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麗塔的自信
九點的時候,藍夢羽正在二樓的餐廳里看書,二樓傳來了腳步聲,她抬頭一看,是韓夏,他慵懶的邁下樓,一身米白色的襯衫,配上同色的休閑褲,這樣純粹的顏色,若是穿在別得男人身上,只會覺得土爆了,可是,穿在他的身上,卻完全相反,越發的襯托著他的乾淨清秀,氣質如玉.

"起床了,我給你留了粥,你要喝嗎?"藍夢羽微笑著站起身問道.

"好."韓夏好心情的彎了一抹笑,坐到了餐桌上.

"那你等我一下哦!"藍夢羽起身朝廚房走去,才剛抬腳,樓梯上又邁下來了一個人,冷思媛,她上身黑色的吊帶裨,下身火辣的時尚短裙,披著一頭金色長發,令她整個人散發著一股狂野氣息.

"冷小姐,你也起床了,你要喝粥嗎?"藍夢羽微笑尋問.

冷思媛撇了撇嘴角,目光朝韓夏看去問道,"韓夏,你要不要出外面吃早餐?我請你."

"不必了,我想喝粥."韓夏淡淡拒絕.

冷思媛有些失望的咬了咬唇,才朝一旁站立的藍夢羽道,"好吧!給我也來一碗粥."

藍夢羽把粥拿出來,給他們兩人一人一碗,冷思媛一入口,就有些嫌棄道,"太難吃了吧!好腥的感覺,怎麼喝啊!"

藍夢羽臉色微微一變,強作歡笑道,"那真對不起,可能我煮得不太好吃吧!"

"不好吃,那下次就別煮了."冷思媛干脆道,就是因為她煮了這粥,才會讓她失去和韓夏去外面吃早餐的機會.

韓夏皺了皺眉,朝藍夢羽道,"還挺好喝的,可能是冷小姐在口味太特別了,也是中西方的飲食差別吧!你別在意."

藍夢羽感激的看了一眼韓夏,沒想到他會安慰自已,一旁的冷思媛也是小臉難看又尷尬,呵呵一笑,"可能是吧!"

嘴上這麼說,內心卻恨死藍夢羽了,這個女人怎麼會讓韓夏這麼在意?

"韓夏,吃完早飯,你中午去干什麼?"

"我要去錄音棚錄新歌."韓夏說道.

"哇!那一定很有趣吧!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嗎?我不會打擾你的,我就在旁邊聽."冷思媛主動請求道.

"好吧!"韓夏竟然沒有拒絕她.

冷思媛笑逐顏開起來,她怎麼會知道,韓夏沒有拒絕她的真正原因呢?韓夏也不是無情冷酷的那種人,冷思媛和他之間,還有些血脈相連,如果她不會太過分,他也不會對她太冷淡的.

中午,韓夏帶著冷思媛出去了,留下藍夢羽在家里.

下午時分,慵懶的初秋午後,正是品享美味下午茶的時光,在一家頂樓的高級咖啡廳里,一道火熱的身影傲然邁進了咖啡廳里,她一進去,便看見了靠窗方向坐著的優雅美人,她驚喜的叫道,"阿麗塔姐姐."

"思媛."阿麗塔也激動的起身,朝她招手.

冷思媛笑眯眯的走過去,一雙眼睛打量著阿麗塔,內心的羨慕在流轉著,兩年的時間,她容貌一點兒也沒變,氣質反而更加成熟美麗了,這個女人,一直是她仰慕和追趕的目標,擁有自已的時裝品牌,還在美國的時尚界占有一席之地,影響力極大,而她自已雖然有著得天獨厚的家境,可她到現在,除了吃喝玩樂,還一事無成呢!

"姐,兩年了,你可一點沒變啊!還是這麼漂亮."

"你不也一樣啊!"阿麗塔笑道.

"哎,和哥見面了吧!怎麼樣?兩年的時間,你們應該夠干柴烈火了吧!"冷思媛不明狀況的問,昨晚她也沒有看見冷彥爵回來,以為他和她在一起呢!

阿麗塔的臉色微微一黯,隨著,心不在焉的伸手攪伴著咖啡中的奶油,搖搖頭道,"不知道為什麼,我感覺我和彥爵的感情大不如前了."

"怎麼會呢?我哥最愛得就是你啊!你們闊別兩年,你們的感情應該更好才對啊!"冷思媛驚訝的問.

"你見過那個女孩嗎?你知道你哥對她的感情如何?"阿麗塔好奇的問.

"你說那個藍夢羽啊!她怎麼能和你比,論氣質,長相,身材,才能,她哪一樣比得過你?"

"可她有一樣比得過我,她給彥爵生了兩個孩子啊!"阿麗塔一臉愁悶道.

冷思媛眨了眨眼,想到什麼有些氣惱道,"該不會是她影響你和我哥的感情吧!她算什麼啊!我哥怎麼會對她怎麼樣,不過就是看在孩子的份上,對她好點罷了,沒有孩子,她這種女人,平凡得不知道哪個角落去了,我哥會看上她?才怪."

