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對著干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十章對著干

"可以,你要是喜歡在我這里長住也行呀."我坐了下來,把杯子推到她面前,暗中觀察她的一舉一動.

說來奇怪,羅秀居然真的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那樣平靜,打消了最初我以為她在偽裝的看法.

"張可張老板,最近又發生命案你知道嗎?"羅秀突然來一句.

我被她的話弄的有些不自在了,忙說一句怎麼又死人了?

羅秀認真看著我,繼而撲哧一笑:"騙你的拉!"

"我去,嚇死人!"我拍胸口了.

我是真被嚇住了,隔三差五的死幾個人,而且依照之前的規矩,每一個死的人都和我有關聯,長此下去我就是跳東江河也洗不乾淨呀.

"雖然是有人死了,但是不屬于命案,是某個建築隊里的事.就在這兩天,死了七個人了,也是讓人郁悶的很."

她自顧自的說著,說著無意聽著有心,我立馬就知道是胖子說的那件事.

"死人不是很正常的事嘛,禍福旦夕間,有些事誰知道呢?"我淡淡道,假裝並不在意.

"但是接連的死人你不覺得奇怪?"羅秀問.

聽到她這樣說,看著她一副好奇的表情,我心道壞了,這女人想調查這件事?

這事真不能碰,不單是她,我都不想碰.

"你還在調查那些命案?"我叉開話題,生怕她越說越帶勁,真的決定去調查.

好在羅秀也不是心機女,聽了我的話後立馬轉移到命案上.

今天她和我聊了很多,主要還是命案,期間也有聊點別的.唯獨我們兩人都沒有提起之前的事情.

送走她已經是下午,我看了看天色,聽著遠處開山伐木的各種聲音,心道鎮子還是過去的鎮子,一切依舊.

只不過,鎮子也已經不是過去的鎮子,因為,一切都變了.

天黑了,我吩咐李俊義看店,同樣叮囑他不要開門,連縫隙都不要留.

其實我的擔心有點多余,因為這個時候壓根就沒有鬼會到羊倌里吃全羊宴.

他們的陰宅馬上就要被毀了,現在他們都忙著怎麼阻止這件事發生,忙著對付那些建築工人們,又哪里來的心思吃全羊宴?

昨天晚上來的鬼就比平時少很多,今晚來的鬼應該更少.

不過總還有一些來自其他地方的鬼會到全羊倌,比喻來自城市的,或者某些村或鎮的.所以不開門是沒錯的.

李俊義點頭說好,然後送我和混天犬離開,最後把門關上了.

我帶著混天犬向著鬼溝嶺的地方走去,路上行人見到我的時候紛紛對我打招呼,見到混天犬的時候每一個人也都會稱贊兩句,說這狗凶,肯定很厲害等等.

走著走著,終于來到胖子說的工地區域,見到了幾個工人,他們顯得有點消極,提不起勁.

我理解他們的心情,理解他們的處境.

身邊的朋友,同事死了,詭異籠罩著整個工地,誰還有心做事?誰還能認為什麼事都沒發生?

我沒先找胖子,而是在工地四周閑逛,看到了一排的竹棚,也看到一些只搭建了一半的竹棚,後面就沒再搭下去,顯然被什麼事阻止了.

我想,那個就是死過人地竹棚吧.

我走過去,站在竹棚下看了許久.

"張老板?"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胖子的聲音了.

我回頭,胖子帶著一群人向我走了過來.

"張老板你怎麼來了?"他顯得很吃驚,臉上還有壓抑不住的興奮.

我看了看他身後的人,大部分人是上次到羊倌里吃飯的,還有一部分人沒見過.

"我來還你錢的."我微笑著把錢拿出來,遞給胖子.

起初他沒接,呆滯看著我,然後才笑了起來把錢接過去.

"這里就是搭棚摔傷人的地方嗎?"我道.

沒說摔死,而是摔傷,這是為了尊敬死去的那個人.還有當著那麼多人的面也不好說這些晦氣的話,反正大家都懂.

胖子沉臉,所有人也都沉默了.

為了打破這份沉默,我讓胖子帶我到處走走.胖子立馬點頭說好,讓其他人先去忙事.

"彭年是你什麼人?"現在只剩下我們兩人,我也就不藏著掖著,直接道.

"小彭年?他是我侄子……"胖子詫異看著我,隨即道.

"你是?"我還不知道胖子名字呢.

"彭大山."

"彭大哥,有件事我不知道該說不該說."他比我年紀要大一點,自然輩分比我高.

而且我和他一見如故,所以稱呼他大哥也不見得有什麼不妥.

"你說."彭大山絲毫沒有猶豫開口道.

