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命案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章命案

他的意思當然是不正常,事實上也確實不正常.這鎮子不大,人口也不算特別多,所以發生命案的幾率自然比大城市要小很多.

這是理論上的來說的,結果我這個全羊倌幾乎一個月就有一次命案,瞬間把命案幾率拉上去了.

即便最後命案都被認定是自然死亡,只是次數多了,只要腦子不笨的人也知道有蹊蹺,只是暫時他們沒辦法有更多的證據來證明他們的猜想罷了.

所以這次我也挺心虛的,這次可是一次死一桌人……

"羅大隊長,怎麼事發生在我店里就不正常,你該不是說我是凶手吧?"

我賠笑道,說話的時候扭頭看了眼女警,結果人家看也不看我,而是看著羅晨晨,一副認真傾聽的模樣.

這熱臉貼冷屁股的感覺並不怎麼好受……

"要不是認識你,我還真懷疑是你把這些人害死的,別忘記你這是吃死人."羅晨晨一點面子都不給我,直言道.

話說到這份上我也沒理由繼續賠笑了,我冷著臉,拍胸口:"羅隊長,只要你有證據證明死人和我的餐館和我的有關,隨便你封店捉人,我眉頭都不皺一下."

是可忍孰不可忍,有時候說說笑可以,要是一再得寸進尺,那我也就不給面子了.

羅晨晨看向我,最後笑對著我道:"老張,你生氣了?我可沒說事情和你店有關,反正吃死人這個外號又不是我取的."

他說這話完全是一副耍賴的模樣,一時讓我也不知道怎麼反駁他,最後只好干瞪眼.

這家伙就這德行,讓你恨也不是愛就更不是了.

"羅隊長,這里就是那個警察會自動死人的餐館?全羊倌?"女警羅秀開口,一副詫異.

我白了她一眼:"大姐,外面招牌那麼大你沒看到嗎?"

豈料這家伙一臉癡呆模樣,最後對著我吐舌頭:"真沒看到."

聽到這里我頓時無語,心道這女人有點傻,怎麼做的警察.

不過也因為這樣,我對她的喜愛又多了幾分.這女人就應該這樣才可愛,太聰明太精干了不合我口味.

這一刻我知道,單了二十幾年的我終于要結束"單"這個字了.

如今我就這樣看著這個一臉羞澀的女人,計劃著怎麼樣才能和她有更多的接觸機會,怎麼樣才能進一步交流.

總之腦海亂糟糟的,直到羅晨晨推我一下,讓我注意點.

"為什麼要注意?"我直接回了句.羅晨晨瞪眼看著我低聲道:"你這家伙是真傻還是假傻?你這店這個月一連發生了三次命案,加起來死了十七個人,你說你需不需要注意一點?"

他的言外之意應該是在說有人在我店里犯事,而且一直以來都是這個人在犯事,雖然沒捉到人,但是羅晨晨已經肯定有個殺人凶手在全羊倌里伺機下手,而下一個對象,很有可能是我.

明白他的意思後我忙點點頭說知道了,下一秒我完全不把這事放心上.

都是鬼害死的,依照現在的情況這些鬼暫時不敢對我下手,也舍不得下手不是?沒有我,他們吃毛線這樣的好東西.

至于這個月為什麼死了三批人,那也是這些人自找的.第一批人吃飽撐著沒事做把旁邊桌踢翻,然後死了.第二批人喝醉了也把隔壁桌撞翻了,然後也死了.

那都是鬼吃飯的桌,你去掀翻,不是找死是什麼?

至于第三批也就是昨晚那幾個嘲笑眾鬼的人,死了也就死了,他們不死我還想弄死他們呢.

至于什麼凶手,純屬瞎扯.

"羅隊長,要不要派人蹲守在這里,找出凶手?"羅秀突然插嘴道.

我和羅晨晨同時扭頭看著她,在我眼里她這完全是菜鳥所為.難道羅大隊長那麼有經驗的人還不知道這種事情該怎麼辦?難道這些年在這里發生命案後警察就這樣置之不理?

怎麼可能!

他們已經不止一次派人守在我店里了,可是最後什麼都沒有得到,最後也就無疾而終.

所以現在她再提出這樣一個問題,我也是沒話說了.

心道這女人要是一再二的犯這種低級錯誤,估摸著混不了多久就要離開這個鎮子……

不不不,這可不行,她要走了,我還怎麼結束我的單身生活?

"羅秀,這事我自有分寸."

"就是,羅隊長知道怎麼做的,你個丫頭片子懂什麼?"見羅晨晨說話我也忙道,把話題轉移到我身上:"羅大隊長,這新人還不錯,挺熱心的,就是需要多鍛煉鍛煉."

