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暗湧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十六章暗湧

遠處的混天犬聽到我一聲號令立馬撒腿齜牙對我這邊奔跑過來,黑色的身子在夜色里若隱若現,就那麼一會功夫已經飛躍撲向牙簽三.

牙簽三不防混天犬的存在,只顧著一再進攻我准備取我性命,所以他被混天犬撲了個正.

恐怖的一幕發生了,混天犬粗大猙獰的牙齒直接開始對著被它四蹄壓住的牙簽三撕咬起來.

混天犬非常凶猛,不斷撕咬,發出呼嚕呼嚕的粗粗喘氣聲,動作也異常的迅速和直接,抬頭一下低頭就咬,撕咬後扯,有時候還用力搖著頭把牙簽三咬的呱呱叫.

牙簽三完全不是混天犬的對手,先是手腳掙紮想把混天犬踢開,摔開,但是這一切徒勞後他已經快不行了.因為在他掙紮的時候混天犬已經在他身上咬了不下五十下.

每咬一口牙簽三身上就會飄起一絲黑氣,接著是越來越多的黑氣從牙簽三身上散發出來,像漏氣的氣球,黑氣散的越來越快,牙簽三痛苦的慘叫聲也越來越弱.

直到最後,牙簽三嗚呼一聲,身子直挺挺躺地上不動了,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黑氣也散完最後一點.

"嗚嗚……"混天犬劇烈的動作停止,身子從牙簽三身上後退發出低沉凶猛的聲音.

牙簽三死了,眼睛瞪大,五官扭曲顯得很痛苦.

接著他的身體漸漸消失,就這樣明明前一秒還在地上躺著,下一秒就化為空氣,不見了.

他這是徹底死了,我想,我也不用再做其他的事讓他下輩子做不成鬼.因為他已經魂飛魄散,想做鬼也做不成,更別說還有下輩子了.

是他先要加害我,我也不過是做了我該做的事情.這就是因果,既然要害我,我又何許客氣?

解決了牙簽三,但是還有兩只鬼在耽耽等著我.

也許,那兩只鬼也只是小兵小蝦,和牙簽一樣.

從之前鎮子上百狗狂吠看來,絕不是眼前兩只鬼能起到的效果.

為此,我開始掃視四周,想看看對方究竟是什麼來頭.

只可惜,四周空空蕩蕩的,並未見有其他的鬼.

最後我只好重新看向那兩只鬼,不過,他們顯得有些不安了,連和我直接對視的勇氣都沒有.

看來牙簽三的下場讓他們產生了恐懼,身邊的哮天犬是令他們不安的主要原因.

"到你們了,說吧,為什麼要對付我."我向他們走去,身邊混天犬也虎視眈眈盯著他們倆.

他們看了眼混天犬,隨即才看著我.兩人互相對望一眼,身子後退.

"張老板,你,你是什麼意思?"其中一人道.

我笑了:"應該是你們是什麼意思才對.難道你們以為我還不知道七分頭的死和牙簽三的死都是你們造成的嗎?而且還想著栽贓給我?高,實在是高呀."

這個時候我自己都佩服自己,居然一點都不畏懼他們是鬼的身份,也許是內心的憤怒已經蓋過一切吧.

有句話叫什麼?狗急跳牆.

狗被逼急了,危急到性命都會做出掙紮,何況是人?

現在我的性命受到威脅,所以我才不顧一切,徹徹底底的開始和這些休想傷害我的鬼直接對上.

他們兩人臉色大變,轉身拔腿就跑.

"混天犬,上!一,個,都,別,留."我沉聲道.

混天犬非常凶猛,別看它身子小是土狗,可是撒腿跑起來的時候那凶悍的模樣和速度是驚人的.

它飛一般追上其中一只鬼,身子縱跳撲到鬼後背將其壓倒在地,一鬼一狗就這樣捆打起來,在地上滾來滾去,揚起一堆灰塵沙土.

另一只鬼跑遠了,眼看著他就要消失不見我狠一咬牙撒腿追了過去.

放虎歸山?不行!

但是我哪跑得過鬼呀,咬牙也追不上,眼看著他跳入黑黑的夜色里,消失不見.

MD,麻煩大了!

他已經徹底不見,我也停下奔跑的步伐暗罵一句.

現在我們算是撕破臉,對方還跑了,那麼表示接下來對方會想盡一切辦法來加害我.

這是毒蛇般的報複,對方肯定不計後果要把我弄死.

但是現在我也沒有其他選擇,只能承受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任何事情.

身後傳來那只鬼痛苦的慘叫聲,聲音越來越弱,和牙簽三一樣,最後他死了,身上黑氣也漸漸散完,身子消失.

混天犬意猶未盡,晃著腦袋發出呼呼聲.

"好了,另一只跑了."我勸說道.

混天犬就在這個時候猛然掉頭,身子半蹲發出嗚嗚警告聲,我也立馬轉身看去.

可是身後什麼都沒有.

