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惹事生非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十章惹事生非

我確信我沒花眼,是真的有一道白影從我眼前晃過去了.

"誰!"我沉聲道.

沒人回答我,小孩哭泣的聲音更甚,咿咿嗚嗚的.

這氛圍和小孩的哭聲讓我毛骨悚然,尤其是身體,開始有些僵硬了.

我是太緊張了,被這聲音和那白影弄的.

最該死的是,我現在什麼都看不到,可卻總感覺對方在什麼地方用死一般的眼神盯著我看,在打量我,令我渾身不自然.

對方帶著恨意來的,我能感受到她想弄死我,不過明顯她對我還是有忌憚的,不然早就出手了.

想到這里我看向混天犬,也許對方忌憚的就是它了.

"我不管你是人是鬼,出來!"我深吸一口氣讓自己保持鎮定,接著一臉嚴肅道.

我這樣做無非就是讓對方以為我發現了她,讓她顯示.

這招很低級,對方沒上當.

小孩的聲音停止了,寒意也沒之前的濃,我松了口氣.

似乎結束了.

"嗚嗚……"就在這一霎那,女人哭泣的聲音從我背後響起,令我頭皮都炸了.

我了個去!

我是真的被嚇了一跳,在我剛松口氣以為沒什麼事的時候突然身後傳來這一道聲音,那簡直比鬼都要嚇死人呀!何況這聲音其實真的是鬼發出來的.

她就在我身後,貼在我後背,哭泣的聲音仿佛對著我耳朵來哭的,那麼清晰和真實,真實到讓我渾身繃緊,動都不敢動.

"你,你是誰?"我艱難出聲.

那家伙就在我身後呀,可是混天犬卻還是老樣子,壓根就沒發現她一樣.

所以現在我只能自救,得拖延時間好讓自己想到辦法.

對方沒理我,依舊是哭,淒淒慘慘,嗚嗚作響.

這聲音很滲人,心都微微顫抖著.

"你,你別哭了,你說你是誰,為什麼哭,哭?"我又道.

對方不理我,這表示我得繼續說話來撬開她的嘴巴,然後才能真正意義上做到拖延時間,只有這樣我才有脫險的機會.

"兒呀,我的兒,你在哪?在哪?"女人終于開口了,但明顯這話不是對我說,所以她還是沒聽我在和她說話,自顧自的.

"你,你兒子在什麼地方?我幫你找."我又開口了.

女人又開始哭了,斷斷續續的,一口一個兒子在哪.

我緊張的要死,好幾次被這聲音嚇得寒顫,尿意都上來.

不過就在我認為今晚我死定的時候,那是聲音突然停止了,萬籟俱寂.

呼呼.

夜風吹過的聲音,吹醒了我,吹的我渾身冰冷.

剛被嚇得出了身冷汗,現在禁不住風吹變冷,冷意頓時竄遍全身,整一個人都有了精神.

只可惜,這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精神,而是"醒"過來的意思.

停頓的心髒換得新生一般開始劇烈跳動,我也大口喘氣,死里逃生的感覺原來是這樣的……

這是我第一次那麼貼近死亡,對方就在我背後,如附骨之蛆.

還好,她終于走了.

我坐在地上,全身力氣被抽空一般,不得不通過這樣休息來恢複力氣.

混天犬期間回頭看了我一眼,然後又自顧自的躺著,趴著.

這家伙不看我還好,一看我就來氣.

剛剛我是死里逃生,這家伙居然渾然不覺?

這是怎麼了?是沒發現對方還是說對方壓根就不在……

不在?

不不不,這怎麼可能,剛我明明聽到聲音,而且那女的在我身後是那麼的真切,都貼著我後背了.

所以這不可能是假的,不會是幻覺.只是混天犬現在的模樣和表現出來的"無辜"似乎是真的沒不知道那東西曾經出現過.

我不知道怎麼解釋現在發生的事情,但是我覺得我肯定是沒錯的.

恢複力氣後我帶著混天犬回了餐館,後來我一直在想這個問題,想了許久依舊沒想明白究竟是為什麼.

白天的時候羊館開張了,這才開張沒多久就爆滿,外滿的隊伍也越排越長.

"張老板你這是玩饑餓營銷呀?好幾天不開門可把我讒的."

"張老板你不厚道呀,開市也不給我來個電話,我可是天天都惦記著你的全羊呀!"

"哎喲,張老板,我的大爺,你再不開門我都要砸門進來了……"

久違的客人們表現的很興奮和開心,紛紛說著各種愛恨交錯的話.

都是熟人,所以彼此開開玩笑鬧一鬧挺好的.

一輛黑色的轎車突然停在餐館外,我好奇看了過去,下來的人是彭大山.

