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牌
他不是娛樂圈的老總嗎?為什麼也不見他處理藝人的事情?藍夢羽內心是好奇,但他不知道,冷彥爵雖然坐鎮娛樂圈大老板的位置,其實他是一般不會和藝人接觸的,除非是特別的場合例外,國內的藝人都知道,冷彥爵是一個難以親近的人,除非是他想見,否則,藝人也是不可能隨便來見他的.

藍夢羽一直也不知道,她是有多麼的幸運,別得女人趨之若鹜的男人,而她竟然輕易就得到了.

發呆之中,藍夢羽只感覺鼻尖飄來了一抹淡淡迷人的香氣,她驚訝這抹香氣的出現,正她尋找原因時,倏然看見一道纖細高挑的身影從她的窗前走過,藍夢羽啞然的看著走過的女人,內心發出了一聲驚歎,好美,好有氣質的女人.

藍夢羽立即從座位上站起身來,好奇的站在門口打量著,發現這個女人走向了冷彥爵的辦公室方向.

她是誰?難道她是冷彥爵旗下的哪位女藝人嗎?難道她是明星?

而就在這時,推門進去的美麗女人又出來了,她正好看見了藍夢羽,她彎起一抹微笑上前尋問道,"請問冷總不在嗎?"

"哦!冷總他開會去了."藍夢羽微笑回答道.

阿麗塔有些驚訝的看著眼前這位年紀輕輕,面容嬌美的女孩,暗想著彥爵什麼時候會招這樣一名助理在身邊?以她的了解,冷彥爵是注重辦事效率的人,用人方面也極嚴格苛刻,她好奇的打量著藍夢羽,好奇的問道,"你是新來的助理?"

藍夢羽對美女有一種莫名的好感,她心想,她也不算是助理,只是掛了一個名的,不過,即然她在這里的話,當然也是助理了,她禮貌的點點頭,"是啊!我是新來的."

"給我拿杯咖啡進來好嗎?"阿麗塔吩咐道,她昨晚沒有睡好,早上的時候,精神也不太好,這會兒,她想喝杯咖啡.

藍夢羽微微一怔,隨即笑道,"好的,您稍等,我去給你端來."

"謝謝了."阿麗塔說完,轉身又推門進入了冷彥爵的辦公室,同時拿起手機拔通了冷彥爵的電話號碼,她想告訴他,她來了.

會議室里,冷彥爵看著號碼上的名字,微微斂眉,低沉接起,"喂."

"我在你辦公室."阿麗塔的聲音清麗的傳來.

冷彥爵想到什麼,低聲回了一句,"我這就過來."說完,把工作移交給了許繁,起身邁出了會議廳.

冷硬作派的走廊里,冷彥爵的身影宛如一頭凌厲的虎豹,又宛如一名帝王,大有率土之濱皆在腳下王土的傲然,邁在他的領地上,從容優雅.

茶水間里,藍夢羽正用托盤托著一杯咖啡出來,她才剛邁出茶水間的門,冷彥爵就已經推門進了他的辦公室,藍夢羽也沒瞧見,她以為辦公室里只有那名美女,所以,來到門口的時候,也忘了敲門,推門就進去了.

"您的咖啡..."藍夢羽推開門,出現在她眼簾的,赫然是一對親呢擁抱的男女,男得是冷彥爵,女得是那漂亮的女子,藍夢羽的聲音打擾了他們的擁抱,美女倒是落落大方的看了她一眼,"放桌上就好了."

藍夢羽僵硬著表情,應了一聲,快步將咖啡放到了桌上,她感覺背上有一道複雜的視線盯著她,她看也不看,轉身,利落的離開.

一出辦公室的門,藍夢羽那利落的腳步頓時就仿佛綁了千金重的鐵,多抬一腳都那麼的困難,原來,原來...這位漂亮的氣質美女是他的女朋友?不是他的旗下的藝人?

剛才他們擁抱的畫面,讓她的胸口悶悶的疼起來,莫名的,她感到心悸,她回到茶水室,坐在沙發上,滿腦子都是他們擁抱的畫面,她回想著細節,冷彥爵也是很緊密的摟著她,這個擁抱,根本就是一個久違的戀人的擁抱,不是朋友般的擁抱,是飽含愛意的擁抱.

可是...

可是他今早上怎麼答應她,還會和她訂婚的事情?

他還愛著他的女朋友,為什麼還要和她訂婚?

辦公室里,阿麗塔在藍夢羽離開之後,又繼續留戀的依偎在冷彥爵的懷里,撤嬌道,"昨晚一點兒也睡不好,我現在還好困哦!"

"怎麼沒睡好?"冷彥爵心不在焉的問,腦海里卻是藍夢羽離開的無措背影,這個女人竟然給阿麗塔泡了咖啡?

"你知道的嘛!沒有你在,我怎麼也睡不好."阿麗塔嬌聲道,她好像回到了以前在他身邊的時光,被他寵著,哄著,在他的身邊鬧著.

