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限
"誰...誰愛你的身體了?"藍夢羽羞惱的後退一步,逼開他灼熱的氣息.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每次都被滿足好幾次嗎?"冷彥爵就戮著她最害羞的話題說.

"你...沒有的事."藍夢羽羞得無地自容,好想就地挖個洞跳進去.

冷彥爵見她抵賴,他也不追究,下次他會讓她親口求著他要她的,這件事情她現在可以不承認,看來必須在做那事的時候,才能逼著她承認.

"一年的時間,不管你愛不愛上我,為了小澤小思有一個完整的家庭,我都會娶你,不過,我勸你還是多觀查我的優點和好處,盡快愛上我,這樣也會讓你今後的生活更快樂點,如果,你一味的討厭我,以後的苦日子也是你自找的."冷彥爵直接扔下這串話,便邁門而出.

留下身後,呆若木雞,張著嘴,說不出話的某女人.

他要娶她?無論如何他都會娶她?藍夢羽呆了半響,複雜的內心竟奇怪的升起了一絲喜色,不對啊!她怎麼會開心?她怎麼可能感到高興呢?

藍夢羽盡管不想承認自已聽到這話是開心的,可是,事實她騙不了自已,難道她真得沒有嘴上說得那樣討厭這個男人?

自從這一天冷彥爵跟她說了這句話的時候,冷彥爵倒也安分了不少,沒怎麼來找她了,這反而令藍夢羽有些好奇,他都去干什麼了?難道他去會他的前女朋友了?

轉眼在美國就呆了半個月,冷彥爵的工作已經越堆越多了,而且,昨天接了一個電話,必須要他親自處理,所以,昨晚上他就決定,今天回國,這可讓冷老爺子夫婦很不舍.

"爸媽,下個月回國一趟吧!我想在國內舉行我和小羽的訂婚儀式."臨走時,冷彥爵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說.

這讓抱著小思的藍夢羽紅著臉,有些不知所措.

冷夫人也是吃了一驚,"下個月?好,那我趕緊給你們挑個好日子,等你爸交待了他的工作,我們就回國."

"把奶奶也接過來吧!"

"她不喜歡坐飛機,看情況吧!"冷老爺說道,看著一雙孫子,嘴角流露出慈愛的笑容.

在一番再見之後,他們離開了冷家,兩個小孩玩得樂不思蜀了,因為他們的玩具已經打包帶回國了.

"你們不會是玩野心了吧!記住哦!以後可不許亂收禮物了,要懂得拒絕好嗎?"藍夢羽在車後座教育著孩子道.

"媽咪,你放心啦!我們這次收禮物,那是爺爺奶奶真得很想買給我們,要是我們不收的話,那他們不是會傷心嗎?"藍小思眨著大眼睛有模有樣的說道.

"那你們也不能沒有節制的要啊!要幾樣就可以了嘛!"藍夢羽講理道.

"媽咪,我們自有分寸,以後絕對不會亂收禮物的."藍小澤也保證.

"小澤,你是哥哥,你要更懂事才行."

"媽咪,我剛才聽說爹地要和你訂婚了,這是真的嗎?"藍小思開心的問道.

"你們希望爹地和媽咪在一起嗎?"藍夢羽知道問這句話多余,可她還想聽聽孩子們的心聲.

"想."兩個小孩子異口同聲的回答,眼神里都是喜色.

藍夢羽看著孩子天真可愛的笑臉,在內心里也妥協似的歎了一口氣,為了孩子,她願意盡力去愛這個男人,即便忍受他的一切惡劣行為.

回國的時間,藍夢羽就陪著孩子睡覺而過,冷彥爵則在飛機上就處理起了他的工作.

勝利回國,在家里休息了兩天,藍夢羽耐心的陪著兩小寶倒轉了時差,她給父母打了一個電話,讓他們明天過去看望著小澤小思,這也是她請示過冷彥爵的.

第二天一早,就有專車送了他們過來,小澤小思許久沒有看見外公外婆了,都想念死了.

藍父藍母也被眼前這棟豪華大氣的別墅給驚嚇了,原來他們的女兒竟然有福氣住在這樣的地方.

藍夢羽拿著水果點心招呼著父母,也順便把這趟出國的事情祥細的說了一遍,末了,她不由把下個月與冷彥爵訂婚的事情提了一下.

這可真是讓兩位老人喜出望外,終于,女兒找到屬于她的幸福了嗎?藍夢羽看著父母也高興,她覺得即便她現在不愛冷彥爵,結這場婚,也是大有好處的,苦得也只是她自已,父母和孩子開心就好.

也許是太過豪華的地方,令兩位老人家都有些不適應,吃了中午飯,晚餐的時候,藍夢羽就請他們去外面吃了,在外面兩老還吃得比較開心,和孫子女兒的陪伴,一家人和樂融融的.

