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沒搞錯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十三章沒搞錯

"是戒指嗎?"有人湊過去看.

也有人看出來,驚呼出聲.

"王瓜,你叫什麼叫?"拿金子的工人不樂意了,剛被嚇了跳.

被稱為王瓜的人結巴出聲:"金,金,黃金!"

"啥?!!"

接下來時候和我想象的一樣,我看到他們興奮了,看到他們更賣力,也看到越來越多的人找到了黃金.

有人往回跑,出來的時候手上多了鋤頭,也有人手上拿著鏟子.大家也都是見過世面的人,知道這是要挖開看看,尋找更多黃金的節奏.

他們瘋狂了,拼命的開始挖,越來越多的人趕過來,連旁邊的住的人家也在兩個小時後趕了過來.

他們挖,我見時候差不多也穿插在人群里,時不時將之前藏在口袋里的小黃金丟在泥土中,于是又有人發現黃金了,都打了雞血一樣更加賣力.

如此繼續幾次,我口袋里的黃金所剩無幾,不過這片土地也徹底的被翻了遍.只可惜,沒能找到我要的東西.

太陽下山了,挖掘的范圍擴大了不少,口袋里的黃金只有十余個,我有些著急起來.

照這樣下去,恐怕要功虧一簣了.

"你們都在干嗎!"就在此時,彭明和彭慧出現了,身後還跟著幾個類似高級管理人員的人.

興致勃勃的工人們停下工作,有些畏懼看著他們.

終究是最高領導人,還是有一定震撼力的.

"王瓜,你來說說看,你們有正事不干在這里做什麼?"彭明身後一名頭戴安全帽的中年人走出來喝道.

王瓜就是之前那個王瓜,這一下午折騰到現在他搞了兩小塊金子,估摸能換個千元左右了.

他從人群里小跑出來,對著中年人喊話:"頭,發現黃金,我們在挖黃金."說完手攤開,兩塊黃金在他黑乎乎的手心是那麼的顯眼.

中年人看到黃金眼睛也直了,扭頭看彭明,意思是等他指揮.

"對呀,頭,我們都挖到黃金了."另有幾人也開口,把挖來的黃金從褲袋里掏出來,和王瓜一樣攤開給他們看.

這一次中年人和身後那些人都動容了,舔了舔嘴巴,依舊看彭明.

彭明自始至終都黑著臉,現在也黑著臉.

"你們是來挖黃金來是給我干活的?如果是來挖黃金的繼續,是給我干活的就馬上給我滾過去該干嗎就干嗎."彭明開口,聲音不大,語氣卻很犀利.

這一下王瓜等人猶豫了,尷尬低頭,又互相對望幾眼.

膽小的已經撤退,帶著工具走了,那些也是後來加入的人,還沒撈到黃金.

然後又有人走了,估摸都不想砸了飯碗.

還有一部分人留了下來,前後都不是,顯得有些可憐巴巴.

"都聽到沒有?該干活就干活,不干明天滾蛋!"中年人趁機發飆,其余的人才散去.

一步三回頭,顯得很不情願.

大部分人走了,我還在.

至于彭明發威什麼的我不在意,我只關心有沒有我想要找的東西.

很可惜,還是沒有.

或者說並不全是沒有,有些地方泥土覆蓋又有石頭等東西,所以看起來沒那麼清楚,也就沒辦法找到我要找的東西.

"張老板,你在呀?"彭明道.

我正在找東西呢,很不樂意現在被人打斷進程.不過現在沒辦法,只能抬頭看他,露出笑意.

"恩啊,聽說這里出金子了,所以來看看有沒便宜撿."

說這話時我心是痛的,那是我的金子.

"張老板真會說笑,這點金子你會放在眼里?"彭明似笑非笑道.

這家伙和我之前想的一樣不待人見,說個話都是話里有話.

不過我也不去和他計較,誰讓我現在有事需要在這里處理,得罪他就等于被趕出這個地方,會影響我的事情.

"一點金子我當然不會放在眼里,我是想看看有沒有金礦,萬一有,那可是大事,我就是開一萬個全羊倌也不如在金礦邊上睡一天來的多."

我的話說的很有誘惑力,我看到除了彭明和彭慧兩人外的其他都雙眼都露出了貪婪的神情,被黃金吸引了.

金礦,這是源源不斷供錢的地方,有誰不感興趣?

至于彭家兩兄妹顯得那麼淡定自然是因為他家有錢,金礦就不一定具有那麼大的誘惑力了.

想到這里,我開始對他們彭家的財力有了興趣.這得有多少錢才能在金礦面前表現的那麼淡定?

