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章:被抓鳥……
"喂,我好像瞧見熟人了."

男人有些不耐煩:"捅我干什麼?一邊兒呆著去!"

有些摸不著頭腦,他不過就是捅了捅他罷了,至于發那麼大的火嗎?!

坐在他身邊的人不是別人,正是費諾南的禦用司機,.

本來,只是想來放松放松的,誰知道會在這兒看見像是買醉一樣的,一個不心的好奇之下,他就挨著坐過來了.

誰知道,一杯酒還沒下肚,就遠遠地瞧見了眼熟的丸子頭.

他記得瞧上的那個丫頭好像就是那樣的丸子頭的.

所以他抬眼瞧了過去,不看不打緊,這一瞧,差點兒沒把他給嚇死!

那個……衣著什麼暴什麼露來著的的人,大大的丸子頭頂在頭上,不是他們家的那丫頭是誰?

想到對那個丫頭的重視和緊張程度,他再次頂著的怒氣繼續捅:"真的真的,竟然是那丫頭,叫楚什麼來著————"

舉起來要朝著他伺候過去的手猛地頓住,也許是酒勁兒竄上來了,比平時慢了半拍:"誰?"

指著楚喬的背影:"你看那丸子頭,還會有誰?!"

經他這麼一,朝著那里看過去,果然就看見楚喬正朝著包間里面而去,頭上盯著丸子頭,的酒頓時就醒了大半.

"她這是……"

他腦袋還有些不清不楚.

雙手一攤:"誰知道!"

看向他,意思很明顯:"怎麼辦?"

摸著下巴想了想,眼睛一亮:"打電話給費總!"

那個丫頭,他和一定是沒轍的,但是要叫費諾南知道他們明明就看見了楚喬穿成那樣在這里,他們一定也逃不了的,與其這樣好不如給他一通電話,至于該怎麼做,嗯,費諾南一定會有自己的辦法的.

"喂,費總,嗯,我們在魅色……楚姐好像也在這里……進了包間了……穿著……比平時少……嗯,進去了……"

掛上電話,拍了一下:"走不走?費總要親自過來了,電話里面……語氣很不好."

打了一寒噤,酒是徹底的清醒了,抓起外套就跟著狂奔:"等等我————"

而這個時候,大街上,銀魅正朝著魅色這里殺過來,費諾南的臉,堪比鍋底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