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驚駭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十五章驚駭

我當然不會現在就讓混天犬對付牙簽三,我要找到幕後指使者.

我已經猜測到對方是誰,不過沒見到對方前還是有著諸多其他可能性.現在機會就在面前,我跟過去就是了.

牙簽三點頭說好,出外頭等我,期間還抽出煙抽著,不時吐圈看天空,顯得很憂郁.

"老板,你這是要去什麼地方?"李俊義把混天犬放出來後來到我跟前問.

"有些事需要去處理,你看好店.記住,我出門後把門關上,半條縫都不要留."我嚴肅道.

晚上是鬼宴時間,門留縫隙就是對鬼開門的意思.到時候鬼進來了卻沒人招待,那麼李俊義這個唯一的人就會成為目標,會被鬼搞.

我可不想李俊義出事,這家伙挺不錯的,踏實肯干,而且隱隱感覺他好像並不簡單的樣子.

不管怎麼說,他是我的人,我就要保全他.

"老板,能再給我一瓶酒麼?等發工資的時候在我工資里扣就行了."李俊義突然道.

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我記得前天晚上他才跟我要了一瓶酒吧?當時喝一小杯,早上一小杯,一天也不過兩杯.

拇指大的小杯子,一瓶酒起碼能喝上接近半個月呀!

難道他背著我偷偷喝酒了?

如我之前說的,酒鬼我可不喜歡.

他似乎已經看出我不開心,解釋說那酒他就喝了幾小口,剩余的請朋友喝了.

"朋友?"我反問.

我還真不知道這李俊義在這里還有朋友,當時他來的時候沒說有朋友在這個鎮子上吧?

"昨天我的朋友們來過,然後見酒不錯我就分享給他們喝了,他們都說好,還說願意在你需要幫助的時候幫助你."

聽到李俊義這樣說我哈哈笑了起來,別的不說,但是在鎮子上我橫著走都可以,認識的人也多,各個行業,不論黑白.

所以他說他的朋友在我需要幫助我的時候能幫助我其實和笑話差不多,倒不是我小看李俊義和他的朋友,而是現實生活中我也從不惹麻煩,所以這些年都能過的好好的.

唯一能威脅到我的,只有鬼.

難不成李俊義的朋友們還能變成鬼,然後從中協助我?

所以這就是個笑話.

我沒表現出輕浮和嘲笑,而是拍了拍李俊義的肩膀表示感激.然後轉身從酒櫃里再拿一瓶四位數的酒給他.

"這個給你,算是我請你的,不扣工資."我道,說完又拍了拍他肩膀道:"小李,省點,這酒不便宜."

四位數的酒,真的不便宜.換成其他老板能給自己下屬三位數的酒都不錯了.不過我這個人就這樣,遇上對味又值得我這樣做的人,我會毫不猶豫,也不考慮價值多少,只想著把最好的給對方.

"謝謝老板,我會好好干活,我也替我朋友們謝謝你."李俊義激動道,摟著酒像寶貝.

這家伙那模樣完全就是個酒鬼嘛.

我笑了笑後再次叮囑他把門關緊,還叮囑了幾個件事才離開.

我出來的時候牙簽三忙把煙丟地上踩滅,沖我笑著招呼說:"張老板,我們可以走了?"

我說走吧.

然後他在前面帶路,我跟在後面向目的地出發.

鎮子的晚上靜悄悄的,連狗吠聲都很少.不過今晚狗吠聲接連而起,叫的很凶.

"張老板,這狗是看你出來麼?所以開始歡迎你了."走了一段路口牙簽三突然道.

他不說這話我還想說呢,不過他已經說了我也就只好反駁一句狗是因為你才叫的那麼凶.

牙簽三臉色微微變得難看,死氣沉沉.我看著他,他才重新換回笑意,繼續對我媚笑討好.

狗還在吠,似乎有百多條狗在叫著一樣,此起彼伏不絕于耳.也因為這樣,原本我沒那麼緊張的心也漸漸變得緊張起來.

狗叫的那麼凶是因為看到或者感受到鬼存在了,一只鬼兩只鬼肯定不會引起那麼多狗躁動,所以這也證明在我看不到地方也許隱匿著一群鬼.

即便不是一群,但是數量不會少.

另一個方面來說,平日來那麼多鬼穿梭在鎮子里,到我羊館里吃飯都不會引起眾狗吠,那是因為他們只是路過,沒有帶著殺氣.

而此時,顯然是一群怨鬼,惡鬼蟄伏四周.

我看了眼牙簽三,見他面無表情看著前方,走路姿勢也變得有幾分僵硬,心想這家伙居然不繼續偽裝了?

看來,差不多到了.

