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對付鬼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八章對付鬼

兩只鬼也在直勾勾看著我,雙目微閉帶著絲絲陰冷.

我忙扭頭躲開,假裝並沒看到他們,沒發現他們在看著我一樣.實則我內心早就掀起軒然大波,驚駭無比.

壞了,是那兩只鬼殺了七分頭!

不用去查證和詢問,我能從他們看我的眼神里得出這個答案,也知道他們現在在等機會對我下手!

怎麼辦才好?

我內心焦急,我不能就這樣認栽呀!

瑪德,不管了!

我一咬牙,心道事情既然落到現在這個地步也沒什麼好畏懼,他們敢對我下手我就敢讓他們有來無回!

雖然我不是道士什麼的,不過對付鬼還是有辦法的.

再說我現在也不擔心自己的安全,只要我沒離開這個餐館,沒和關二爺距離太遠我就不怕那兩只鬼敢進來加害我.

"老板,給我上一桌全羊宴."有人進來了,點的自然是我這里的招牌菜.

我應了聲好,前腳已經邁開准備去廚房傳喚一聲.但是動作就此打住.

我不能離開這里太遠……

我下意識斜眼看了看外面兩只一直盯著我看的鬼,知道自己不能再走了.

"老板,你怎麼還招人嗎?"另一道人影從外面走了進來弱弱對我道.

來的是個青年,模樣俊,我想都不想直接點頭,不過……當我看到對方身高不過一米四幾後我又猶豫了.

那麼矮,該不是未成年吧?

"你多大了?"我詢問道.

"二十七."他淡淡回應.

實話說,聽到這個回答的時候我是不敢相信的,不過這家伙很主動的遞身份證過來,我對照一番後確定身份證里的人就是他,最後也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這身高的成年人不是沒有,只是非常少見.如今沒了疑慮我也就沒有理由拒絕他,點頭後直接讓他去廚房傳話.

現在他就是我的救星,在我不能離開關二爺太遠的這段時間里.

"好哩."

他也不拘束,應答後先出了門,再進來的時候手上提了兩個大包,鼓鼓的大包裝滿了東西,大包比較陳舊,還有沙土,一看就知道他是從很遠地方趕來這里的.

"老板,我的東西放這里."他把大包丟我腳下後沖我道.

我點頭說好,讓他先不要管行李,趕緊做事去.他又說了好,掉頭就跑,只是跑去的方向是冰窖.

"哎,那邊!"我忙指正他.

他回頭看我一眼顯得很尷尬,這才掉頭往廚房位置跑去.

我遙遙頭,心道這家伙做事應該是很勤快的那種,只可惜腦子似乎不怎麼好使,有點二.

好在現在我也沒多大的要求,他為人勤快也能達到我的標准了.

這事解決了我暫時松了口氣,回頭去看店外,兩只鬼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不見了.

這種情況並沒讓我感到好受,因為我知道他們是不會輕易放棄報複的.

鬼是這世界上報複心最大的東西,說它們比毒蛇還要毒也不為過.尤其是一些冤死的鬼,因為生前的怨氣含在口里不化,死了後又不能報仇卸了那口怨氣,于是這怨氣也就越積越厚,最後和陰寒鬼氣融為一體成為怨鬼就更加令人毛骨悚然.

幾乎每一只停留在陰間或陽間的鬼都是怨鬼,因為沒能投胎轉世,這也就是說他們怨氣沒泄,還沒有投胎轉世的資格.

"看來明天得好好准備准備了."我看到這里低聲說了句,最後又歎息一聲.

有時候有些東西你不想去招惹,可偏偏就沾上了.這種時候就沒什麼好商量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我的原則也是如此,要麼大家都好好相處,要麼大家都別想過好日子了,看看誰更厲害.

對人如此,對鬼也是如此.

餐館生意一如既往的好,這個新招的伙計也不錯,他名字叫李俊義,我管他叫小李.

到了凌晨的時候李俊義被我叫到跟前.

"小李,你可以下班了,明天十點來上班就行了."

李俊義皺眉,露出一副為難的神色.我問他怎麼了.他說我沒地方住.

"你這里沒有親人?"我反問.

一般來說,出來做事的人都會以投靠親朋好友為先,然後才開始找工作的.不然一個人到外鄉找工作人生地不熟的,各種事情都顯得麻煩.

就像現在,連住都不知道去什麼地方住,這可如何是好?

"沒有,我的家鄉在風牛尾村,我趕了三天的路才來到這個鎮子的."

"風牛尾村呀?"我詫異看著他.

這風牛尾村是一個非常偏遠的小村,鎮子其實也不算很繁榮的鎮子,就是前幾年打通了路,能讓城區等地方有小車能過來這里,恰恰因為鎮子保持著古風古色被不少城里人當成旅游勝地,所以才有些熱鬧.

