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為難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十九章為難

這次不用我說混天犬已經主動攻擊,在紀曉明准備上吊的那會混天犬化為一道黑影直接將他整個人樸倒在地,撕咬起來.

混天犬是瘋狂的,撕咬起來的時候那模樣至今我看在眼里都有些後怕.要是它咬的不是鬼而是人,恐怕這人也別想能活下去.

太凶猛了,尤其是混天犬的犬牙更是異常的粗大森白,攻擊性十足.

羅秀還在地上躺著,似乎昏迷過去了,我忙把她抱起向鎮子里趕.

鎮子有個醫院,不算大,但也小有規模.

羅秀進了醫院後很快就被護士推向急診室,我在外面等候,混天犬也蹲坐在地等待起來.

紀曉明?死得不能再死,被鬼害死的人只能成為孤魂野鬼,戰斗力有限,屬于鬼里面最下等的.

不過這些鬼瘋狂起來也挺嚇人挺厲害的,任何人或者動物也是,一旦瘋狂起來,恐怕連自己都想不到自己居然可以那麼厲害.

羅秀住院的事我已經通知羅大隊長,他也很快趕了過來,然後詢問我事情經過.我把該隱瞞的事情都隱瞞下來,剩余的都和他說.

最終羅大隊長聽到的是純淨版的故事,簡單的說,羅秀是發燒然後導致昏迷的.

事實上她的病也不算太重,不一會急診室的醫生就出來了,說只是疲勞和脫水,並沒什麼大礙.

羅大隊長松了口氣,看著我微笑致謝.

見羅秀沒事我懸著的心也放了下來,最後以餐館有事要忙離開了醫院.

其實我是害怕羅秀醒來不知道怎麼面對,一旦她問起今晚的事我該怎麼解釋?那種感覺她體驗的是那麼清晰,我是沒辦法騙過她的.

惹不起就躲吧,能躲一時是一時.

不過羅秀似乎也沒找我的意思,三天過去了,她沒來找我.我也開始享受過去這種安靜的生活,想睡就睡的好日子.

一晚夜市結束,雞啼聲後我收拾餐館,剛收拾完還沒來得及睡覺,有人進來了.

是胖子,之前說要我合作的那個.

今天的他臉色不怎麼好,見到我的時候張嘴就想說話,只是最後卻沒說出來.

"你這是下班還是准備上班呢?"我先開口道,招呼他坐下給他上茶.

李俊義休息去了,這三天他也忙,有時間的話我都盡量讓他休息.

事情再多都可以慢慢做,只要人活著,比什麼都強.

說到李俊義,這家伙朋友似乎有點多,現在基本是一天一瓶酒,而且這家伙每次和我拿酒都會說一句他朋友會幫我忙什麼的.

我沒去多想,再說後面他拿酒不再拿貴的,都是一些普通白酒,百元和百元以下這個價位的.所以我也沒去說他什麼,這點小錢我還是能出得起的,這些酒都沒要他一分錢.

他肯干,能干,一點酒錢算我頭上並不是事,只要他值得我這樣去做.而且他是請朋友喝,我出酒也就等同和他的朋友做了朋友.

做生意,圖個和氣生財也講究四海之內皆兄弟,多個朋友准沒錯.

"張老板,我是剛從工地里過來,還沒上班呢."胖子笑了笑道,只是笑的和哭差不多.

看來他是遇上什麼不如意的事了.

"來杯酒?算我的."我沒主動問,起身到酒櫃里拿了瓶酒放桌上.

胖子點頭,我開酒拿瓶,給他滿上遞到他面前.

胖子有酒量,仰頭一口喝完,長舒一口氣.

我再給他滿上,他依舊一口喝完,我再滿,一共三杯過後我停止滿酒,拿了點花生米過來給他.

不能再給他喝,再喝就醉了.

"張老板,你說對了."胖子開口了,雙眼迷離,醉醺醺.

"怎麼說?"我道.

"鬼,鬼溝嶺那個地方不吉祥的事,你說對了."胖子沉默後道,說完抓了幾個花生米放嘴巴,吧嗒吧嗒吃著,陷入沉思.

我也不急著問,該說的他會說.

胖子到底還是把話說完了,事情還要從兩天前說起.

那一天是工程開工的日子,大師來了,也做了法,然後開始施工.可就在當晚,出事了.

一名工人搭棚的時候不知怎麼的,突然從竹棚上摔了下來.

竹棚肯定要先搭好的,因為那是建築工人們住的地方,所以要先解決,而且搭這樣的棚普遍不高,最高也就一層樓的樣子.問題就出在這里,那個工人摔下來的位置距離地面其實只有一米左右,可這個人就這樣完了.

