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章:抱著她睡
心滿意足的回到別墅的時候,里面的下人都睡下了,charen叫來了管家開了門,費諾南抱起楚小喬朝著樓上走去……

她吃過飯就睡下了,書上說孕婦嗜睡,費諾南在看到楚小喬的樣子之後,對這一點深信不疑.

老管家還在穿衣服,視線隨著費諾南一起上樓,直到最後脖子實在是抬不起來了,才低下頭,擦了擦自己的眼睛,驚奇的問:"少爺那是怎麼了?好像好開心的樣子,不過……就是衣服有點兒皺巴巴的,少爺平時不是最喜歡乾淨最見不得自己的衣服皺的嗎?上一次衣服上面有一點兒小褶子他都皺了眉頭,我瞧著今天他身上那件衣服……那褶子多的……他還一臉高興得不得了?"

盡管是親眼看見的,可是管家依舊是覺得……好神奇!

charen朝著正在上樓的某個人看了一眼,沉吟說:"我估計,這髒衣服……要看是誰弄得,別的人弄髒了費總一定不願意穿,而且那個人還會倒大黴,可只要是他懷里面包著的人……就算是爛成碎步的,他也要穿!而且穿得心甘情願高高興興."

老管家看了charen一眼,一副莫名其妙的樣子,估計是弄不懂了.

charen拍了拍他:"回屋睡覺去吧."

然後又看向那些先先後後起床來的傭人:"都去睡了吧,是少爺回來了,沒什麼事兒,回屋睡吧回屋睡吧."

擺擺手,一行剛醒過來的傭人又揉著眼睛回屋.

樓上,費諾南關了門,看著懷中早已經睡得天昏地暗的某個人,纖薄的唇際揚起一抹溫柔的笑意,他走到床邊,看著床上還是凌亂的被子,皺了皺眉頭,然後又轉身,把楚小喬先給放在了沙發上.

在把她放下的時候,特意在下面墊上了一層軟軟的墊子,然後才小動作的把她放下.

頭還窩在他的懷中,楚小喬嗚嗚咽咽的聲音響起,眉頭皺了幾下,似乎是不適應想要醒過來一樣.

呼吸一滯,費諾南動作停住,一直保持著那個姿勢不變.

皺了幾下眉頭,楚小喬有歡歡喜喜的睡過去,費諾南把她放在沙發上之後,一連退後了好幾步,這才長長的呼出一口氣來.

唯恐自己的呼吸驚擾到了她,所以費諾南都是屏住了呼吸的.

那沙發不算是很大,但是和她相比起來卻是很大的,小小的身子揉進沙發里面,一頭散下來的烏黑發絲遮住了一大半嬌俏的小臉兒,隨即,似乎是因為不適應突然轉換了一個睡覺的地方,所以小小的鼻子皺了皺.

輕輕地走過去,費諾南修長的手指劃過她的臉頰,把那光潔的額頭給露出來,好讓她能夠睡得舒服.

楚小喬的頭卻是動了一下,費諾南的手隨即僵硬在半空中.

在她頭晃動的時候,軟軟的唇擦著他的手指劃過,指尖敏感的騰起感覺,雖然細微,卻像是細如牛毛的針一樣,無處不在.

歎了一口氣,某個倒黴的被撩撥了的男人咬牙退後.

從薇薇口中,他知道了這幾個月來她的不容易,他莫名其妙的消失,只言片語都沒有留下過,而她去醫院檢查,才知道了自己懷孕的事情,那之後,他一直都沒有陪在她的身邊.

她吃不下東西的時候,哄她吃東西的人不是他.,

她辦理休學手續的時候,和她一起面對老師質問的人不是他.

她害喜的時候,輕輕拍著她背部給她加油打氣的人不是他.

費諾南幾乎要恨死自己了,如果他能夠細心一點兒,那段時間,他完全可以推遲計劃而留在她的身邊好好的照顧她.

可他卻沒有想到那麼多,再精密的算計,也忽略掉了她會懷孕這一點.

于是,才會有了之後這麼多的折騰.

迎著從外面照射進來的月光,費諾南的手指停住.

在她玉白的額頭上,他修長的手指指尖處,一抹柔和的光華定住.

像是有一個小小的聚光燈,在他的她相接觸的地方.

小腦袋歪了歪,嚶嚀出聲,楚小喬找到了一個更為舒適的姿勢,繼續入睡.