十億?百億?還是……

"張老板真會開玩笑,你都老大不小的人了,怎麼還想著這種不切實際的東西?"彭慧道.

因為她是女人,所以有些話說的不合適也沒什麼,大家只當是開玩笑一般.

不過我卻知道她字字犀利,句句見血.

這女人,刁蠻又聰明,可惜了那副好臉蛋了.

"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我不痛不癢道.

見彭明和彭慧對我很警惕,我知道我不能再待在這里了,免得他們以為我圖謀不軌.

其實我內心一直想不明白,我長的不像壞人,為什麼他們倆人對我那麼警惕?

還是說這里有什麼秘密不成?

思來想去我呵呵笑,揚言全羊倌有事,走人.

彭家倆人沒說話,倒是之前中年人在和他們說著什麼,聲音故意壓低了,所以聽不清.

走的時候我驚鴻一瞥般發現了一樣東西,缸!

這個缸似曾相識,不正是洗骨葬里的那種?小鬼就是洗骨葬里的產物,凶悍異常呀.

不過這個缸和小鬼那個缸有些不同,小鬼的缸更接近現代,這一個四周有些白色的紋路,形狀略長,兩邊帶耳.

看到這里我放慢腳步,仔細揣測後怕彭明發現我的異常我才恢複正常速度,走遠.

我不知道彭明他們接下來會做什麼事情,我只希望他們不要砸了那個缸就好.

洗骨葬的東西,我算是知道究竟有多凶悍了.

可以想象,要是他們把這個帶著古老氣息的缸打破……

我沒走遠,找了個地方歇息.

我在等,等彭明他們離開.

現在只能在他們走了後我才到回去,而且還是偷偷摸摸的那種.

好吧,等就等,大約過了半小時後我重新起身向工地走去.

過了那麼久,該走了吧?除非他們真的以為那里有金礦,准備探測,開采.

回到原地,彭家人不見了,不過王瓜和另外幾個工人在,躡手躡腳的在忙碌著.

看清楚後知道他們還在偷偷挖黃金呢.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倒也沒什麼.

他們忙他們的,我向之前那個缸走去.乖乖,不見了!

明明剛剛還在這里,怎麼突然會不見?

就半個小時的時間,誰拿走了?不對,是誰把它弄走了?

這樣的東西肯定沒人看的上眼呀,唯一的解釋就是有人挖到這里的時候因為它礙事,于是挖出來丟了.

我看向在挖掘的眾人,看著王瓜,向他走去.

"王瓜,你見到那個缸了嗎?"

王瓜正在賣力挖掘,見到我後認出我,然後順著我指的方向看,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那個呀,丟了."

看著王瓜一臉若無其事的模樣我大爺了,這是找死呀!

不過回想,他也是不知道里面的是什麼東西所以才丟的,換成任何一個人應該也是這樣做的.

我忙問他丟什麼地方去了,王瓜說就丟旁邊.我頓時松了口氣,按他這樣說,理應沒砸破缸才是.

我連忙跑過去,身後王瓜嘟囔一句有黃金不找找破缸,我聽完笑了笑,那都是我的黃金.

看到缸了,沒破,傾斜倒在地上就是.

"阿彌佗佛,你可千萬不要責怪我,我是來幫你的."對小鬼有著深深的懼意,對洗骨葬也有著懼意.

萬一這小孩不知道我是來幫他……

我幫缸拿起,小心翼翼端著往一邊走.

王瓜他們在挖,不用看很快就有人出來管,所以我得盡快離開,找個地方躲好.

剛走不久後面就傳來了吆喝聲,果然和我想的一樣,有人發現王瓜他們,開始驅趕.

我慶幸走的快,尋個了地方坐下來,等時間.

時間過的比較慢,一點一點的,才過半小時感覺像是過了大半天一樣.

無聊時我看著這個缸沉思起來,里面裝的是骨頭?依照小鬼之前的現狀就是這樣的,里面裝的是骨頭,從墓地里挖出來後進行過二次清洗的骨頭.

但是這小孩得有多大?缸比小鬼那個要大許多,照缸的容量起碼能裝一個大人了.

等等,我沒搞錯吧?

我背後冒冷汗,這是個非常可怕的可能性.如果我搬錯缸,里面困著的是只凶猛的惡鬼,那……

我不敢往下想了,我已經感覺有什麼東西在看著我,死死盯著我.風吹起樹葉婆娑作響的時候更是每一次讓我毛孔發大,頭皮發麻.

我默念阿彌佗佛,也警告自己千萬不要把這個缸打破,可偏偏不想發生的事情發生了.

我身子一抖,腿動了下結果把旁邊的缸碰倒.

缸是圓的,一倒,滾動,啪一聲撞上一邊大石頭,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