阿麗塔內心聽著冷思媛的話,不由也開心了一些,對啊!她何必自找煩惱對自已沒有自信呢?她和冷彥爵有七年的感情基礎,並不是隨便一個女人就可以影響的,就算她生了兩個孩子,難道彥爵就會娶她嗎?

雖然回來這幾天,冷彥爵沒有留宿,也沒有和她有過分親密的舉動,也許,是分別了兩年,感情的確有些生疏了吧!只要再培養一段時間,就能喚回以往快樂的時光,冷彥爵一定還是更愛她的.

"思媛,謝謝你,和你聊聊天,我的心情好多了."阿麗塔彎眉笑道.

"姐,你放心,有我在,你保證她不能影響你和我哥的感情."

"你又能做什麼?"

"我當然能啊!哼,我就要讓她有自知之明,不要去奢求不屬于她的東西,讓她給我安分點."冷思媛一副霸道的表情道.

阿麗塔雖然不太希望冷思媛出面干涉,可是,聽到這話,她也覺得她要是能從側面提醒藍夢羽一下,讓她主動的離開冷彥爵也不錯.

"那你就跟聊聊吧!千萬別逼急了她,最好能勸她主動離開彥爵,我真得不希望今後和她產生矛盾,必竟我今後也會和她的孩子相處."阿麗塔勸道.

"你放心吧!我有分寸的,倒是你啊!你可要想盡辦法抓住我哥的心哦!千萬不能讓他的心跑到別的女人身上去了."冷思媛提醒道.

"當然,我即然決定回到他的身邊,就絕對不會讓別的女人靠近他."阿麗塔的目光流露出一抹堅定來.

冷思媛想了想,有些神秘的朝她道,"你知道我哥旗下有個歌手叫韓夏吧!"

"知道啊!他是一名很出色的歌手,很有天賦,聽說現在瘋靡全亞洲呢!你怎麼突然提到他?"阿麗塔好奇並且微妙的看著她.

冷思媛的小臉一紅,嘿嘿笑了一聲,"他現在就在我哥家里做客."

"哦!說起來也很奇怪,彥爵十分看重他,也比平常的藝人更加親近呢!"阿麗塔說起這一點,也有些疑惑不已,如果不是她是冷彥爵的正牌女友,知道他的性取向是正常的,她也會和那些小道新聞一樣,相信他是雙性人呢!

說到這里,阿麗塔的臉色微微有些變化,她有些擔憂的擰起秀眉來,冷彥爵是正常的男人,那韓夏看起來比較陰柔女氣,難道他才是gay?他在追求冷彥爵嗎?這個念頭讓阿麗塔渾身一寒.

冷思媛卻沒查覺到她的表情變化,笑道,"我也喜歡聽他的歌,感覺很有感情在歌聲里,只是沒想到見到他本人,也讓我吃一驚,怎麼說呢!優雅,貴氣,慵懶,迷人,和他在一起,好像時間都慢了下來似的."

"你不會是愛上他了吧!"阿麗塔直接尋問道.

冷思媛的小臉又紅了幾分,有些嬌羞道,"哎呀,姐,你別這麼直接嘛!我也不知道,但他給我的影響不錯,我會考慮發展的."

"他的確不錯,思媛,這種男人要是做男朋友的話,一定很溫柔."阿麗塔勸道,她內心也有打算,如果冷思媛會追求韓夏,正好也可以試試韓夏的性取向,如果他是喜歡女的,那就沒什麼好擔憂了,如果他喜歡冷彥爵,她就該有所防備了,這種年代,情敵是不分男女的.

冷思媛被阿麗塔這一鼓勵,頓時眉開眼笑了,她也是一臉憧憬著今後能和韓夏發展一段戀情,這樣的話,她回國之程就浪漫極了,而且,她真得發現韓夏和她以往交得男朋友不同,以往,她交過很多國家的男朋友,發現那些人不是圖她家的錢,花心大蘿蔔一個,沒有一顆安分的心,她已經對那些主動的男人感到厭惡了,反而韓夏尤如一抹新鮮的陽光照進了她的心底,讓她又有了想要戀愛的沖動.

"晚上,我一起吃飯吧!順便把那兩個孩子接出來,讓我見見,我想一定很可愛吧!"阿麗塔說道.

"說得也是啊!這兩個孩子就像天使,連我這個不喜歡小孩的都喜歡上了,男孩比較像我哥,女孩倒是像母親,不過,都是我哥的孩子嘛!"冷思媛笑道.

"下午去逛逛吧!陪我去給孩子們買些禮物,我想送給他們做見面禮."

"姐姐想得太周到了,走吧!我陪你去."冷思媛熱情的站起身,挽著她走向了結帳的櫃台.

逛了兩個小時,阿麗塔給藍小思買了一個漂亮可愛的黃金玉墜,價格在上萬左右,給小澤買了一個兒童手表,也是上萬的數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