而這風牛尾村就更不用說,單單從鎮子的偏僻就可以知道這個村又有多偏僻.可以說這一路走去交通就別說了,連摩托車都難進,只能走路,翻山越嶺的那種.

距離鎮子三百多公里呢,還要翻山越嶺,這偏僻真不是吹的.

"恩."他有些自卑低頭.

看到他誤會我的驚訝我忙笑了笑說:"要不你住店里吧,去廚房找個地方睡就行了,因為餐館還有晚宴."

"謝謝老板!"他立馬道.

對于他我是有好感的,又聽到他是距離這里非常遙遠的村子里出來的人就更多了幾分偏袒.

"去吧,去休息吧."我對他揮手.

他也不含糊,重重點頭一手一個大包拽起來就向廚房走去,這力氣也是非常的大.

每一個村里人都是以農作為主,力氣自然有幾分.而這個李俊義似乎更甚,這一點也可以從他走路四平八穩可以看出來.

這讓我想起了老鬼.

老鬼這幾天沒來也是出乎我意料的,換做平時我當然不會多想,不過這老鬼喝了我的滿鬼香理應上癮了,所以理應天天來的.

居然沒來?能不讓我感到奇怪嗎?

算了,現在我的處境也沒心思在老鬼身上花時間,我得想想怎麼把那兩只鬼弄死才行.

"老板."一個恍惚,李俊義又出現在我眼前.

"怎麼了?還需要什麼東西嗎?廚房那邊有個大櫃子,里面有被子,枕頭什麼的,你盡管拿去用就好了."我先說話.

"老板,我睡不著,我想幫你."他搖搖頭道.

"啊……"我有些驚訝看著他,心里對他更多了幾分喜歡.

這家伙做事令人踏實,為人也老實.

"你要是不困的話那就幫我吧,放心,我會算工錢給你的."我道.

"謝謝老板!"他笑了,扭頭就去收拾桌子.

"你要是困了記得和我說."我沖他背影喊了句.

他笑著說好,賣力的開始干活.

晚宴就是鬼宴,鬼宴時間是凌晨的時候.這個時候是黑白的劃分點,也是新一天的開始.活的白天過去,剩下的就是死人的"白天"到來.

我看了看時間,也看到店外已經有三五只鬼出現了,開始自覺排隊.

"小李,麻煩過來稍微把門打開一點."我沖李俊義道.

桌子他已經收拾完,聽到我喊他立馬就過來,依照我的吩咐把門打開.

"不對,不是全打開,只要打開一點就夠了."我忙指正,他誤會我的意思了,把店門全打開.

有道是開門做生意,這開門就是把門全開,做的是活人的生意.但是現在我要做的是死人的生意,所以門不能全開的,只需要開一條縫隙那樣就行了.

按理大半夜的把門全開了也沒什麼,但萬一遇到幾個"夜貓子"誤以為我開門做生意,進來了,那不是找死是什麼?

稍微開一點就不同,起碼沒人會認為我在做生意,所以不會進來.只有鬼知道那是讓他們進的,這才是名副其實的鬼宴.

李俊義按照我的吩咐做了,把門稍稍打開,兩只手指大的縫隙.可是他也很疑惑,問我為什麼要這樣打開門,客人怎麼進來.

"這個你不用擔心,能進來的自然就能進."我解釋道.

他還是很不明白,一副疑惑的模樣邊走邊看著縫隙.

我也沒想和他多解釋,讓他站一邊,有需要的時候我會喊他.他說好,真的乖巧站一邊,等待我使喚.

鬼來了,先來的是一男一女兩只鬼,應該是情侶,倆人牽著手,甜蜜的很.

"老板,全羊宴."男鬼道.

"好的,請到1號桌."我笑道,隨即扭頭對著李俊義道:"1號桌再收拾一下,順便讓廚房上全羊."

"啥?"李俊義呆呆看著我.

我看著他才想起,剛剛在他眼里我在對著空氣說話,而且,現在上全羊卻不見人,這也無怪乎他會癡癡呆呆.

"你們家鄉有敬神一類的吧?"我道.

現在我得向他解釋眼前的狀況,不然我怕他會跑,不敢在我店里做事.

李俊義點點頭.

"我這里的晚宴其實就和那個意思差不多,上了全羊擺好,算是敬諸神保佑,第二天再熱一下就可以繼續給客人吃了."

"哦."李俊義似懂非懂點頭了.

我也沒和他再解釋什麼,反正鬼吃東西,東西又不會少.鬼吃東西就是用鼻子聞,探到菜肴上大口大口的吸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