起初大家也沒當回事,畢竟有時候一個人不走運的話喝口水都能嗆死,所以這個一米多的高度一般不會摔死人卻摔死人的情況也就不算十分怪異的事.

但是又有人死了,是一名有著五年老工齡的熟手建築工大叔,在推斗車的時候不知道怎麼的,突然一頭栽倒,死了.

這個時候胖子他們開始懷疑是不是有什麼不妥,然後把大師喊來再次看了看.

大師拿著羅盤在附近走了圈,最後確定沒有問題,並稱這只是碰巧,讓大家不要多想.于是這個人死亡引起的些許恐慌平息了,大家也都認為這是巧合.

只是,第三個人死了,第四個人重傷,第五個人……

直到剛不久又一個人突然死掉,只是2天不到的時間,重傷一人,死了七人!

要說這還是巧合,是誰都不會相信的.

這就是胖子來找我的原因,因為他覺得我有本事,應該能幫到他.

"張老板你看你能幫我不?價格隨便你喊."胖子繼續請求我.

我已經不止一次跟他解釋我就是一個開餐館的老板,真沒本事整那事,可是他不相信.

"我是真不會什麼法術,我又不是道士.你要是怕後面出事再找那個大師幫忙做法就好了."我都不記得這是我第幾次解釋了.

"那個人?哼!別提他還好,一提就來氣.那件事之後那家伙早就逃之夭夭,找都找不到了."

"這……"我聽到他這樣說也是一時語塞,心道那家伙果然是騙子.

我很同情他,也同情死去的人.但是這件事我確實能力有限,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我甯願我就這樣安安靜靜過完一輩子,包括之前牙簽三的事我多不想"染指".

再說,唯一停止這種事情的方法只有一個,那就是停止鬼溝嶺工程的開發.但是以我對這些事情的了解,工程是不可能被叫停的.

換句話說,死亡還會繼續,並且後果越來越嚴重.

我去?肯定不可能!我一個人怎麼能和那麼多鬼對決?那純碎是找死的,即便有混天犬也不行,再多混天犬都不行.

"張老板,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圖,希望你能出手幫忙."胖子繼續請求.

我抿嘴,看了看他,說:"工程停止的話也許事情就停止了,何不放棄這個工程?"

我知道這事不可能停止,但還是說了出來.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辦法,如果要救人,也就只有這個方法.

鬼溝嶺這個地方陰氣太重太重了,厲鬼惡鬼一堆,根本碰不得呀.

胖子苦笑:"張老板,你知道這個工程我們公司投了多少錢嗎?單單打通一些關節就用了不下3億,還不包括其他各方面的付出,而且我們也和某些大公司有合約在先,要是這個工程不做,我們不單要傾家蕩產,恐怕連命都沒有."

我也笑了,其實早就知道是這個結局了.

每一個做工程的表面上看起來風光,但事實上有著各種債務,項目一旦出問題,最低限度就是傾家蕩產,嚴重點,真的是家破人亡.

工程不能結束,我也愛慕能助了.

我再給他倒酒,之前不給他倒是不想灌醉他,現在則是要灌醉他.因為我怕他纏著我讓我幫忙,我這個人心軟,聽多幾次恐怕會答應.

答應的話,我也就陷入萬劫不複的地步.除非老祖宗們保佑,不然也甭想能從這件事里活下去.

胖子終究還是被我灌醉了,趴在桌子上打著呼嚕,說著胡話.

我起身,看著他內心帶著些許愧疚.

要是可以的話,我倒是願意幫助他,不願其他人死亡.但是我是真的真的沒辦法.

回小房間拿了被單給他披上,關了門我也睡覺去了.

醒來的時候胖子已經不在,看來他已經醒了,而且也懂我的意思,所以走了.

我搖搖頭去收拾桌子,就在這個時候發現桌子上居然還放著幾張鈔票,用杯子壓著.

他這是給自己買單,為喝酒買單.

錢有點多,遠遠是酒幾倍的錢.

我看著這些錢,內心掙紮起來.

之前堅決不幫忙的心動搖了,這疊錢不單單是買單,同時買下了我的尊嚴.

我的尊嚴可不是這些錢能買的,我不允許他小看我,把我看成膽小不忠義的人.

把錢收好,我平複心情,決定晚上去找他.

我的全羊倌從不擔心生意不好,此時也是這樣.生意很火爆,我又看到不少陌生臉孔,在我留意這些人的時候羅秀進來了.

我看到她的時候微微驚愕,然後才笑著過去,招呼她坐下.

我以為她會開口問我三天前的事,但是她沒有,顯得很安靜,還沖我笑.

"羅秀,你這是?"我來到她身前給她倒茶詢問.

"怎麼?還不給我來喝杯水?"羅秀輕笑道.

單看外表確實沒察覺到什麼異常,只是隱隱我感覺這事沒那麼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