我不知道我這樣做有沒有得罪她,反正羅秀對我瞪眼,好像生氣了.

羅晨晨向里面走去,我也跟著走,圍繞那個桌子走了幾下他又問我幾個問題,最後揮手帶隊走人.

尸體已經處理,店外也沒上封條,我的店照常營業.

起初是要上封條的,出了命案又怎麼可能不上封條?但是和我之前說的一樣,這樣的命案發生太多次了,多的大家都麻木,也就不在計較這個細節問題.

再說了,羅晨晨這個大隊長愛喝我這一口湯,所以在某些方面他還是挺會做人的.

羅大隊長他們走了之後小麗從外頭走了進來,先對我招呼一聲,面露尷尬的表情.

看那模樣她是有話對我說.

"怎麼了?"我先詢問道.

她在這里做了那麼多年我又怎麼會不知道她是什麼樣的人.她確實是個不錯的女孩,就是不對我口味,不然早就成老板娘了.

"張,張大哥,我有件事要和你說."她扭捏道.

"你說."

"我,我想辭職,明天就走……"

"啊!"

聽到她這樣說我很驚訝,這些年我壓根就沒想過這種事情,從沒想過她會離開這里.

鎮子生活水平不高,離這兒遠點的地方有個工廠,加班加點工資也不過才1500多,我給小麗的工資可是5000一個月呀!

這工資就放在大城市也不會低了吧?多少人擠破頭想進來都沒進成.再說福利也好,工作時間短,畢竟她只上白班,晚班通常都是我一個人在扛.

綜合種種情況,我就從沒想過她會離開這件事.

"我,我要結婚了,對象是另一個地方的,我們商量好明天就去他那,去見他父母……"

"好,現在就給你結工資吧."我道.

她不說我都忘記時間過了好幾年了,當初的小麗也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歲數.

小麗看著我,欲言又止,最後低聲說道:"張大哥,我,我……"

"我明白的,大家都是成年的人又不是小孩子,你找到了你的幸福,我祝福你."說完我笑了起來,讓她把桌子和衛生搞一下,准備開店.

小麗也收斂了之前的愁容,應聲說好.

回到前台我開始給小麗結算工資,還多結算了三個月的錢給她.

實話說,我的全羊倌很賺錢,小麗上班也確實辛苦,拿這三個月的錢她受之無愧.如果不是很多到我這里做事的人都心懷不軌,我早就多招幾個人了.

任何行業都競爭激烈,做餐館如果沒有獨特的招牌菜或者獨特的味道,鬼來吃你的?口味一個樣就拼價格拼店鋪位置和宣傳手段,而且大大增加了投資風險.

也因為這樣,我對那些心懷不軌的人實在沒有多大的耐心.

不過現在看來,小麗走了後就算是心懷不軌的人我也得招一個兩個進來.

今天生意還是和過去那樣的好,比前些日子更旺幾分,昨晚搞的材料也用了一大半,封妖瓶眼看要空了.

從冰窖出來後我又犯愁了,封妖瓶里的黑色羊蹄只有二十多個了吧,不夠明天半天的營業數量.

"愁呀,昨晚的一瓶就要見底了,到時候把存起來的十幾個封妖瓶全用光我就徹底要破產了."

好在已經是晚上,大廳里就剩三桌人,吃完就到鬼宴時間,今晚多少還是能有點生意的吧.

我內心期望,來到大廳看著外頭黑洞洞的夜不見昔日眾鬼排隊的盛景,之前的期望又沒了.

看來今晚頂多只有幾只鬼會來了.

滿打滿算不如天算,到鬼宴時間,沒有一直鬼進來,這些鬼仿佛就這樣憑空消失了.

而我不得不在送走再三感激我的小麗後坐在椅子上發呆,雙手托著下巴,盤算改行做起他生意的計劃.

"大師?"我還在愁容,一道熟悉的聲音讓我驚醒.

是七分頭!

我看去,果然是七分頭,不過今天的他和昨天有點不同,脖子上戴了條玉佩.

我先看向玉佩,是觀音.單看外型,這玉佩晶瑩剔透,觀音惟妙惟肖一看就知道這東西不凡.可是當我對上觀音的眼睛……

假的.

這觀音也就好看而已,沒有神韻,所以只是裝飾品,毫無用處.

"大師好."七分頭對我恭敬道.

我也不管他喊我什麼了,我直接指著他的玉佩道:"這東西是什麼?"

七分頭輕笑多了幾分得意:"不瞞大師,這是我今天到外地大道觀求來的護身符,由金全子道長開光,能驅鬼保身."

聽到這里我下意識抬頭看外頭,娘親的,黑壓壓一片鬼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