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
"如果讓人認出你怎麼辦?"冷彥爵提到了重點,他是大明星,不可以隨便出入在公開場合的.

藍夢羽也恍然想到這一點,今天那場面要是有小孩在的話,的確不太安全啊!

韓夏無奈的朝藍小思道,"小思,對不起哦!叔叔恐怕不能帶你去玩了."

"可是...可是我想去玩."藍小思的內心頓時受傷了,剛才還答應得好好的,她都已經想去玩了嘛!

"小思別哭,爹地帶你去."冷彥爵忙過來哄女兒.

"真的?你不要工作嗎?"藍小思破涕為笑,有爹地陪也可以.

"爹地請假不工作,工作哪有我寶貝女兒重要?"

"可是,爹地不工作可以嗎?你的老板會不會罵你."藍小思心思單純得令人無語.

一旁的三個大人,除了冷彥爵憋著笑意,藍夢羽和韓夏都別開頭,把笑意發泄一下.

"不罵."

"那你的老板是好人."藍小思繼續認真的說話.

"對,他是好人."冷彥爵發現女兒真得太可愛了.

藍小澤挑了挑眉,一雙大眼像是明白什麼,不過,他沒有拆妹妹的台,嘴角也揚著笑意.

吃完一頓飯,韓夏就被冷彥爵叫到了一旁,尋問道,"我不會干涉你的私生活,但是,記住一點,別給我惹麻煩."

"放心吧!我安分的很."韓夏聳聳肩回答道.

"還有,你什麼時候離開我家,你又不是沒有房子."冷彥爵眯著眸問.

"這就是我第二個家啊!你是我哥,小澤小思是我的侄兒,至于那藍小姐嘛!她也很歡迎我啊!我都沒有家可歸了,你不會狠心趕我走吧!"韓夏露出一副可憐的表情道.

冷彥爵咬了咬唇,果然被說得心軟了,"住可以,不可以給我惹事."

"我能惹什麼事啊!"韓夏很無辜的問.

冷彥爵卻一點兒也不會被他無害純良的表情所放松,他每次惹事之後,都是一副無辜樣,可他犯下的事情,又的確令他頭痛.

到了九點,藍小澤和藍小思在房間里背著詩詞,藍夢羽在一旁監督,藍小澤倒背如流,藍小思有幾句背錯了,這些都是以前藍夢羽教他們的,這會兒,她自然要發揮一下母親的威嚴,讓藍小思加油努力趕上.

藍小思雖然被挨了罵,小臉臭臭的,但藍夢羽哄小孩子還是很有經驗的.一番又哄又逗又鼓勵的話下來,藍小思又悉心受教了.

一直教育著兒女到了晚上十點多,便哄他們睡覺,哄完孩子,藍夢羽便開心的出門了,但是,她忘了,還有一個大人要哄呢!

冷彥爵就在門外等著,剛才她在里面教育小思,他也沒進去打擾,這會兒,見她哄睡了寶寶,他嘴角揚了揚,"可以睡了嗎?"

藍夢羽嚇得忙伸手捂向了他的嘴,朝他噓聲道,"小聲點,他們才剛剛睡著."

冷彥爵不在說話,但是,他的手卻在動作,打橫抱著她就朝他的大臥室走去,藍夢羽嚇得想叫,卻只能吃著啞巴苦頭,她無聲的對他又打又捶,就是不敢亂出聲.

冷彥爵勝利將她扔到了他金黃色的大床上,健軀猛地壓了下去,找到她的紅唇,就是一番引誘的深吻,藍夢羽被困在柔軟的大床與他的胸膛之間,動彈不得,就算想要作亂的雙手,也被他持上了頭頂,好方便他一切侵犯的動作.

"冷彥爵,你別這樣."藍夢羽有些怒了,他是將她當成了玩物還是怎麼的?天天玩?

"別怎麼樣?難道你希望我去外面找女人嗎?"冷彥爵悶悶的說,嘴卻不停的在她的脖子上啃咬.

藍夢羽的腦子微微一呆,他去外面找女人?她不由越發惱了,還有些生氣,"你去找就去找,關我什麼事情?"

"當然關你的事情,你是我未來的老婆,你不能滿足你的丈夫,那就是你的錯了."冷彥爵一副理直氣壯的口吻道.

"你這麼說的話,就算我們結婚了,我沒有滿足你,你還是會去外面找女人是不是?"藍夢羽逮住他的話,氣昂昂的問.

"喲,這樣就吃醋了?"冷彥爵埋在她的黑發間,沉沉的笑.

藍夢羽臉紅起來,支唔道,"我告訴你,如果我們真得結婚了,你要是敢去找別的女人,我們立即就離婚."

"要是你能滿足我,我也不用去找別的女人了,所以,你會滿足我吧!"冷彥爵不答反問.

"我..."藍夢羽被他堵得無言以對.

"會滿足我嗎?"男人可惡的又問了一句,他想要聽她親口回答.

