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完沒了
安靜的門外,突然突兀的響起了擰開門鎖的聲音,緊接著,一抹俊拔的身影邁了進來,床上的女人面色大變,驚嚇得睜大眼睛看著進來的人,那沾了淚的眼睛透露的哀傷,仿佛整個世界也會因此而失去顏色.

藍夢羽狼狽不堪的迅速伸手,抹掉眼角還掛著的眼淚,同時她猛地低下頭,不讓他瞧見淚水,倔強地想用這個來掩飾她的脆弱,難堪!

冷彥爵更是嚇了一跳,他沒想到撞進來的會是哭天抹淚的女人,此刻只見她躲閃著他的目光,可那分明已經和兔子般紅腫的眼睛掠在那里,然後,他原本驚愕的臉,不知道是想到了什麼,倏地勾起嘴角邪笑起來.

這個女人該不會是為他而哭的吧!怕他不回來嗎?!

冷彥爵內心其實還是很心疼的,這個小女人,總是會用一些無聲的舉動,讓他的心發軟,卻從不會像別的女人一樣又是撒嬌,又是甜言蜜語.她靜的仿佛一朵花兒,悄然地綻放,在一片怒意芬芳的姹紫嫣紅之中你卻偏偏就不能忽略她.等讓她入了你的心,就很難不受她的牽引.一絲一毫,哪怕依然是無聲的靜,可就是能沉溺在那靜之中.

"哭什麼?"冷彥爵來到床沿上,一雙深幽的眸盯著她問.

藍夢羽別扭的轉頭望向牆壁的方向道,"你怎麼進門不敲門,難道不知道尊重別人的隱私嗎?"

"你還有什麼隱私是我所不知道的嗎?"冷彥爵可惡的笑,卻被她可愛的動作給逗得笑容更大了.

藍夢羽氣惱的瞪他一眼,"我憑什麼告訴你."

冷彥爵挑了挑眉,咬了咬薄唇道,"不說就不說,干什麼這麼凶巴巴的,我又招你惹你了?"

藍夢羽見他露出少見的示弱,她詫了詫,其實剛才在看見他推門進來的時候,她的內心就產生了巨大的驚喜,她那顆無處安放的心踏踏實實的落回了她的心底,穩穩的跳著,她見他沉著臉坐在床上,想到剛才自已的口氣的確有些吃炸藥的感覺.

"你……生氣了?"藍夢羽小聲的問,白細的手指,卻有些無措地交織在一起,仿佛不知道該如何擺放.

冷彥爵瞳孔一縮,聽著她這樣小心翼翼的話,他的心竟然暖了起來,其實他哪有生什麼氣?只是看見她常常偷偷流淚這樣的事情,心里有些不快而已.

"下次別這樣偷著流眼淚了,如果我晚點回來,你可以直接打電話給我,問我幾點回,我會告訴你的."冷彥爵偏冷色的眸掃了她一眼.

藍夢羽眨了眨眼,好像自已的內心秘密都被他掀開了一一過目了一般,令她臉紅心虛,但即然被他看穿了,而他又說這樣的話,她還是聰明的懂得抓住的,"我打電話問你,你不會生氣?"

"有什麼好生氣的?"冷彥爵反問她.

"我以為你不喜歡我打擾你們."藍夢羽咬了咬唇道.

你們.冷彥爵自然知道她話中指得人是誰,他沉著眉道,"我早上才剛跟你說過,我會和你訂婚,難道你還不清楚我所指的意思嗎?"

"什麼意思?"藍夢羽腦子有些空白,還真不知道.

"你真是笨蛋,我的意思是我會娶你,除你之外,我不會再碰別的女人."

"可是...可是阿麗塔小姐是你的女朋友...不是嗎?"藍夢羽小心的問,內心快樂得一片空白了.

"我是說過她是我的女朋友,但現在,是前女朋友了."冷彥爵說完,起身邁步向浴室,不願再多談這個話題.

床上,藍夢羽懵住了,什麼意思?難道冷彥爵只當阿麗塔是前女朋友?可那天阿麗塔為什麼那麼親蜜的說是他的女朋友?藍夢羽腦子有些木吶了,有很多事情她想不清楚,比如說,從始自終冷彥爵在這件事情上都沒有表過態,如果她細心一點,就會發現,一切都是阿麗塔在說話,冷彥爵卻並沒有承認過他們現在的關系.

聽著浴室里的水聲,藍夢羽感覺一切都真實得像夢,冷彥爵剛才的說,除了她之外,不會再碰別的女人,這是真的嗎?可是阿麗塔那麼美麗,那麼迷人,他們之間真得沒有發生什麼?藍夢羽想要相信,可發現就這樣相信他太難了.

睡到了一頭,藍夢羽側躺下來,下巴抵著一個枕頭繼續在想一些事情,突然,浴室的門開了,只見男人連浴巾都省了,就這樣大刺刺的出現在她的眼簾,嚇得她頓時捂住眼,氣惱的叫了一聲,"討厭."

