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改變
說回正事,陳晨今天給葉子馨打了個電話過去,問她,你是想我當你大嫂還是一個陌生女人?葉子馨當然回答,是希望陳姐姐做我大嫂.

這樣一來,陳晨就和葉子馨組成了統一戰線,第一戰沒開始,就必須先要刺探一下軍情.葉子馨站在門口深呼吸了一下,准備按門鈴,但又想到,她可是有葉子揚家的鑰匙,之前她求了好久,葉子揚才給她的.

她喜滋滋的掏出來,然後開門,她其實想象了很多她進屋會看到的場景,比如,她哥和宋小倩雖然是一起吃飯,但彼此都無話,她哥更是一臉的冷漠,又或者是,她哥都不和宋小倩一起吃飯,自己單獨一個人吃,反正,怎麼不好怎麼想.

因為葉子馨總覺得吧,她哥不會是真的喜歡宋小倩的,結婚,也只是順著爺爺奶奶還有父親的想法吧?

但是,一開門,一進門,往屋里一看,屋里溫度剛剛好,燈火通明,熱熱鬧鬧,四個人圍在桌子前吃飯聊天喝啤酒......

葉子馨當場愣在原地,水果籃都掉地上去了,下巴都合不攏了,她看見葉子揚笑得開心,而且是笑的非常的開心,發自內心的笑,葉子揚是看著宋小倩笑的,眼里帶著一種葉子馨沒看過的感覺,很特別.

不過,葉子馨的出現很快讓氣氛冷卻了下來,"你怎麼過來了?"葉子揚的表情又很快恢複了以前的那種面癱臉,用著疑惑的眼神看著站在門口的葉子馨.

葉子馨突然心里不爽起來,是她哥啊,可是葉子揚都沒用剛才那種眼神看過她,以前葉子馨一直以為她哥的性格就那樣,一輩子都不會過多的表現出自己的情緒,但是,他卻在宋小倩的面前表現的那麼溫暖,笑得那麼燦爛.

葉子馨嘟嘟嘴,"我給你送水果."撿起地上的水果籃,還好沒有摔爛,努力露出一個笑容,換了拖鞋然後往屋里走.

"這位...是誰啊?"江景楓嘴里還吃著東西,吊兒郎當的說著,還好沒說成這位美女是誰啊?不然,葉子馨絕對會吃驚,她哥怎麼認識那種小混混?

"我妹妹.你放桌子上就是了.吃飯了沒?沒吃,就坐下來."說話什麼意思啊,哦,她要是吃了就不准留下來了哦?這是趕她走麼?要是她厚臉皮留下來,那不是更尷尬?

從沒發覺見自己親哥還這麼別扭的,葉子馨重重的把果籃放在桌子上,表示著自己現在非常不高興!

錢愛樂和江景楓互看了一眼,然後再看了一眼宋小倩,用眼神問,這是生氣了?是嘛,連他們三人都感覺到葉子馨是生氣了,可是葉子揚卻一點不在意,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葉子馨看她哥居然都不理會她,氣得一跺腳,然後也開始耍小姐脾氣了,毫不客氣的坐在餐桌邊,正好坐在葉子揚的對面,"哥,他們是誰."

一副沒大沒小的樣子,葉子揚抬頭看著她,"什麼時候我的事要你過問了?你坐下來是吃還是不吃?要吃,就別說話自己吃自己的,越大還沒沒規矩了?"

葉子馨在心里驚訝啊,她哥可從沒這麼對她凶過,就算是對她某些行為看不慣,那也是用普通口氣說說,從沒這麼不給面子啊!這一切都是誰害的!?

葉子馨一下子就把矛頭指向了宋小倩!

這個女人夠本事啊,居然能把她哥改變了那麼多!這不是被洗腦了吧?要是以後兩人再生活的久一點,那她哥的財產還真會被這女人給騙去啊!

葉子馨討厭宋小倩討厭的牙癢癢,手撐在桌子上,一副大男人模樣,抽了一雙筷子夾菜吃,表示自己要留下來吃飯!但是眼神卻毫不忌諱的盯著宋小倩,一刻都沒離開過.

最近宋小倩覺得自己頭上有根天線,如果有人放射出對她的'殺意’,她是絕對能完全接收到的,比平常的時候敏感多了.想想還是別和葉子馨有什麼眼神接觸了,要不然直接就被那眼神給殺死了.

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眼珠子在四周看了看,然後就朝那超大的水果籃看看,里面的水果倒是很豐富,作為不太合格的一枚吃貨,宋小倩還是吞了吞口水,好多水果她都沒見過呢,不知道好吃不咯?

"吃飯都不認真?"葉子揚叫了宋小倩一聲,宋小倩轉頭看看葉子揚,就見他夾了一塊紅燒肉到她碗里,"認真給我吃飯."

"哦."然後乖乖的吃掉了紅燒肉.

受不了了!葉子馨看不下去了!面對如此肉麻的老哥,她能忍得下去?她長這麼大,懂事起,她哥還沒給他夾過菜呢!這就知道以前葉子揚是一個多麼不關心別人的人,但是為毛現在變了這麼多!?

一雙筷子啪的一下拍桌子上,蹭的一下站起身,葉子馨正想發作,葉子揚卻抬頭給了一個她要做什麼?找死麼!的眼神.

然後,葉子馨焉了,把自己要吼出來的話全都吞肚子里,悶出幾個字,"我吃飽了."轉身甩手就出門,把門關的當當響.

剛剛是人家的家事啊,江景楓不好插嘴,現在人走了,江景楓冒了一句,"老妹兒脾氣挺烈的啊."錢愛樂又拿手肘給了他一下,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

"我做錯了什麼嗎?"宋小倩咬著筷子無辜的說道,而葉子揚完全不當回事,繼續吃飯,當做什麼事都沒發生.

葉子馨踩著高跟鞋來到和陳晨約定的地點見面,這是一家高級的私人會館,會員制,非常注重客人的**,許多上流社會的人吧,都喜歡來這里放松放松.

"怎麼樣了?子揚他對那個女人的態度怎麼樣?"陳晨和葉子馨的想法是一樣,他們三人一起長大,互相都很了解彼此的性格,在她看來,葉子揚能喜歡上或愛上女人的可能性非常不大.

葉子馨喝了一口酒,咳嗽了一聲,眼神閃躲,有些不知道該怎麼給陳晨說;陳晨有些著急了,拉著她的手問道,"你說話啊,干嘛不說話?難道他倆是來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