"如果我們結婚的話,做為妻子的話,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不讓你去吃野餐."藍夢羽只得回答他,但很快,她覺得吃虧死了,為什麼他就一直向她要求?她立即道,"那你也得答應我,結婚了,就要規規矩矩的,要是你亂搞男女關系,不但要離婚,孩子得跟我,我還要分家產."

這個威脅夠重吧!藍夢羽心想著,能鎮壓他嗎?

"把我侍候得滿意了,我就不離."男人巧妙的避重就輕,然後,他翻身睡在旁邊,朝她道,"知道怎麼取悅我嗎?"

藍夢羽臉紅似豬肝,啐了一口道,"你別想我會做那事."想要她用嘴侍候他?下輩子吧!

"真不乖."冷彥爵低咒一聲,繼續翻身壓她,然後,手中的動作不由便粗暴了幾分,藍夢羽氣得想叫,卻被他的吻給吞沒了,只能任由著他在她的身上天翻地覆.

第二天一早,當兩個小孩去敲了媽咪的門沒反應的時候,他們就來敲爹地的門,以是,床上沉睡的女人聽到聲音,嚇得驚醒過來,暗叫一聲完蛋了,就找衣服穿.

同樣被吵醒的某男,卻是十分從容優雅的撐著手臂看著她慌亂狼狽的樣子,"怕什麼?孩子知道了更開心."

"你還不起來,難道一會兒想讓小澤小思欣賞你的裸體嗎?"藍夢羽反唇相譏.

冷彥爵顯然才意識到這個重要問題,他動作也比較利落的翻身下床,然後進入了衣櫃之中,不出兩分鍾,就衣冠整齊的出來了.

藍夢羽打開了門,看見門外整齊的站著兩個笑眯眯的孩子,"這麼大早的起來,干什麼呀!"

"媽咪,爹地可是有答應今天要陪我們去游樂場玩的哦!"藍小思笑嘻嘻的說.

"媽咪,你昨晚是和爹地一起睡的嗎?"藍小澤也問.

"啊,不是啦!我...我來收你爹地的髒衣服,拿去洗的."藍夢羽硬是說了一個蹩腳的慌話來.

兩小寶眨著眼睛,顯然不太相信,藍小思大聲道,"媽咪,你在爹地的房間里睡就承認嘛!我們很開心啊!終于你和爹地相愛了呀!"

"誰說我們相愛了?"藍夢羽臉紅氣惱道,她才不愛這個男人.

"可是,只有相愛的人才會睡在一起啊!"

這時,藍夢羽的肩膀上搭了一只手,冷彥爵微笑回答了藍小思的問題,"對,我們相愛了,我很愛你們媽咪,她也很愛我,而我們最愛的就是你們了."

"親愛的,我們去外面吃早餐吧!吃完早餐,我們就陪孩子去公園玩好不好?"冷彥爵溫柔的朝藍夢羽說道.

藍夢羽愕然的看著他,親愛的三個字令她的心狂跳了一下,他這是真心的?還是騙人的?

藍夢羽還有些不放心韓夏的,所以,在出發的路上,藍夢羽自言自語道,"那韓夏怎麼吃早餐啊!"

"他有手有腳,一個大活人自已還能餓自已不成?"冷彥爵冷笑了一聲.

"可是,沒有人陪他吃早餐啊!他說他不喜歡一個人吃早餐,要不,我們問問他要不要一起去?"藍夢羽好奇的問道.

"你倒是滿了解他的嘛!這麼快,你們的關系就這麼好了?"冷彥爵的目光里閃爍著一抹不悅.

"也不是,就是昨天我陪他去吃了一頓早餐,知道他不喜歡一個人吃早餐啊!"藍夢羽咬了咬唇道.

冷彥爵原本好端端行駛的車子,猛地刹了一下車,打了一個突,藍夢羽驚了一下,回頭看著同樣受到驚嚇的孩子,朝他道,"你怎麼開車的呀!"

冷彥爵一張俊臉有些黑沉起來,沙啞著嗓音問道,"昨天和韓夏在一起的那個女人是你?"

藍夢羽瞪大了眼,驚訝的問道,"你怎麼知道我昨天和韓夏在一起?"

冷彥爵眯起了眼睛,該死的,他說好不惹麻煩的,卻給他惹了這麼大的麻煩,不用說,這條消息已經傳播至了各個網絡平台,和報紙周刊,冷彥爵根本不用想,也知道這件事情影響有多大.

他更想不到,和韓夏產生緋聞的女人,竟然就是身邊這個花癡女人,這是他故意的吧!

冷彥爵也不答她的話了,只是臉色一直陰沉沉的,一直到了一座大型游樂場,下車抱藍小思的時候,才恢複了笑容.

藍夢羽則有些氣惱,為什麼不把話說清楚?難道他跟蹤了自已?不然他怎麼知道呢?

一個中午的時間,玩著玩著,就把煩惱給丟掉了,特別是看見小孩子的笑臉,什麼憂愁都消失,藍夢羽陪著藍小思坐秋千,冷彥爵陪著藍小澤打射擊,父親照顧兒子,母親照顧女兒,和樂融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