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時光
"怎麼不去公司?"

"忘了嗎?今天星期六了,孩子們都不要上課,我想一會兒叫醒他們,陪他們去跑跑步."冷彥爵內心已經盤算好了,他要把這個星期失去的時間都在今天補回來,他今天哪也不去,就在家里陪孩子.

"嗯,好啊!那我現在就去叫他們."

"不用,讓他們再睡一會兒,九點再叫醒他們也不遲,難道他們也能睡個晚覺."冷彥爵倒是很用心的體貼著.

藍夢羽想了想道,"那我去做早餐,你想吃什麼?"

冷彥爵眯了眯眸道,"就喝粥吧!"

"好."藍夢羽答道,起身便去了浴室里洗刷一番,走出來,她就換上了休閑的便衣,臨出門前,冷彥爵叫住了她,"過來."

"嗯,干什麼?"藍夢羽有些不解道.

冷彥爵指了指自已的側臉,"我喜歡早安吻."

藍夢羽羞羞答答的看著他,然後,低頭快步走過來,在他的側臉上親了一口,羞赧的快步出去了.

冷彥爵繼續眯上了眸,發現內心里此刻竟充滿著安甯和滿足,為什麼他會有這樣的感覺?想到昨晚韓夏說得家的溫暖,難道這就是嗎?這感覺的確不錯.

藍夢羽喜歡廚房,因為在這里,她可以展現她所熟悉的本事,這就是她的工作地方,為孩子們,為冷彥爵,為韓夏他們做一頓豐富的營養早餐.

八點半,冷彥爵領著兩個穿戴整齊的小寶貝下來了,都是運動裝風格,加上藍夢羽也是一套天藍色的運動裝,還真有一家子的感覺.

"過來喝粥,喝完粥,我們就去散步哦!"藍夢羽微笑道.

"嗯,難得爹地會陪我們去散步哦!"藍小思感歎道.

這讓冷彥爵內心的自責在升級,連孩子都知道自已陪伴他們的時間太少了,看來今後他要多把時間和心思花在他們的身上才行.

吃過早餐,他們就開始朝山林方向前進了,眼前是一片綠油油的大草地,空曠的山風吹拂過來,拂起了初秋太陽的熾熱,送來了陣陣涼意,空氣新鮮,視野寬闊,真是散步的好地方.

藍小思和藍小澤興奮得在前面蹦蹦跳跳的,藍夢羽則和冷彥爵走在後面,兩個人的目光都在捕捉著孩子們天使般的笑臉,也帶動他們的心情出奇的開心,而偶然之間,兩個人會不經意的相視一笑,那種默契的程度令兩人的內心都有些吃驚,藍夢羽則會羞赧的移開目光,冷彥爵倒是大方的欣賞著她嬌豔的面容.

"爹地,媽咪,我們來玩老鷹抓小雞的游戲好不好!"藍小思提議道,上次和韓夏叔叔玩得很開心哦!

"不要啦!你上次不是玩過了嗎?"藍夢羽說道,其實她是顧及冷彥爵這種冷酷型男的身份,玩這種小孩子的游戲會不會讓他覺得不適應?

"不要嘛!上次和韓夏叔叔就玩得很開心啊!我要和爹地玩."藍小思撤嬌道.

冷彥爵的臉色微微一沉,什麼時候,他們也這樣散過心嗎?他怎麼不知道?還和這麼親密的游戲?

"好啊!我們一起來玩吧!"冷彥爵開心的應下了,這種事情,他絕對不能比韓夏更遜色才行,他要努力的獲取在孩子們心目中的地位,把那可惡的韓夏比下去.

冷彥爵這種想法要是被別人知道,那是要笑話的,他堂堂金尊集團的總裁,竟然有這樣小孩子般心性的想法,可是,這種想法對他來說,卻是很重要的.

拋開一切身份,防子才是他最珍貴之物.

一旁的藍夢羽張了張嘴,沒想到他答應了,好吧!她也沒意見,然後藍小思分配了,藍夢羽當母雞,冷彥爵的當老鷹,這可讓藍夢羽備感壓力山大,冷彥爵那麼高大,他要是撲過來,把她們母子三人包圍都有可能,她有些怕怕的.

可是在孩子面前,她這絲膽怯也只能放在心底,她張開了手臂,身後托著兩只小尾巴,冷彥爵站在對面,微笑著,目光沒有侵略性,很溫和的那種,這令藍夢羽有些失神,他竟然在孩子面前這麼溫柔嗎?

"我來了."冷彥爵低笑一聲,然後朝藍夢羽的身後撲去,藍夢羽嚇得大叫一聲,忙張開手臂護著孩子們,冷彥爵也不是真得就來抓,但是,他這樣一嚇,兩個孩子便咯咯的笑著躲閃,玩得十分起勁.

好幾次藍夢羽與冷彥爵面面相貼在一起,冷彥爵玩得開心的同時,每和藍夢羽親密相貼一下,他的內心就郁悶一份,難道上次玩的時候,她和韓夏也是這樣親密的肌膚接觸過?