他身穿西裝革履,身後還有漂亮的秘書跟著他,他這種正式而嚴肅的模樣讓我想起昨晚他說的話.

他要離開鎮子了.

"小李,加一張桌,上全羊."我對著一邊忙碌分身無術的李俊義道,然後出了餐館向彭大山走去.

"彭大哥你這是准備到我地盤來好好吃一頓?"我笑著迎上去.

彭大山也沒架子,呵呵笑著說知我者,張老板也.

這話我喜歡,聽的我也哈哈笑了起來.

"小麗,這是張老板,那是他的餐館,全羊館.跟你說,以後你要是想吃羊肉吃美味佳肴一定要來這里,絕對美味,包你回頭!"

進去的時候彭大山稱贊起來,美女秘書頻頻點頭說好,眼睛也開始往餐館里面看,原本安靜的眼神變的詫異.

顯然是被里面火爆熱鬧的場景嚇了跳.

一般人都會這樣想,現在不是冬天,又是大白天,而羊肉性熱,味甘,是適宜于冬季進補佳品又怎麼可能在這種季節會有人吃?

就不怕受不住,最後流鼻血什麼的?

可是大部分人忽略了美味對人的誘惑力,當東西真的好吃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什麼氣節什麼受不受得了都是其次的.

這感覺和一個住院病人吃了幾個月的素,最後實在忍不住肉的誘惑偷偷吃肉的道理一樣.

記住肉的美味,即便明知道吃了肉對身體恢複不好也會去吃.

"真,真的那麼好吃?"坐下後美女秘書依舊看著吃得津津有味的眾人,最後道.

我在和彭大山交談,說著他離開鎮子後的生活和工作,聽到秘書這樣說我們兩人停了下來,笑道真的很好吃哦.

"沒騙我吧?"美女又道.

"彭慧,你覺得叔叔會騙你嗎?"彭大山于是道.

我瞪眼,這個時候才知道原來這個美女不是彭大山的秘書,而是他們彭家的人.應該是七分頭的親人,至于是姐姐還是妹妹我就不知道了.

"二叔,我就是好奇,並沒有說不相信你."彭慧輕笑起來.

彭大山笑了:"給你介紹一下,這個是張可,張老板,是這全羊館的主人,有什麼困難或者遇到什麼自己處理不了的事可以來找張老板幫忙."

聽到彭大山這樣說我忙笑著回應言重了,然後解釋我並沒有彭大山說的那麼好.

彭慧很聰明,咯咯笑了後開始打圓場.

這一點倒是讓我挺意外的,她打圓場的時候很輕松的就把我和彭大山倆人的話題轉移開了,這表示她可不像表面那麼樣單純只有美麗而已.

她不光漂亮,還很聰明好強,甚至帶著狡猾.

這就是我對她的第一印象,不過也沒說出來,只道以後少和她接觸,以免給自己添麻煩.

其實在我想來,女人只需要負責長的漂亮就好了.其余的好強個性,聰明頭腦可以不需要.

好強個性是惹麻煩的根源,聰明的頭腦是增加煩惱的根本.

彭慧兩樣都占了,以後肯定會惹事.

全羊的美味最終征服了彭慧,讓她一個勁的吃一個勁的贊,還揚言以後天天來,至于上火之類的她說不在乎了,大不了喝點涼茶.

送走彭大山和彭慧是下午的時候,他要趕車回市里,所以不得不走.

彭慧留了下來,她的工作地點以後就是鎮子上,和她哥哥彭明一起.

"張老板,以後多多關照了."臨走的時候彭慧對我道.

出于禮貌我當然笑著說好,不過目送她離開的時候我卻笑不出來.她很好強,比我想象中要好強的多,不知道以後會惹上多少麻煩……

彭大山臨走的時候是給我一個燙手芋頭呀.

羊館的生意持續到晚上的時候依舊火爆的很,陌生面孔和老熟人在這里吃的其樂融融,外面還有不少人在排隊等待.

但是我也愁了,這些天晚上的鬼市並不好,所以"材料"要沒了……

我的全羊宴能如此的好和特殊的材料脫不了關系,沒材料?那就等于判了我全羊館死刑.

看來還得想辦法去整點材料才好了,依舊是老方法老路子,得搞點優惠大酬賓的活動什麼的吸引更多的鬼來才行.

至于鬼溝嶺的鬼還是算了,現在他們都把我當成仇人,喊他們來吃不等于喊他們來對付我?

入夜,開鬼市.

生活像個玩笑,有時候它就是愛和你玩.我最不想發生的事情偏偏發生,剛開夜宴就有"客人"進來,一共六個,都是來自鬼溝嶺的!

他們顯得很淡然,進來後點菜喝茶,未曾對我表露出絲毫殺意和恨意.只是越是這樣我越擔憂會有什麼事情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