可是,她貼在他的胸膛上,卻沒有發現,抱著的男人,他的神情卻並不是專注在她的身上,而是擰著眉在被另外的心思所占據.

"哎呀,我要喝咖啡了,涼了就不好喝了."阿麗塔從他的懷里鑽出來,走到沙發上端起那杯熱氣騰騰的咖啡,輕輕的抿了一口,贊道,"嗯,你新來的助理泡得咖啡很好喝哦!彥爵,你怎麼會招聘一個這麼年輕的助理啊!難道她是拿了雙學位的天才嗎?"

"不是."冷彥爵利落的回答.

阿麗塔的目光頓時有些玩味和醋意了,"哦!那你為什麼留這個女孩在身邊啊!難道是專門用來侍候你的?"

阿麗塔有一種習慣,那就是關注任何接近冷彥爵身邊的女孩,也許是沒有安全感的一種因素吧!

剛才那個女孩年紀二十出頭的樣子,純真水靈,雖然沒多少氣質可言,可勝在年輕,她今年已經二十六歲了,她多少還是對年齡有點兒耿耿以懷.

"我處理點事情,馬上回來,你先喝咖啡吧!"冷彥爵說完,轉身快步推門而出.

阿麗塔有些奇怪的看著他,處理事情?難道他扔下了重要的工作來見她的?阿麗塔抿唇一笑,輕輕的品了一口咖啡,悠然的等著他回來.

冷彥爵一出門,並不是朝會議室方向走去,而是徑直朝藍夢羽的辦公室而來,辦公室里是空的,他擰眉一想,又往茶水室走去,果然看見果紅色的沙發上,坐著一道發呆的身影.

"躲在這里干什麼?想偷懶嗎?"冷彥爵沒好氣的挑眉尋問.

藍夢羽被嚇了一跳,抬頭望著走進來的氣勢男人,她撇撇嘴道,"干什麼?我休息一下不行嗎?"

"我也沒看你做什麼事情,怎麼就累了?"冷彥爵嘲諷道,明知道她剛才是受了刺激的,可他就是沒辦法溫柔的安慰她,反而,一出口就是這種嘲諷的語調.

藍夢羽見他這麼說,立即就站起身子,從他的身邊走過,默不作聲的想離開.

冷彥爵見她這副明顯就是生氣的表情,他不悅的皺眉,"你有什麼話直接說出來."

"恭喜你和你女朋友複合."藍夢羽僵硬的說了一句.

"她叫阿麗塔."冷彥爵回了一句.

"嗯,名字真好聽,她很美,和你很配."藍夢羽彎唇笑道.

冷彥爵聽著這話,內心卻並不是很舒服,她語氣里帶著酸味,卻強顏歡笑的模樣真令他生氣,他冷哼一聲,"當然要比你美."

"是啊!她美若天仙,當然不是我這種蒲柳之姿能比的,我剛才就祝賀你了,你還想我說什麼?"藍夢羽轉頭瞪他一眼,然後,低頭出門,回她的辦公室.

冷彥爵總覺得胸口里憋著一股氣,令他很不舒服,他大步跟上她,看見她回到辦公室,裝模作樣的拿起資料在看,他站在門口,咬了咬牙,轉身便走.

在他剛走,藍夢羽看資料的表情宛如融化的雪一樣,認真專注的模樣緩緩變成了呆若木雞,清澈的眼底瞬間湧出一層水液來,讓她一張小臉染上了幾絲傷感.

冷彥爵一路直沖向了他的辦公室,疾步走到門口,他深深的閉上眼睛歎了一口氣,轉身又折了回去.

藍夢羽正拿了一張紙巾,准備擦去眼底泛起的淚水,冷不丁的,迷離的眼看見沖進來的男人,嚇得她一瞬間慌亂起來,還沒有擦到眼睛的紙被她匆匆扔掉了,但即便她扔開了紙,男人還是銳利的將一切看在眼里.

她哭了?

藍夢羽猛眨著眼睛,淚水明顯還溢在眼眶之中,撅起小嘴道,"你又來干什麼?"

冷彥爵從旁邊的紙筒里抽了一張紙,自顧自的替她擦著眼淚,藍夢羽氣惱的想要推開他的手,卻沒辦法,他擦得有些粗暴,弄得她眼睛都疼了,她只能低呼出聲,"疼啊."

冷彥爵沉著臉,看著她一雙眼睛清澈之中帶怨,他伸手牽起她就走,藍夢羽又跟不上他的思維節拍了,忙問道,"你要帶我去哪里?"

冷彥爵不說話,只是用了些力拉扯她,藍夢羽跟著他一路來到了他的辦公室門口,藍夢羽頓時明白什麼,她開始掙紮後退了,低叫道,"你要干什麼,我不進去."

"怎麼?你連承認你是我孩子母親這一點,都沒有勇氣嗎?"冷彥爵轉頭嘲弄的冷哼.

藍夢羽被他說中了痛楚,的確,她雖然不是故意生下他的孩子的,可是在他正牌的女朋友面前,她就是一個上不了台面的人,她怎麼好意思理直氣壯的跟他的正牌女朋友說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