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挑釁
但是,煩歸煩,她們這麼能聊,讓宋小倩也更確定了一件事哦,葉子揚現在是她的人,那些無聊的人就算再聊,再談論葉子揚,從她們口中說出來,那是她宋小倩的老公,心里就無比的爽快.

那句話怎麼說來著?女人的占有欲可是不比男人少,特別是現在,宋小倩對葉子揚有了好感.

宋小倩已經在醫院實習了兩三個月了,已經可以進行手術的觀摩了,上午,陳主任就安排了一台手術,讓宋小倩去看一下,病人是心肌梗塞,只是一個普通的心髒搭橋手術,雖然有風險,但是只要是有經驗的外科醫生,成功率會是百分之百的.

這家公立醫院有一半是用軍資創立,很多有經驗的外科醫生都是軍醫大畢業,而且基本上也都是軍人,宋小倩偶爾會覺得格格不入,不適應.

但相處下來這些軍醫們都還沒像葉子揚那麼嚴謹,那麼毫無幽默感,至少交流經驗的時候還是很親切的.

手術開始前,宋小倩和這次的主刀醫生談了很多,做著一個好學生應該有的勤奮好學,多問問題.主刀醫生都很認真的回答她,然後手術開始了,病人麻醉了,主刀醫生也准備好了.

宋小倩站在一邊不遠處,正准備認真的觀看這次的搭橋手術,突然又有人進入了手術室,同樣是穿著無菌的手術服,戴著帽子手套鞋套,全副武裝.

應該說,這樣認出那人是誰是有點困難的,但是宋小倩幾乎是,看了她的眼睛一眼就認出她是誰了,那勾人的鳳眼,醫院里找不出第二個女人來.

這叫冤家路窄.

宋小倩抿了抿嘴,有口罩遮住她一半的臉,她做什麼表情別人也看不清楚,盡量不去想陳晨站在她身邊吧,主刀醫生看了她倆一眼,說道,"你們倆好好學習,知道嗎?有不懂的地方都可以問."

宋小倩心說,如果,這主刀醫生正在病人身體里搭東西,她們沒看清突然開口問,說不定主刀醫生一嚇,那東西就搭歪了.

剛開始,手術進行的很順利,和主刀醫生搭檔的護士也很有經驗,有條不紊的幫助主刀醫生,而宋小倩心里其實也挺緊張的,雖然也不是第一次觀摩這種手術吧,但就是心里緊張,主刀醫生的一舉一動她都觀察的非常仔細,眼神幾乎都跟著主刀醫生的動作在看.

而她身邊的陳晨倒是輕松的多了,邊看邊在自己的筆記本上寫寫畫畫,雖然也是一副認真的樣子,但是神情比宋小倩要輕松很多.

滴,滴,滴,有規則的心電圖聲音,也是能讓人冷靜下來的,手術一直很順利,沒遇到大的麻煩,主刀醫生也是一副輕松的樣子,看來是很有自信.

十幾分鍾過去了,陳晨突然放下了手中的筆記本,然後轉頭看著宋小倩,宋小倩的注意力都在前面的手術台上,陳晨所幸就輕輕推了她一下,她這才有所反應,轉頭疑惑的看著陳晨.

看不清陳晨此刻的表情,只是看她的眉眼,覺得她是在笑,陳晨也只比她高那麼一丁點,她卻故意彎腰低頭,在宋小倩的耳邊非常輕聲的說道,"和葉子揚接吻感覺應該很不錯吧?"


咳咳,什麼鬼?

宋小倩以為陳晨發瘋突然問這個問題,但是她看著陳晨的眼睛,她還是一副似乎在笑的樣子,並沒有一點不同的樣子,宋小倩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為自己化解一下尷尬,她無緣無故說這個干嘛?

陳晨繼續在她耳邊小聲的說道,"我雖然交過其他的男朋友,但是我還是覺得,和葉子揚接吻是最舒服的."

宋小倩摸摸自己的耳朵,覺得癢癢的,同樣小聲的回答,"你干嘛跟我說這個?你和葉子揚......?"她能說,她其實和葉子揚根本沒接過吻?就算那次是意外親到了,但也只是嘴唇碰嘴唇而已,只是碰個嘴唇,誰知道他吻技行不行啊?

"沒錯哦,其實很早以前我就和葉子揚接過吻了,而且都是我們的初吻."陳晨的那雙鳳眼朝宋小倩眨了眨,就算宋小倩承認她那雙眼睛很漂亮又怎樣?現在是在跟她炫耀嗎?

還初吻啊!之前葉子揚說,陳晨在**歲的時候就離開去了美國,那他倆要真是接過吻,那不就是在**歲的時候?都還未成年啊,連小學都沒畢業啊,他們就親上了?葉子揚算不算耍流氓?

宋小倩又開始胡思亂想了,陳晨看著宋小倩眼神有些縹緲,就知道是成功的讓她嫉妒起來了,得意的笑了笑.

陳晨在旁邊得意地笑,而宋小倩自己心里則是亂成了一團,**歲初吻就沒了,葉子揚比她想象的還要開放啊!想她十年在國外生活,都沒亂交什麼朋友,規規矩矩,葉子揚居然那麼小初吻就沒了!

宋小倩扶額,告訴自己,這一定是陳晨的計謀!故意說這些來激她!但突然就覺得有些站不住啊,再抬頭看看手術台上的畫面,天啊,手術台上血肉模糊,讓宋小青一下子有點惡心起來了.

想扶住身旁的什麼東西,可是抓來抓去抓了個空,她身旁什麼能扶的東西都沒有,都不敢再去看手術台上的畫面了,她這到底是怎麼了啊!

差一點腿軟站不住,倒是陳晨好心的扶了她一把,趕緊打了個手勢給主刀醫生,"教授,宋小倩好像有些不舒服,您繼續手術,我先扶她出去透透氣吧."

主刀醫生看了宋小倩一眼,臉色確實有些不好,歎了口氣,說道,"怎麼回事?可是要做醫生的人,看到血難道還會暈血麼?行了行了,出去吧."

宋小倩被陳晨給扶了出來,一出來,她立刻摘了口罩大口呼吸,比待在那無菌封閉的空間里要好受多了!她坐在手術室門口一邊的座位上,深呼吸了幾口,這才好受一點.

陳晨站在她面前,雙手交叉在胸前,也已經把口罩摘了下來,"這麼點承受力,還想做外科醫生?醫生不是你想象中那麼好做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