我看了眼混天犬,它已經恢複正常的模樣,正吐著舌頭.

難道是錯覺了?

我摸了摸腦袋,見四周陰陰森森隨即招呼混天犬回鎮子.

敵暗我明,現在這個情況可不怎麼好.

這一夜無話,第二天我在小房間睡覺的時候再次比吵醒了.

我看著羅秀,一時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這女人,我是怕了.

"你知道昨晚發生一件什麼事嗎?"她道.

我對她是恨多過愛,那有什麼心情理會這些事情?尤其是她嘴里說出的任何一件事我都不想理會.

"真不感興趣?"她又道.

"不感!"我直接了當說,說完繼續睡覺,睡不著也要假裝能睡著.

"劉顧三的尸體突然七孔流血."她說.

我張開眼,心想是因為昨晚魂飛魄散嗎?不過除了這個理由似乎沒別的理由了.

"你不覺得奇怪嗎?"羅秀又問.

我說這有什麼奇怪的?反正都是死了,七孔流血和不七孔流血區別有意思嗎?

羅秀忙說你不對,你要這樣想,本身他被診斷為自然死亡,可是現在突然七孔流血,所以被謀殺的可能性最大.

"哦."我隨口應了聲,不再理會.

MD,誰有我清楚他是怎麼死的?

反正不是謀殺,她愛干嗎就干嗎去吧.

"幫我個忙,一起破案."羅秀比我想象的要"厚顏無恥".

我自然不會答應,然後說你沒什麼事就趕緊走吧,我要睡覺.

羅秀又試圖和我說話,煽動我要跟她一起,最後見我不理她才走了.

走了後天下太平,覺也睡的無比好.

開市後進來餐館的人又多了一批陌生臉孔的人,這些人應該是某個工程里有些地位的人吧,身穿打扮都比較時尚和時髦,皮鞋也高檔,女的每人手上都拿著最新蘋果手機.

鎮子開發後越來越多這樣的陌生臉孔出現在我的全羊倌,我也見怪不怪,內心還有些小得意.

這證明我的全羊倌出名,大家都聞名而來,都想嘗嘗我全羊宴的滋味.

"老板,有什麼招牌菜介紹介紹?"這個時候一男的對我招手.

是個胖子,不高,耳垂大,看起來就是個老板等級的人.

我忙過去,手上也沒菜單,因為我的餐館壓根就不需要那東西.全羊就是我的招牌菜.

"老板,我們全羊倌的招牌菜就是全羊."我笑道.

他眉毛一揚,然後扭頭問其他人怎麼樣.

那些人點頭說試試,然後這人才對我說上個全羊看看,還說好吃的話以後天天來.

我笑著應答說好,又詢問他們要不要飲料和酒什麼的,最後轉身讓李俊義給他們上全.

全羊上餐桌了,因為這些人身份的原因所以格外引我矚目.我現在看著他們,想看看他們吃什麼表情.

我看到了滿意和享受的表情,每一個人剛吃下第一口的時候顯出吃驚的模樣,然後就是享受和低聲互相交流著什麼.

我聽不到內容但是可以猜測他們是在說羊肉好吃,羊湯好喝一類的話.

他們不是第一批這樣的人,也不會是最後一批.不過每每看到這樣的情景我內心都感覺很驕傲.

中午這個點除了這波人以外,居然陸續又來了五波人,而且他們互相認識,吃飯的時候都有在交流.

這表示又有一個新的工程隊來了,又有新的工程被審批下來准備動工.

每一次有新項目鎮子里總會湧現很多陌生的人,就像現在我全羊倌里出現的一幕那樣.

"老板,你這全羊宴是我吃過最好最美味的了."胖子那桌吃完了,幾人有說有笑離開,胖子留到最後結賬和我攀談起來.

"哪里話,好吃的東西到處有,何止我這一處?"我壓抑內心的得意道.

做人得謙虛不是?

"是真的,你這全羊宴是真的非常好吃,以後我肯定會經常來光顧的.對了,不知道老板有沒開分店的意思?就是到城來搞一間,你我合作,你出廚藝和管理,我出錢."

胖子的突然邀請令我內心更滿足,不過我還是拒絕了.

開店不難,難在材料難尋.

"老板你別那麼快拒絕呀,這樣,你可以考慮考慮,我說的分店是在市中心里占地最旺最大的一個地方,甚至可以做成全羊城,把一棟樓承包下來,發展機遇大,財富無限.你考慮,別急著拒絕."

胖子這是動真格的,實話說我也動心了.

"到時候再說,現在還真的沒精力去打理."這次我沒直接拒絕,給自己留了條後路.

沒人不心懷希望,全羊城?聽聽都激動.

"對了,你們這次來是做什麼工程?"結果胖子的錢見他還在念叨合作的事我故意岔開話題.

"鬼溝嶺,我們這次來是要把鬼溝嶺那兩座山推平,然後建成商業小區."

胖子的話讓我瞬間停下動作,動也不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