現在我所在的位置是鎮子尾,再往前走就是有著羊腸小道的泥田路,泥田路直走有個村子,住了大約三十戶人,所以村子並不大,再經過這個村就是在開發的山地.

鎮子四周都在開發,白天的時候能見到各種挖土機和大頭車穿梭在四周,也能聽到轟隆隆的機器聲和挖掘聲.

工人就更是多不勝數,在每一處開發地的四周都有竹子搭建的竹棚,這些地方就是工人住的地方.

平日里他們也不到鎮子瞎逛,只有需要購買日用品才到鎮子店鋪和超市采購.

這也是上頭對他們的規定,怕人太多,進入鎮子里後導致各種事情出現,不好收場.

好歹他們現在在這里開發,要是弄出點什麼事情整個工程都會受影像.

我們已經穿過了村子,眼前一片竹棚,四周還有臨時搭建的燈光.牙簽三這個時候停了下來,看著被挖掘掉一半還剩一半的山說:到了.

我看過去,看到幾台吊機停在旁邊,還有挖土機.四周有燈光,能把一個極大的范圍照亮.

"就在山上嗎?"我問道.

他點點頭,說在右手邊6號挖土機後面不到百米的位置,他已經做好標志,錯不了.

"好,走吧."

我也不含糊,心里無比的清楚,那個位置肯定是墳!

在這里,山上埋死人已經不是什麼稀奇的事,類似鬼溝嶺這樣的地方太多了,只不過鬼溝嶺更加集中,更加密集,更加多.

牙簽三說走就走,帶頭走.我跟在身後,走的時候回頭看了眼身後,看到了距離我有百米遠的混天犬.

這狗真不是蓋的,在惡狗村里的狗果然都是有靈性.就拿混天犬來說,它簡直和人沒什麼區別,能懂你的意思,也能做得很好,哪里像是畜生?

這些天的相處我一直有在觀察這個家伙,別看它平時和普通狗差不多,喜歡趴在大門前,也愛啃骨頭,但是它是真的不簡單.

我想起大師的話,說的是機緣兩字.說世間萬物都是冥冥中注定,有因有果,包括動物也是.

動物和人本身就沒什麼區別,唯一不同的是投胎轉世的時候有的鬼魂能投胎成人,因為積德福報,所以來世為人.

而有得鬼魂則投胎畜生界,因為做的孽事太多,當有此報.

所以本質上它們身體里面的魂魄也是人,只是某些原因封存了人的意識,需要開導,需要其他的事來開啟封存的一些東西.

當記憶被打開,那麼他們就是有人的腦袋,卻擁有動物身體的特殊存在.

混天犬肯定是開啟了封存記憶的狗,土狗的身體,凶悍的魂魄.

我突然有些期待等下它的表現,因為我已經確信我等下有麻煩了.

我跟在牙簽三身後的時候看到6號挖土機不遠處站著兩道虛影,正是一直在羊倌外看著我的那兩只鬼!

我假裝看不到,也假裝牙簽三完全不知道我已經看到那兩只鬼,我只管繼續走.

夜,有風,吹來的時候令人渾身起疙瘩.

而現在的夜風對我而言就更冷了,冷的冰天雪地,侵膚入體連心都被冷得顫抖起來.

"牙簽三,你生前我有欠你什麼嗎?"走著走著,我突然道.

聲音顯得很平靜,我的心也從沒有過的安靜.

牙簽三放慢了腳步,沒有立刻回答我,眼睛直勾勾看著前方.

"生前即便你再如何,我沒有連羊倌門不給你進吧?所以我對你比起鎮子上的人對你,已經好不少對吧?"我繼續道.

他還是不回答我.

"既然這樣,那麼我就不欠你什麼,而你現在卻想著害我,所以我可以保證,我會讓你死得尸骨無存,下輩子連鬼都做不成."

我依舊是淡淡的開口說話,很冷靜,但是我卻是帶著殺意說這話的.

沒錯,既然無冤無仇並且也算是老熟人了,牙簽三卻來害我,那麼我也就無需客氣,我說到做到,我真的能讓他魂飛魄散.

牙簽三瞬間停下來,身子僵硬筆直,艱難扭頭看著我.

我也看著他,不帶任何表情.

牙簽三突然笑了,死一般的臉上多了股詭異的笑意,繼而是大笑,雙肩顫抖,身子顫抖,哈哈大笑.

下意識的,我後退一步.

我感覺牙簽三現在很危險,非常的.

"張可,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我又怎麼留你活到明天?!"牙簽三嘶吼一聲,身子抽象扭曲一般晃動,臉也瞬間白如紙,雙手舉起,五指泛黑撲向我.

"混天犬!"我驚駭頭皮發麻,身子快速後退著,焦急對著百米外的混天犬喊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