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重遇
"宋小倩,你在外面干嘛呢?叫你來看病例,你怎麼一點都不認真?"有經驗的外科醫生招呼著宋小倩趕緊跟他走,宋小倩哦了一聲,拍了拍她的白大褂,然後狠狠瞪了唐順一眼,瀟灑的一回頭,快步跟著帶她的醫生走進了一間病房.

里面三四個病人,要麼是斷手要麼斷腳,當然都只是骨折,並不是全斷掉了...醫生給宋小倩講解了很多,宋小倩聽得云里霧里,一點也不認真的樣子.

其實她最近一直都心不在焉,這幾天心里一直惦記著葉子揚,再怎麼說兩人也是結了婚了,可他卻從那天之後一個電話都沒有,總覺得她是不是被騙了啊?

想東想西的又被帶她實習的醫生給批了一頓,好不容易等到醫生要去忙其他事了,她也這才松了口氣.

巧的是,當她經過重症監護室的時候,往玻璃窗瞄了一眼,卻看到一個熟悉的面孔,這監護室里都是躺著剛剛動完手術,還不能自由活動的傷患,閑雜人等不能進入,但有玻璃窗可以從外面看到里面.

宋小倩停在門前,心跳開始加快,是葉子揚!揉揉眼應該沒有認錯人吧?是他!就是他!心里有些激動又有些窩火,可也發泄不出來.

也看到了葉子揚打著石膏的腿,他受傷了,還很嚴重的樣子,是因為受傷了所以才一直沒和她聯系吧?好像有點情有可原了,看他有些蒼白的臉色,她心疼的表情展露無疑,也忘了這里是人來人往的住院樓.

忽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宋小倩嚇了一跳,趕忙轉身一臉防備的看著突然出現在她身後的唐順.

"實習生小妹妹,你干嘛盯著我們大隊長發呆?你認識大隊長?你倆什麼關系啊?"唐順覺得這小妹妹挺有意思的,看她看葉子揚的眼神,不簡單啊.

"!!"宋小倩不曉得該怎麼回答,支吾了半天,總不能說他是我老公!扯了結婚證的!法律上認可的!這麼說恐怕會被他認為是神經病吧.

有些緊張的說道,"我,我為什麼不能看?我是醫生!"

"是實習醫生哦!我們大隊長現在需要休息,謝絕參觀!"然後唐順趕緊就站在玻璃窗前背著手,嚴肅站崗,就跟里面放著的是國家機密一樣,其實就是幼稚的不讓宋小倩看而已.

宋小倩踮著腳還想往里看,唐順就專門擋住她,氣的宋小倩真想一拳給他掄過去!不看就不看,她是這里的實習醫生,總有機會見到的!

葉子揚在下午的時候醒了過來,已經轉到了普通病房,但也是vip,只有住了他一人,打著石膏的腳不能挪動分毫,讓他很不適應,病房很安靜,甚至說一點動靜都沒有,他望了望周圍,沒有人.

有些失望,失落,動了動雙手和身體,全身上下,除了受傷的腿,其他機能一切正常,一個人艱難的坐起來,靠在床頭,忽然之間感覺有些孤獨,但,門這時被打開了,一個高大氣宇軒昂,穿著軍裝的男人拿著一個檔案夾走了進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