現在這個女人會殺人,我還是覺得不太可能.

那個案子這幾天我還打探過,那邊認定對方是自然死亡,心髒病發作.所以不是這個女的下手,也許只是個巧合.

但是有一點我認為我猜測是對的,眼前這個叫小小的女人沒有表面上看得那麼清純,簡單.

多少女人白天一個樣,晚上一個樣,人前一個樣,人後一個樣.

曾經鎮子上就有個叫玉環的女孩,在外人面前楚楚可憐,體貼善良,一轉身立馬變成母夜叉,張嘴是髒話.

至今令我們在鎮子久居的人唏噓不已,都說對不起她那單純漂亮的模樣.

這個小小也是一樣,指不定她真實身份就是個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