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洗骨葬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十二章洗骨葬

因為這些種種原因我尋找的速度不得不放慢以防錯漏,可也因為這樣,直到天色黑下來我也只找了一很小范圍內的墳墓.

現實和理想之間的差距,當尋找起來的時候各種問題也隨之出現,比喻需要很仔細小心如探寶一樣去發現那些被隱藏的,還要翻山越嶺一般去靠近,然後還要擔心毒蛇,毒螞蟻等動物靠近你或者出現在你身上.

于是最終花了一天的時間只獲得了極微小的收獲,而這收獲對于兩座山的鬼溝嶺來說屬于微不足道的那種.

如今我站在鬼溝嶺山腳下抬頭看這兩座被黑色籠罩著的大山,心里沒底了.

按照今天的速度,我要把任務完成恐怕至少需要一個月時間甚至更久.我還得考慮萬一下雨或者我被毒蛇咬上一口住院的各種不同狀況的發生.

總之,兩座山壓在我心頭上,讓我開始有些知難而退了.

找不到老鬼我內心始終覺得不安,等同在汪洋大海里不斷搖擺的船只在暴風雨里隨時有翻倒毀滅的一刻.最終,只有死亡.

所以老鬼就是我的希望,是保命丸!

當然這也是在我找到老鬼後並且與之交談後才知道的事情,目前來說他倒是沒有答應過幫助我.

我之所以那麼有信心,因為我有滿鬼香,這酒老鬼喝過,我也太知道這種酒的魅力了.他喝了之後肯定會念念不忘,只要我許諾給他更多的滿鬼香我就不相信他不幫我!

話說回來,既然老鬼喝過滿鬼香,為什麼他沒有再來我的羊館?是出事了?

我想到這里情緒變得沉重起來,如果真是這樣,這次恐怕是天要亡我了.

想著想著,我望著鬼溝嶺兩座大山慢慢後退遠離.

天黑了,眾鬼的時間到.我再不走的話恐怕那些家伙還會對我出手.

"混天犬!"我離開,就在此時身後響起什麼東西破碎的聲音,是因為我倒退的時候一腳踩到了什麼.

這里是鬼溝嶺,四處不是墳墓就是裝骨頭的缸,也就是洗骨葬.

洗骨葬也就是二次葬.

在以前的時候是指人死之後或者暫時掩埋初葬,經過一段時間死者的肌肉腐化掉再把骨骼收拾起來舉行骨葬儀式,將死者骨骼埋入墓穴.

因為要掘墓開棺撿出死者遺骨,然後用水洗乾淨,放在甕或木匣內再行安葬,所以俗稱洗骨葬或撿骨葬.

洗骨葬里使用缸代替甕的人更多,就像鬼溝嶺里的山上大部分就是用缸來代替甕,而剛剛我踩破東西發出來的聲音正是缸破的清脆聲.

我頭皮發麻,身子猛的跳到另一邊去.

果然我踩破的是某個人洗骨葬的缸,破掉的口攔不住里面的骨頭,好幾塊已經掉落在地上.

黑色的骨頭,我也沒勇氣去聞臭不臭,立馬招呼混天犬,然後帶著他快速離開這里.

我闖禍了.

不論是將別人的墳墓挖掘還是對著其墳墓做些不敬的動作都有可能招惹一些東西.而這次我把對方的缸都打破,後果就更加嚴重了.

洗骨葬的人並不是因為對方沒錢所以才用缸來裝尸骨埋葬,而是因為先人死了對後代作祟,所以後代才不得不將尸骨挖掘出來,再通過水洗的方式來洗淨對方的怨氣,然後在放置在缸里面密封,這樣先人就不會作祟了.

這就是洗骨葬的由來,帶著一種洗淨的含義,就是將不好的魂魄進行清洗,以求洗淨怨念和各種不好的怨氣,從而求的平安.

所以從另一種意義來說,洗骨葬里的人不是什麼好東西,也因為這樣最終才被後代從墳墓里挖掘出來再清洗.

而如今我打破了一個,無疑就是將一直怨念極重的惡鬼放了出來,偏偏我還得罪了他!

所以我得趕緊走,我想不到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但是我知道這次我麻煩大了.

我帶著混天犬匆匆離開,來到山腳下的時候碰到了彭大山等人,他們戴著安全帽拿著圖紙和電筒正對著四周地形規劃著什麼.

見到我,彭大山忙走了過來.

"張老板,你這是?"

"彭大哥,怎麼那麼晚還在工作?"我臉色稍稍平複,平定內心的紊亂和懼意,盡量讓自己保持安靜.

彭大山苦笑:"工程因為這幾天的事一再耽誤,我要是再不趕的話就沒辦法在預期內把事情做好,所以現在得加班加點."

