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亮的眼
男人倏地睜開了眼,晶亮的眸子,猶如寒星,清亮的很,一點都不像是剛睡醒的,而這雙眼睛直接就觸上了藍夢羽帶笑的眼,她沒有縮回手,很是驕傲地揚了揚小下巴,纖指依舊在他的唇上逗留.

冷彥爵的確有驚訝,這個女人夠大膽,竟然敢擾他睡覺,看見她得意的笑容,他伸手,順著她光裸的後背,直接摸上了她的細腰.這一路而下的感覺有點**,藍夢羽立即感知到危險靠近,腰際被他用力的捏了一下,刺激地藍夢羽狠狠哆嗦了一下,本能地要躲,卻被他先一步地掐住了.他雙手一提,很輕易地就將她提了上來,大半個身子最後趴在了他的胸口.

她臉紅了!

因為,她和他都是赤身**.

這個趴伏的姿勢,讓她的前胸完全走光!

上半身沒有絲毫遮攔地靠在了他的胸膛上,包括那最柔軟最讓人迷戀的兩團渾圓.

藍夢羽羞赫得掙紮著想要離開,冷彥爵卻享受般地眯起了眼,按住了她,"別動,陪我睡會兒."

"不陪."藍夢羽不客氣道.

"如果你陪我睡,我可以答應你一個條件."冷彥爵開出了十分誘人的條件,他是真得覺得貼著她柔軟得不可思議的身體,他更舒服.

藍夢羽見自已看也看了,再躲也沒什麼意思了,她想了想,應聲道,"好,那你可要說話算話."

"我說話從來就算話的."冷彥爵十分自信道.

鬼才相信呢!藍夢羽很想這麼說,她又想了想道,"好吧!那你答應我,以後每次要做那事的時候,必須帶套."

冷彥爵倒是沒料到她會提這個,眨了眨眼,帶套,他真不想,那會讓他的快感少了幾分,他故意裝傻,"你沒有說明,那事是什麼事情?"

藍夢羽氣得捶打了他一下,"就是昨晚那事啊!"

"我沒睡好,理解能力不太好,你還是干脆直接一點說明吧!"冷彥爵眯著眸,一副我不知道的模樣.

藍夢羽氣結,這個男人需要這麼可惡嗎?如果說出那兩個字來,她還要不要活了?那兩個字叫她如何啟口嘛!

"不說我睡了."冷彥爵不奈煩道,眼神卻極有趣的看著她漲紅的可愛小臉蛋,真嬌嫩,這樣一逗就紅得不可思議,如果不是在商量問題,他一定會毫不客氣的捏兩把.

藍夢羽急了,被逼急的人,一般說話都不經大腦的,以是,她脫口而出道,"就是..做.--愛."

"什麼?再說一遍."

可惡,他明明就聽見了,藍夢羽咬著唇,氣得真得很想揣他兩腳,把他揣到床底下去,可惡的混蛋啊!

他分明就是看她笑話,耍著她好玩的,虧她還這麼認真的和他談論,她不干了,直接就推開他,"我要起床了."說完,她就朝浴室里走去.

她前腳才剛進浴室,後面,男人就一個挺身起床了,也朝浴室走去,該死的女人,敢吵醒他,必要負責後果.

藍夢羽正在刷牙,才剛剛刷完牙,整個人就被驚嚇到了,大鏡子里映出身後未著寸衣的男人,她差點把泡沫都吞下肚子里了,搞得她整個人咳了起來,忙大口大口的蔌口.

冷彥爵也在一旁刷牙,顯得他似乎也沒打算干壞事的樣子,藍夢羽不由離得他遠一點,然後,拿起手帕沾濕了水,擰干擦臉蛋,昨晚雖然沒怎麼睡好,可她的皮膚還是彈性十足,晶瑩剔透,在鏡子里映出一張精致的面容,披散著一頭長黑發,隨著她每一個動作,她的黑發就飄揚著,正在刷牙的某男人一雙眼睛盯著她直瞧不夠.

這個女人渾身散發著一股不可言喻的魅色,可她自身卻渾然不知,這樣一張白里透紅的臉蛋兒,暴露于睡裙之外的凝脂一般的肌膚,就像一個香甜的面人兒,對男人來說,是多麼的誘人.

刷完了牙,冷彥爵用毛巾擦了一下嘴角,然後,在藍夢羽轉身之際,伸手拉她入懷,俯下身,微微濕熱的舌尖,輕輕地滑過了她嬌嫩的唇瓣.

藍夢羽嚇得掙紮了一下, 抬頭瞪他,"別胡來啊!"

"胡來又怎麼樣?你難道不知道你這句話一點兒威脅效果都沒有嗎?"男人可惡的告訴她真相.

藍夢羽的身子輕輕一顫,睫毛顫動的厲害,像兩只蝴蝶的翅膀貼在她的眼瞼上了,可是,看在冷彥爵的眼簾里,這就是一種過分妖冶的挑逗.

