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尋墓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十一章尋墓

我驚愕,猛然張開眼睛.

只見那原先攻擊我的鬼缺了一條手臂,斷開的手臂接口不斷冒著黑氣,瘋狂肆意.

"啊!啊啊!!"那鬼疼痛難耐,叫著吼著,身子嗆嗆後退,驚恐看著我頭頂位置.

我也抬頭看,先看到一雙穿著黑色長靴的腳,然後看到一張和我這般年紀的臉龐,他笑如春風,顯得很灑脫淡然.

"張老板你好呀."那人沖我道.

我看著他,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因為我都不認識他.而明顯剛剛他幫了我,把那鬼的手臂削了.

他身子從我頭頂位置慢慢挪動,然後落地,出現在我身旁.

我也看清楚了他,是個帶著書生氣息的人,長的很好看,劍眉星目,隱隱中帶著一股英氣.

要是換做古代,他絕對是個厲害的角色,當然現在也很厲害.

"你們是要找死嗎?"青年開口了,對著八只鬼.

原先和混天犬捆打在一起的鬼也停止了搏斗,來到斷臂鬼身旁,憤怒盯著青年和我.

"白先生?你,你能傷我兄弟!"那鬼咬牙道.

青年呵呵笑了.

"張老板是我朋友你們不知道嗎?你們要傷他可曾問過我?"青年道.

瞬間,八只鬼臉色同時大變,其中一只鬼更是嚇得掉頭就跑,身子幾個縱跳眼看著就要消失黑色中.

就在此時,也不見青年有什麼動作,那只逃跑的鬼跳躍的身子突然停頓在半空,繼而身子砰一聲,爆炸了.

這鬼是死得不能再死,粉身碎骨.

其余七只鬼臉色瞬間變得鐵青,身子後退,驚恐不已.

我也被震驚住了.

這個人,好厲害.

我看著他,偷偷打量.這人表面看起來平平無奇,很普通,但是周身卻有股說不出來的力量感.

至于他的實力剛剛他也已經展現出來了,所以足以證明他並不簡單.

與此同時我內心多了幾個疑問,他是誰,為什麼幫我.

"你們是自己結束自己性命還是我來?"青年突然道.

我倒吸一口氣,他好大的口氣.

但是七只鬼的表情卻不怎麼好,寒顫幾下,你望我,我望你,卻不敢逃也不敢反駁半句.

"白,白先生,我們知道錯了,你,你……"一直鬼求饒,下一秒他雙手捂住喉嚨顯得很難受,繼而雙眼一翻,死了.

其余六只鬼身子定了定,然後互相對望一眼都咬牙,身子一頓,都動了起來.

四只掉頭就跑,四面逃竄,另外斷臂鬼和他兄弟同時對著青年撲了過來.

他們速度都很快,看得我眼花繚亂.

我心驚,驚訝這些鬼發起狠來原來是那麼的凶猛,比我想象中要凶悍很多很多.

答應彭大山的時候我還以為憑借自己的智慧和混天犬完全可以支撐一些時日,然後等到有具體辦法處理這件事,最後完美結束鬼溝嶺的事.

可是現在看來我錯了,我根本就沒實力和這些鬼糾纏在一起,也沒有實力和他們斗.

兩只撲向青年的鬼已經來到青年身前,但見青年右手揚起,就這樣一點一下,兩只鬼雙眼一直,居然就這樣死了.

青年出手的時候顯得風輕云淡,就像隨意揮手.當然,不是那兩只鬼速度慢,而是青年速度太快了,遠遠超出兩只鬼的速度.

下一秒,青年消失了.

我早看呆了,反應過來的時候我開始尋找青年的身影.

"啊!"

身後突然傳來慘叫聲,我立馬扭頭看過去,卻是逃跑里的一只鬼死了.然後我也看到青年的身影.

我看著他,他也在看著我,淡淡的看了眼,然後他再次消失.

再出現的時候已經在另一個地方,解決了另一只逃跑的鬼,然後又消失了,又解決一只鬼……

四只逃跑的鬼也死了,一共八只鬼,全死了,死在青年手下.

我不知道怎麼形容內心的震撼,這青年太厲害了,鬼也比我想象中要凶猛許多!

青年突然向我走來,一步一步.

下意識的,我後退一步,即便我內心知道他對我沒有敵意.

"張老板,我叫白起."他已經站在我面前,介紹自己.

"你,你為什麼幫我?"我內心有很多話要說,可又好像沒話說,最後突然問出一句.

"你是我朋友,我也喝過你的酒,這點小忙幫你又何妨?"他微笑道.

"酒?"我不曾記得曾經請他喝過酒,也不知道有這個一個朋友存在.

我努力回想,始終想不出所以然.

"以後有事盡管報我的名字,我還有些事情需要處理就先行離開了.後會有期."白起對我拱手.