藍小澤打電話給冷彥爵了,不過,他沒時間過來,他現在還在公司忙工作,聽到這話,藍夫人便朝女兒教育起來,"彥爵這麼忙,你以後可要多照顧他,他這麼一個大公司的老板,不容易啊!"

"好的,我會的."藍夢羽微笑受教.

"這就皆大歡喜了,小澤小思擁有了完整的家庭,一定會快快樂樂的成長的,我們給得愛,到底是比不上父母在身邊的愛."藍夫人感歎道.

藍父素來都是溫文爾雅的,他即便有滿腹的話想要跟女兒說,可他不怎麼善于表達,夫人說的話就是他想問的,他只是慈祥的凝望著女兒,她過得快樂就好.

晚上有司機專門送藍父藍母回家,也有保鏢送藍夢羽母子三人回去,回到別墅已經是晚上九點了,兩個小寶又玩了一會兒才睡覺,時間轉眼就到了晚上十一點了,藍夢羽回到自已的房間,發現有些郁悶,有些事情禁不住的就竄上了腦海里,比如說,這個時間點了,為什麼冷彥爵還不回來?

他在干什麼?和什麼人在一起?

藍夢羽一點兒睡意也沒有,全是冷彥爵的身影,想到在美國他救自已得那一次,他為了出拳打別人,他真得在乎她有沒有受欺負嗎?

他會和她訂婚,那他的女朋友怎麼辦?冷思媛說他們是很恩愛的一對啊!

越想這些問題,藍夢羽的思緒就越清晰,根本沒什麼睡意,她干脆坐起身,來到了四樓的小廳,從里面拿了一瓶牛奶喝起來,也許喝牛奶就有睡意了.

就這樣干坐著近十幾分鍾,看著窗外那起伏連綿的群山月影,也能看見整座沉睡的都市,這樣得天獨厚的景色,當真是沒幾個人能享受到.

"呼..."藍夢羽呼了一口氣,正想起身回房時,突然,一束燈光射了過來,她的心緊跟著一跳,他回來了嗎?

她跑到玻璃窗前,貼著玻璃窗看著那輛停在門口的黑色越野,她的心跳加速,她沒發現,她的嘴角彎出了一抹欣喜的笑意,還有那顆不安的心,仿佛一瞬間就得到了安放.

想到什麼,她又慌亂的跑向了房間,不,她不能讓他發現她在這里等他,她一定要裝作漠不關心這件事情.

否要,要被他知道了,他還不知道有多毒舌的來嘲諷她.

藍夢羽一回房間,就上床,然後掖過被子蓋在身上,裝成一副熟睡的樣子來,只是,她匆匆忙忙之間,卻忘了落下內鎖,只需要外面輕輕一扭,她的房門就開了.

"嗒..."一聲極輕的開門聲響起.

藍夢羽差點就要驚得跳起來了,可是,她又不能讓讓他識破自已剛睡的事實,她只能按壓著內心的沖動,神經繃起,想要看看這個進來的人要干什麼.

空氣里,飄散著一股淡淡的酒氣,藍夢羽敏感的捕捉到了,她驚訝,他喝酒了嗎?可惡,喝酒還敢開車.

呃,似乎她沒必要想這些,她該想想他三更半夜跑到她房間里來干什麼.

"嗒."的一聲,她牆上的暖燈被扭開了,藍夢羽嚇了一跳,他還真敢,跑到她房間來,還敢開燈吵她.

"真睡了?"頭上傳來一句低沉玩味的聲音.

藍夢羽的心咯吱一下,她不情願的佯裝一副被吵醒的不悅表情,"你干什麼啊!睡了也是被你吵醒的."

"去我房間睡."冷彥爵出聲要求道.

"我不去,我就要到這里睡."藍夢羽固執道,她就不喜歡他動不動就命令她的口氣.

冷彥爵挑了挑眉,似乎也不願意強求,他的腳步徑直邁向了浴室的方向,藍夢羽驚愕的看著他,出聲道,"去你自已的房間洗澡."

可是,男人會聽她的嗎?

十幾分鍾的水聲停了,昏暗中走出來的男人,比希臘雕像還完美的身軀昂揚邁來,只圍著一條浴巾的身軀,水滴似乎還沒干,一頭略顯凌亂的墨發,令走來的男人更散發著致命的性感,狂野.

藍夢羽縮在床上,眼睜睜的看著他直接就掀被躺進來,她低叫道,"不要再我房間睡."

"別吵,我困了."冷彥爵略有些不悅的啟口,說完,就准備趟下睡覺.

藍夢羽見他的頭發還是濕的,她不由氣道,"你頭發沒干,不能睡."

"我要睡."冷彥爵不理會,閉上了眼睛,一張俊臉被暖燈照耀著,她才發現,他神情的確透一股疲倦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