那是自從她懷孕一來,難得的好眠.

雖然很想再一次的一親芳澤,可到底還是估計她連續這段時間都沒有休息好,所以男人只是深深的望了她一眼,然後才起身離開.

床上凌亂的被子被他勉強鋪好,這些事情他之前從來都不會做,別說做,就算是看也不會看一下,因為會有人無時無刻不給他做好一切,他只需要去享受就可以了.

而現在,他心中卻有一股極其強烈的願望.

他做好這一切,她去享受.

正好床單之後,費諾南臉上帶了笑,去把某只攬住給撈起來放在大床上.

她蜷縮在他的懷中,後背的弧度完全貼合著他的胸膛,兩個人緊緊的挨在一起,似乎再也分不出來彼此.

分不出來彼此……

費諾南勾唇,帶著細微卻是發自內心的笑意,伴隨著楚小喬的節奏沉沉睡去.

******

第二天.

薇薇喝了一口牛奶,朝著上面看了一眼,沒動靜.

離歌還躺在床上昏睡————昨晚吃多了.

vilian看著眼前這個女人,一陣無語,昨晚是誰雙手叉著腰連走都走不動了挺著肚子回來的?他現在看到東西都還惡心吃不下,她卻已經喝了大半杯的牛奶,黑手幾乎是在同時,朝著面包探去.

不得不說,vilian真的很佩服……還能夠找得出比眼前這位消化系統還要好的?

薇薇喝完牛奶,一抬頭就瞧見vilian正盯著自己看,無語了一把,然後摸了摸自己的臉,難道她早上起床的時候忘接了把臉給洗乾淨了?

結果什麼都沒有摸下來.

"……看著我干嘛!"

你真能吃!

當然,vilian還沒那個膽子把這句話說出來,只是朝著樓上望了一眼,嘀咕:"怎麼還沒有動靜?"

薇薇也是,時不時的就朝著樓上探去,每一次心里面想的都是和vilian這個時候說的一樣的話,怎麼還沒動靜?

作為楚小喬的朋友,薇薇的想象力和創造力也是無限的,于是,在自己的腦海里面夠了n多樓上及其有可能的場面.

vilian只覺得她臉上的表情很是豐富,一會兒大難臨頭一會兒嘿嘿傻笑一會兒又是曖昧不清的,她在想什麼那麼入神?

"你說,費諾南會把小喬給怎麼樣?"薇薇眼睛一閃,看著vilian問.

vilian皺眉想了想,搖頭.

薇薇小跑著湊到了vilian的身邊,嘿嘿直笑:"我覺得,嘿嘿,這個小言里面的狗血情況一模一樣誒!"

然後自然而然的坐在了vilian的身邊,薇薇開始掰著手指頭悉數這些年看小言的經驗:"兩個相愛的人,因為某些原因而其中有一方不聲不響的就離開了,然後一段時間之後離開的那個人又回來了,但是另外一個卻嫁給了別的人."

"正好是在婚禮上!"薇薇雙眼放光,"這和小說里面的情節一模一樣的誒!然後男豬,就是費諾南,大怒之下把女豬,也就是一身婚紗的楚小喬給強行帶走了,然後兩個人關在一間房間里面,然後……"

薇薇雙眼再度放光,只是嘿嘿的笑著.

vilian在看到她的笑容之後,腦海里面突然產生出了一兩個不好的形容詞來.

眉毛抽了抽:"然後呢?"

"然後……"薇薇摸著下巴一副萬事通的樣子,"當然就是xxoo外加ooxx了!"

vilian眼皮抖了一下,斬釘截鐵:"不可能!"

薇薇反駁:"為什麼不可能?你又不是沒瞧見昨天費諾南把薇薇帶走的時候那種眼神……哇塞,要是穿上一身灰色的皮,他就是一頭狼了誒!"

vilian動了動嘴:"反正……反正費總不是那種人,而且費總也舍不得那樣對待楚小姐."

這小子是轉性了?

薇薇一邊繼續摸著下巴沉思,一邊想.

突然,後背陰風陣陣,薇薇再看了看vilian躲閃的眼神,立刻意識到了什麼,薇薇僵硬的轉過身,果然就看見她口述小說里面的男豬腳和女豬腳……手牽著手,正盯著她看,兩個人都是……再披上一層灰色的毛就是狼了!

*涮書.網更新更多精彩小說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