難道韓夏這小子會喜歡她,原來他們早就有了更親密的接觸.

玩了二十多分鍾,孩子們也笑累了,玩累了,兩個小孩睡在草地上,又開始對著天空的云群開始談天說地,發表各方的意見,孩子們的想像力是無窮的,藍夢羽由著他們在那里討論著,她則坐到一旁,吹著涼風,感受著清風帶來的舒坦.

冷彥爵坐在她的身邊,極有興趣的聽著孩子們的談論,也偶爾看看天空,才發現,在他晝夜不停的工作時間里,卻錯過了大自然的神奇與美麗,如果沒有孩子們的陪伴,他可能就一直會錯過這樣景色.

在別墅里,一道身影已經餐廳的沙發上等待著起床的韓夏了,冷思媛從窗戶上看見了冷彥爵四人離開別墅散步去了,所以,此刻的別墅里,只有他們兩個人.

韓夏優雅的身影邁下樓梯,冷思媛便笑眯眯的打了一聲招呼,"早安."

"早安."韓夏微笑回了一聲.

"睡得好嗎?"

"嗯."韓夏應聲,神情有些淡了.

冷思媛一顆心不由有些緊張,她咬了咬唇,鼓起勇氣開口道,"韓夏,我不管我哥跟你說了什麼,但是,請你別對我太冷淡,我也不是什麼壞女孩,你要是仔細觀查我,我也是一個正正經經的好女孩."

韓夏的身影一僵,轉頭看著她,"你想說什麼?"

"我想說得是...我...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有點兒喜歡你,我沒什麼相法,就是希望我們能開心的相處."冷思媛大膽的表達了她的想法,昨晚她想了一晚,有些急了,生怕冷彥爵真跟韓夏說了什麼,要是不理她就完了.

韓夏的臉色依然淡淡的,好像聽著跟沒聽一樣,對他沒什麼大波動,他挑挑眉道,"我也希望我們能開心相處."

"那你的意思是,你不會討厭我啦?"冷思媛臉色一喜,頓時沖到他面前,一雙大眼睛笑眯眯的看著他.

韓夏皺了皺眉,對她身上那散發出來的香氣有些不喜.

"怎麼了?我身上有什麼不對勁嗎?"冷思媛敏感的查覺到,好奇的問.

"我不喜歡女人的香水味."韓夏皺眉道.

"哦!那我以後就不擦香水了,我這就去換件衣服."冷思媛說完,就噌噌的上樓了,急得想要立即換取韓夏的好感.

韓夏的眉宇皺得更緊了,他沒想到冷思媛對他的喜歡會這麼直接而猛烈,只是,韓夏眼神閃爍著一些隱隱的狠意,他為什麼要幫冷彥爵不去傷害這個女孩?即然是她主動喜歡他的,他也沒有過多的表示什麼,那他就不會多管閑事,看冷彥爵會怎麼處理,他不是一向自信過人嗎?以為他身上的任何事情都能擺平的妥妥當當的,這件事情倒要看他如何處理.

韓夏說完,就進入了廚房,他幾乎是想得到藍夢羽會給他留粥的,這些天,他已經愛上了她這種輕淡甘甜的粥了,盛了一碗,他就在沙發上坐下來喝了.

冷思媛十分著重的換了一件裙子下來,是脫離了狂野奔放較淑女的裙子,她有些羞赧的朝韓夏笑了笑,"怎麼樣?我這裙子好看嗎?"

"好看."韓夏笑了笑,繼續喝他的粥.

冷思媛也有些餓了,"你這粥哪里來的?"

"廚房啊!"韓夏說道,內心有些感歎,有多少千金小姐會進廚房呢?如果沒有傭人,他們只怕連自已都養不活.

冷思媛也盛了一碗粥出來,這次她沒有埋怨粥的味道了,只要能和韓夏一起吃早餐,這粥的味道都好像甜了不少.

吃完了粥,韓夏就去了健身房,在跑步機上練習跑步,冷思媛也跟著去,做做其它的運動.

幾十分鍾後,一輛紅色的轎車從外面駛了進來,正在健身房的冷思媛聽到了車聲,忙從窗外探頭一看,頓時一喜,"阿麗塔姐姐來了."

韓夏的臉色微微一怔,這個女人怎麼不請自來了?不過,想到什麼,他的嘴角勾起來了,這下,有好戲可看了.

冷思媛開心的從樓上跑到了樓下去迎接著來人,門外的紅車駕駛座上,阿麗塔邁了下來,望著眼前這棟熟悉的別墅,以往的那些鮮活的回憶似潮水一般湧上來,讓她竟有些瘋狂的想念,她覺得自已太愚蠢了,當初怎麼就這樣離開了,舍得丟棄被這個男人寵愛的日子?

看著這別墅,阿麗塔內心有一種強烈的欲望,她要奪回這一切,她要從新擁有這一切,這一切都該是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