冷彥爵卻哈哈笑了起來,"真討厭?還是假討厭?"

"真討厭."

"我看不一定."低沉的男聲湊近,緊接著她蓋在身上的薄被,很輕易地就被他拽下,火熱的大掌,很是熱切地沿著她的肩膀往下撫摸,順過腰肢,順過臀部,然後猛然攫住了她胸前的渾圓,不輕不重的揉捏了起來,透著一股難耐的瘋狂.

"走開啦!我要睡覺了."藍夢羽很生氣他這種可惡的行為,完全不經她的同意,就對她胡作非為.

可是,男人哪會停手,只見那雙深沉似海的眼睛仿佛憋了好久快到爆發的臨界點似的,幽黑得看不到底,略偏冷的唇,在扳過她的身子之後,就狠狠地吻上了她唇,強勢地在她的下巴上,脖子上,落下了熱熱的吻!

在他的牙咬上她的鎖骨的時候,藍夢羽疼得猛地叫了出來,別樣的媚,倒是嚇了她自己一大跳.她這是怎麼了?!怎麼會發出這種聲音?

她害羞地伸手去捂自己的嘴.

冷彥爵的動作也停住了,從她的鎖骨處抬起了頭,看著她,曖昧地笑.

她的臉上布滿了紅潮,豔麗地仿佛大紅色的牡丹.見他笑得太過邪肆,水色的眸子有些不甘地瞪了他一眼,嘟起了嘴,氣鼓鼓地哼道:"笑什麼笑!"

莫名地就覺得心虛!

他低下頭,重重地在她嘟起來的小嘴上咬了一口,大掌急沖而下,不重不輕的摸了摸.

"想我了?!"調笑的口吻!

"啊……"她敏感地顫抖了起來,眸子立刻爬上了氤氳的水霧.低低的叫,再度不受控制地溢出了她的紅唇.紅唇跟著顫抖,嬌弱地仿佛被風捶著的花瓣,又可憐又可愛又嫵媚!

他的眸子一下子轉深,藍夢羽全身都羞紅了.只穿著一身連身睡袍的她,露出的胳膊和修長的美腿,白嫩之中染著淡色的粉,誘人地不可思議.因為連身睡袍不同短褲,動作稍微劇烈一些,就容易走光.此刻,她的白色小內,就已經露出了半邊.

她垂著眼,沒有逃脫也沒有掙紮,只是咬著唇,很是羞澀地將臉撇過一邊,一副任憑他胡作非為的樣子,很是讓人欲火沸騰.

他有些忍不住了,大掌撩起她的睡裙.

她低低地叫了一聲,若有似無,像是貓兒一般,卻是咬著唇,強自壓抑的呤叫.

他的眸里著了火,嫌她的睡裙礙事,直接粗魯地一把撕裂了她的睡裙,露出了讓他滿意的白!

"我的睡衣!"她心疼地呼叫,急得上半身往上挺了挺,要坐起來.該死的男人,這可是她最喜歡的一件睡衣呢!

可是她這樣做,反倒是一把將自己的柔軟送入他的嘴里.他重重地咬上,在她失聲低呼的時候,大掌猛地拉住了她的小手,往自己的腹部帶,直至,觸摸上那腹部的某物.

她驚得哆嗦了一下,小手猛地往後縮了縮.

他猛然抬頭,黑的仿佛點墨的眸子,緊緊地盯著她,俊美的臉龐也邪魅地靠近了她的臉,看得她一陣的臉紅心跳.

她的心,更加地砰砰亂跳了起來.

他低下頭,重重地吻她,直接探入了她的小嘴里,一陣翻攪,吻得地開始暈頭轉向.小手被他的大掌帶領著,糊里糊塗地就遂了他的心意.

他輕輕的低哼,似乎舒爽至極,她的身子立刻熱了,仿佛被燙到了一般.等到她的小手被帶領著,再沒有阻隔,她有點怕了,想逃,可是被他強勢地壓住,然後……

然後就……悲催地讓他得逞了!

原來這物,是那麼火熱的嗎?!她覺得自己的小手,好像會被燙傷!

可是耳聽著他粗重的喘息,還有壓抑的低哼,她卻詭異地覺得有那麼一點……滿足.看著他汗如雨下,俊美的臉龐上也染上了潮紅,也覺得……有點驚奇!

這一切,都是她帶給他的嗎?

在她發呆之際,只見男人眸色一變,低下頭,咬上她的唇,狠狠地吸吮了好幾口,然後重重地吻她,抵死纏綿著,直至她快要呼吸不過來.

這一晚,藍夢羽睡得格外的安心.

第二天一早,冷彥爵竟然沒有去公司,藍夢羽睜開眼的時候,他正旁邊看著,嚇得她忙一摸嘴角,確定自已有沒有流口水的惡習,還好,沒有,她有些怨惱道,"你看著我干什麼?"

"你好看啊!"冷彥爵直接回她一句.

藍夢羽又羞又喜,他這是真話還是假話?但聽起來像是假話的成份比較多,可縱然如此,她還是很受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