我也拱手,完全是下意識的.直到他離開我都沒恢複過來.

白起,白起?

我真的想不起認識這樣一個厲害的角色,要是知道,我就不會差點丟了性命.

這個時候膨大山喊我,打斷我的思索.

"張老板你沒事吧?"彭大山問我.

我搖搖頭,問他為什麼這樣問.

彭大山欲言又止,最後在我追問下才說剛剛他看到我舉止異常,所以擔心我是不是有什麼事.

我想之前我是太投入了,所以沒留意到彭大山在看我.

"那是我們家傳的一個方式,卜卦."我撒謊道.

彭大山信以為真,雙眼充滿敬佩.

"那你卜出什麼沒?"他道.

我搖搖頭說天機不可泄漏.

彭大山頓時笑了笑,賠笑說他魯莽了.

接著我們又開始在四周走了走,但是這次走的我心不在焉,滿腦子都是剛剛一幕.

太厲害了,這些鬼強大到的程度我都不知道怎麼形容.

如果後面我還在趟這渾水,恐怕真的難見明日太陽了.

回到店鋪,我坐著發呆,心里想著後面接下來的對策.

戰斗恐怕不太行,除非每一次都有白起幫我,或者更多像白起這樣擁有一定本事的鬼.

但是我壓根就不認識這樣的人物,包括白起.他們從沒出現在我的全羊倌,唯一一個較為厲害的就是老鬼.

那老鬼的強大足以讓鬼溝嶺絕大部分的鬼感到害怕,所以他要是能幫我,這事就成一半了.

老鬼上次來的時候小麗還錯拿滿鬼香給他喝,只可惜自從那次之後他就再沒出現過.

現在看來,我得去找他.

找鬼也不難,畢竟他的陰宅在鬼溝嶺,我只需要在鬼溝嶺里找到他的墳墓就行了.

這不是簡單的事,反而挺困難的.

鬼溝嶺有兩座山,每一座山都布滿墳墓,很多墳墓因為許久沒人打理的緣故早就被草木和泥石遮擋掩蓋.

再者,當初下土葬可沒有規劃這一說,所以這些墳墓是四處都有,橫七豎八,遍布各個角落.

要找,談何容易?

最終我還是決定去找,不論如何.

天亮了,我把李俊義喊到跟前,跟他說放假一天.

李俊義有些詫異看著我,顯然想不到我會放假.不過很快他就恢複過來,回我一句放假真好,這樣他就可以在鎮子里好好玩耍了.

我笑了笑,確實,他來了那麼久似乎還沒離開過我的餐館.

"老板,還有酒麼?"李俊義接著道.

我看他一眼,忙點頭.

"何止有酒?還有很多!"說完我向著冰櫃走去,打開門,一箱箱的酒展現在眼前.

知道李俊義喜歡喝酒,我抽空讓供應商給我送了十六箱,一箱六瓶,總共九十六瓶酒,夠他喝一段時間了.

"哇!"李俊義雙眼發亮,驚呼出聲.

"都是你的,不過要節制呀."我搖頭道,隨即把冰櫃的鑰匙丟給他.

"老板……"李俊義喊住我,很感動.

"干嗎?嫁給我呀?"我白他一眼,拍了拍他肩膀走了.

當然,我性取向是正常的.

那麼多酒,我喜歡李俊義能省點,免得我虧本.

我算過了,一天一瓶的話我不會虧本,一天兩瓶也不會,酒雖然不便宜,但是我的餐館利潤挺可觀的.

然而,如果他一天喝十幾瓶,那我就要虧本了.起碼李俊義幫我賺的那份錢就虧完了.

我認為,員工辛苦為自己獲取利益的時候就應該得到獎賞.但是如果不能獲得利益甚至倒貼,必須不能有獎賞,反而理應讓他得到反思.

贏,共贏.輸,一起.

不過我知道我的擔心是多余的,就算他朋友再多,一天十幾瓶酒還是不可能的.

今天天氣挺不錯,陽光明媚,正是我需要的好天氣.

鬼溝嶺嘛,眾鬼之巢.要是天氣不好或者晚上來,那和找死沒什麼區別.但是太陽猛就不同了,鬼不敢出來,我就可以肆無忌憚做自己的事.

我的想法還是太簡單了,事實上進入鬼溝嶺深處後我才發現,外面即便太陽剛猛,可是在這里還是顯得有點陰暗.

樹木太多了,遮天擋陽,令猛烈的太陽光照射不進來,于是造成里面一片陰涼的情況.

我還是堅持開始找老鬼的墳墓,在混天犬的陪伴下.

墳墓很凌亂,和我想象的一樣,還有不少墳墓隱藏在雜草亂石里,甚至有的墓碑已經被人推倒,被埋在土里的.

我只能一個一個找,不能錯過任何一個墳墓,因為很有可能漏的那個就是老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