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章:過河拆橋
薇薇看得鼻子發酸,只是礙于紅綠燈的約束,不得已只能站在對面看著.

離歌簡直都不敢相信,對面那個像是瘋子一樣的女人,會是楚喬,要不是因為她的聲音,他完全意料不到.

喉嚨緊了緊,離歌問薇薇:"之前……我離開的時候,喬她……也是這樣的?"

他不是沒有想過,在他突然離開之後,楚喬會怎麼樣,但是,想又如何?那樣的事情他做了,而且那個時候,他沒有想到自己的後悔程度,遠遠在他意料之外.

雖然有點兒複雜,可離歌並不否認,自己心中確實是有點兒高興的.

那個樣子,是不是就確定了他在她心中留下過痕跡?是不是,有不可磨滅的位置的?

薇薇涼涼的看他一眼,語氣不咸不淡,卻正好叫離歌可以聽清楚:"沒有,離歌,你不要自作多情了,你的消失對于喬來,僅僅只是人生的一道障礙罷了,邁過去就好了,一切終究會隨著時間,隨著記憶的淡忘,而不複存在."

"你離開的時候,喬雖然很反常,卻也沒有到這種發瘋一樣的地步."

轉過頭看著臉色僵硬的離歌,薇薇略帶報複的快感,一字一句待:"所以,離歌,你在喬心中,並不是無可取代的,而費諾南,才占據著那樣的地位."

對面街頭,楚喬還在扯著一個人的袖子問,大叔呢?大叔在哪兒?

離歌苦笑,神色落寞:"薇薇,我知道你一向都是言辭犀利,卻沒想到你這麼犀利."

薇薇冷笑:"離歌,我只是了實話而已,難道你都把自己不愛聽的實話認為是犀利的言辭?或者是別人對你自身的故意攻擊?"

既然喬已經找到了,那離歌完全沒有作用了.

薇薇很不厚道的……想要過河拆橋了.

楚喬翻來覆去的問那些人,可是沒有一個人回答她.

眼前一黑,突然的頭暈叫她頭重腳輕,一下就朝著地上栽去.

混到之前,似乎跌進了誰的懷中,淡淡的氣味.

楚喬干裂的嘴咧了咧,擠出幾個字來,抱著她的人動作一停.

"大叔……"

離歌苦笑,抱起楚喬,和薇薇一起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