"彭年當初到我全羊倌吃過飯,我們兩人也認識.他死的事情我很難過,但是他的死和這件事是一樣的,只因為鬼溝嶺."

這事沒有隱瞞的必要,七分頭的事情我多少也有點責任,要是當時開口了,也許他及時離開還不會死.可是最後他還是死了.

彭大山沒說話,沉著臉顯得很悲痛.

我們兩人就這樣走,在工地里漫無目的的走著.

混天犬在這個時候變的警惕起來,還發出嗚嗚警告聲.

我停下腳步,順著混天犬對著的方向看去.

一只鬼站在遠處望著我和彭大山,混天犬正對著他,顯得很警惕.

"張老板,你這是做什麼?"那鬼開口.

鬼溝嶺這里的鬼幾乎都在我全羊倌里吃過全羊宴,認識我不足為奇.

"彭大哥你先休息一會,我四處看看."有膨大山在這里我不方便和那鬼交流,隨即道.

彭大山說好我才向著那鬼走去,混天犬緊跟過來.

"你們想怎麼樣?"我來到鬼面前,面對面對著他說道.

既然我已經決定趟這渾水也就證明我早就做好准備,反正整件事我不干涉他們也不一定放過我.

七分頭的事並沒有完,那兩只鬼和牙簽三只不過是炮灰等級的存在而已.這些天什麼事都沒發生可是我卻沒天真的以為事情就這樣了了.

我想,早晚他們還是會和我為敵的,既然如此,早為敵和晚為敵其實區別並不大.

"張老板這話怎麼說?"那鬼假裝糊塗.

"2天死了七個人,這事可不見得是好事.你們已經死了也就死了,何必害人?"

"張老板,這事你不能這樣說,他們拆我陰宅,難道不該死?而且受害的鬼可不是我一個,我也沒害死過人,你要找害死那七個人的鬼去算賬,別賴我."

這鬼說話的時候不痛不癢,一副打太極的節奏.

鬼有萬千,我怎麼知道是誰害死那些人?他這樣說目的就是為難我,讓我知難而退,有火也發不出來.

"不管是誰,這種事情不能再繼續了."我耐著性子道.

那鬼笑了:"張老板,這事恐怕隨不得你也隨不得我,反正我沒害人,你要就跟那些准備害人或者已經害人的家伙說吧."

這個時候四周又出現幾只鬼,每一個臉色都不怎麼好,其中兩只明顯帶著戲虐的表情,在嘲笑我,擺明就是他們害了人我又不能把他們怎麼樣的樣子.

我隨即轉身看著那兩只鬼,微閉雙眼.

一共八只鬼,全部向我走來,陰氣盛起逼人,一時把我鎮住了.

混天犬變的急躁而憤怒,齜牙裂齒看著八只鬼,身子微微後退.

不單我感覺棘手,混天犬也感到害怕了.

是的,八只鬼一起上的話混天犬根本就沒辦法抵抗.再厲害也扛不過數量多,這是很明顯的差距.

"張老板,這里可沒有關二爺,你到這里來指責我們,這是不是有些過了?"那鬼這個時候更囂張了,邊說邊笑.

我咬牙看著他,原先的害怕被憤怒代替.

我要是有本事,真想一巴掌煽死他.

"張老板,這就是你不對了.這事和你沒什麼關系不是?你現在是准備幫他們出頭?你擔當得起後果嗎?"

"是呀張老板,我們覺得你人還不錯,我們也喜歡吃你的全羊宴,你要是出了意外怎麼辦?那以後豈不是再也吃不到那麼美味的全羊宴了?"

這些鬼你一句我一句調侃起來,這個時候也已經把我圍了起來.

"我要是出意外了以後你們就吃不到全羊宴了唄,有什麼了不起的?"我也順著他們的話說道.

"不就是全羊宴嗎?大不了不吃!這個人不知好歹就讓我好好修理一下他,讓他長點記性!"那兩只不善的鬼開口,其中一只已經對我沖了過來.

混天犬也動了,對著那沖來的鬼撲了過去.

這鬼明顯很厲害,居然躲開了混天犬的攻擊,隨即反撲向混天犬,一鬼一狗捆打起來.

另一只鬼也已經向我沖了過來,張牙舞爪,舌頭一甩突然伸向對著我刺了過來,模樣猙獰無比.

我一看,大急,身子猛的後退以躲避他的招式.

這一招躲開了,可是那鬼也已經欺身到我面前,雙手一動,對著我脖子掐了過來.

我暗道死定了,隨即閉眼等死.

可是異狀遲遲沒有出現,反而傳來那鬼淒厲的尖叫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