他鍥而不舍地舔她,溫熱的大掌開始緩緩地揉捏她渾圓的白嫩肩頭.她的小耳朵已經漲紅,氣得真得很想打他,更可惡的還是,鏡子里面正好映出了她的無助與無力,她才看見自已在他面前那過分弱小的模樣,真得連她都討厭這樣脆弱的自已.

藍夢羽黑溜溜的一雙大眼睛,此刻閃爍著點點純淨的銀色碎光,猶如剛從水里洗過一般.

冷彥爵愛極了,便湊過唇,吻她的眼.她被他挑逗的眼皮子有些癢,就止不住低笑出了聲.

"不要——"她嬌嚷,推了推他.

他置若罔聞,已經到這地步了,他會罷手才怪!所以,他直接堵住她的嬌哼,開始在她身上煽風點火.那最柔軟的兩團渾圓,是他第一不能放過的地方.她的身子是軟的,但是那塊兒地兒卻是軟的不可思議,是他喜愛也是迷戀的!

她在他懷里一陣輕顫,很快,便滿臉通紅地感覺到自己胸脯上的那兩點硬了起來,猶如豆子一般地頂著他的大掌.他的大掌一柔一捏,她便被電的有些發酥.

但想到接下來的危險,她開始微弱的扭動身軀,試圖擺脫.

他轉而舔她那里,隔著睡裙,逮住了一顆紅豆,重重吸吮.她的氣息猛地變亂,變急,開始粗喘.

"不要……"慣性地求饒,卻沒法說清楚到底是真的不要還是假的不要!

此刻,冷彥爵將她弄到了鏡子面前,看著鏡子里映出來的景象,令他的目光越發的幽黑莫測,好像魔化了的眼睛一般, 黑色的瞳孔占據了一雙狹長的眸.

只見鏡子里的她,無措的護著自已的身子,那泫然欲泣的表情令視覺效果更有些發狂,看得冷彥爵眼里狂冒血光,粗大的喉結跟著重重地滾了滾,明顯視線有些不夠使了.

灼熱的有些燙人!

以前都是在床上,這會兒在浴室里,更加刺激,他伸手摟起她,按著他的屁股讓她雙腿只能環住她的腰,才不至于被摔下去.

她把腦袋搖晃地像個撥浪鼓,潑墨般的秀發,妖冶地一次次在她白嫩的肩頭上滑過,惹得男人下面再次發硬發緊.

"玩火,可是要負責滅火的."男人將這個責任全怪在她頭上去了.

男人的目光突然又來了興趣,他一把將蓬頭的開頭提起,細密的水珠從頭上澆淋而下,直接淋到了兩個人的身上,藍夢羽嚇了一跳,本能的抱緊了他的頭,可是,男人卻在這個時候放下了她,將她一把推到了冷硬的上,已經頭發淋濕,睡衣濕透的女人,站在光滑的牛奶白牆上,竟然如妖精一般,令男人血脈噴張.

藍夢羽當然不知道自已這會兒成了什麼鬼樣子,她只感狼狽極了,她覺得自已一定難看極了,可她怎麼知道這樣的自已,反而成了男人眼中的美餐?

冷彥爵高大健碩的身軀也是沾著一身的水珠,猶如凶神一般的逼近.她瞪大了眼,在口干舌燥之中,近乎是呆愣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男人帶著劍拔弩張的**,侵略性地向她靠近.

他距離她也就一步的時候,彎下了腰身,凶猛地一把將她惡狠狠地拽入了自己的懷里.隨後,熾熱的唇瓣貪婪而凶狠地一把堵住了她的唇,抵死纏綿一般地深吻著.大掌上面明明都是水,是濕的,也該是冷的,可偏偏卻熱的厲害,壓住她挺翹的臀瓣的時候,她全身都開始不爭氣的顫抖.

而頭上的水依然不停的流下,讓他們仿佛是在一場大雨之中接吻似的,藍夢羽原本就有些喘不過氣,這會兒遇到了水,她又驚慌得有些窒息了,可偏偏男人卻霸道得不肯放過她.

似乎一切都錯亂了!

一切都太瘋狂了!

小腹那塊兒,好燙!

他的大掌壓著的那塊兒,更燙!

屁股那塊兒,猶如火燒一般!

要死了!

被深吻著,感覺呼吸都沒法進行下去了!

她要暈了!

腦袋里迷迷瞪瞪的,似乎有什麼東西要炸開,卻偏偏又是一片空白.

她猶如棉花一般地軟了下來,熏紅的臉,猶如喝了酒一般.

鏡子面前,仿佛在悄無聲息的記錄著這一場盛世瘋狂的情歡,一直到半個小時之後,浴室的門才被打開,走出來的藍夢羽裹著浴巾,一張臉漲紅著.

無恥!

下流!

她在心里暗自腹誹.

真是沒見過這麼下流的男人,剛才在里面的情景簡直比三級片還三級,這個男人一定有變態傾向,才說要答應她一個條件的,這會兒卻說話不算話了,以後再也不能跟這個男人談條件了.

根本就是奸商,騙子...騙人的大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