他說到這里臉色變得有幾分難看,示意我往一邊走,他也跟了過來,和其他人保持距離.

"張老板,不知道什麼時候你能幫我把這事平了,現在我是真的急,除了你,我找不到誰能幫我了."

這件事他不提還好,一提我自己心都懸喉嚨口了.

其實從昨晚到現在我都想避著彭大山的,見識到昨晚八只鬼的強大我已經嚴重意識到事情並沒有我想象的那麼簡單.

換句簡單的話來說,我真幫不了他,即便當初我豁出性命過來就是為了幫助他.但是現在看來就是我拿十條命也不見得能把這件事平了.

鬼,太凶猛了.

這也就是我這次來鬼溝嶺找老鬼的主要原因,既然答應了那麼我會想盡辦法來幫他,可是在這一段時間里,在沒找到老鬼這個大靠山之前我只能先躲著他,以免他問起這件事.

這不,被逮住了,而且被問住.

現在我的心很亂,剛剛的打破了缸,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還不知道.現在又被他追問,一時語塞,臉也沉了下來.

彭大山倒也是個會擦言觀色的人,見我這樣立馬就猜測到了什麼,轉移話題,說今晚到羊館去找我喝酒.

我忙擺手說不可.

"怎麼了?張老板是不方便嗎?"彭大山見我立馬拒絕當下好奇問道.

他當然不知道我的全羊倌晚上開的是鬼市,里面全是鬼.他要是去了,那純碎是羊入虎口!

"不是,就是有點不舒服,平時也不喜喝酒,所以喝酒的事就暫且算了吧."我掩飾道.

彭大山聽到這里點點頭,說改天吧.我也忙說改天就改天,反正時間還長.

然後我倆又扯聊了幾句,最後我撒謊有事趕緊離開了.

我現在怕見到彭大山更加不敢和他說太多的話,怕說著說著又回到鬼溝嶺這件事上.而且現在我確實要離開了,生怕後面那東西找我麻煩.

回到全羊倌的時候正常開市,門縫打開,李俊義坐在一邊倒了杯小酒慢慢品嘗.

一切顯得是那麼的安靜,餐館里半只鬼也都沒有,就只有我們倆人.

我內心很不安,因為我明知道那東西要是要找我麻煩不論我怎麼躲都沒用的.如今我人是站在全羊倌,但是恐懼卻沒有半點減弱.

反而在時間推移下,恐懼更甚.

今夜有風,風大,吹的外頭呼呼作響,也把原本是門縫的門吹得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門也一張一合有規律的動著.

"老板,怎麼感覺有點冷?"李俊義在那邊說道.

我恍如驚醒,勉強笑了笑道:"是呀,估計要轉風了."我說的時候是那麼的心不在焉,看著空蕩蕩的餐廳一時不知道再說些什麼好.

倒是李俊義這個時候顯得很健談,說一些關于他家鄉的事.

他說他的家鄉很貧窮,大部分的孩子沒書讀,所以在村子里不是放牛就是放羊,很小就開始做家務,各種重活粗活也要干.

有一年他們村里發生了怪事,有戶人家的孩子中邪了,去放牛後回家發瘋一般拿起菜刀將他家人全殺了,把牛也殺了.最後那孩子也死了,自殺的.

農村對于這種事情是極度恐懼的,尤其是殺自己全家這樣的事,于是那戶人家的房子荒廢了,大人們都在勸自家小孩千萬不要去那附近玩更別說到屋子里去,不然就要被大人狠狠揍一頓,各種恐嚇.

但是大人們不知道的是,他們越是這樣,小孩們就越是好奇.

于是有膽大的孩子進去了,接著越來越多的孩子進去玩.這也成了這群小伙伴們的秘密,沒人會告訴自己的父母.

那一天,他們其中的一個人突然掉河塘里淹死了,大家沉浸在悲痛中不過也沒人覺得有什麼異常,直到第二個孩子也意外的死亡,恐懼開始趴上孩子們的身上.

他們慌了,抱成一團哭,又不敢告訴自己的父母.

然後第三個孩子也出事了,剩下的人就更加害怕,一個勁的哭,直到大人們發現並且詢問後才知道這件事,大人們也被嚇壞了.

後來村里某個老人知道這件事之後知道是那戶人家作祟,于是讓村里人把那戶人家的尸骨挖出來,用水清洗然後再用密封性的東西封存起來,然後這件事才不了了之.

我聽著李俊義說,等他說完後我才意識到他在說關于洗骨葬的事.

這一下刺中我的心,我嘀咕一聲,他說的洗骨葬該不是我踩破的那個吧?

我知道這種想法很可笑,但還是問了他一句那戶人家葬在什麼地方.

李俊義道:"鬼溝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