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出門
這一天,藍夢羽心不在焉的渡過了,送走了冷彥爵的大伯一家人,她回到房間,渾身已經很疲倦了,她現在渴望著回家的一天,在這里,總讓她感到壓抑,不舒心.

晚上,藍小思主動得跑到她的房間里睡了,也許離媽咪太久了,她真得好想念媽咪抱著的感覺.

第三天的清晨,藍夢羽剛起床下樓,就看見冷夫人在跟司機說話,見到她,微笑招呼道,"小羽啊!一會兒我們出去逛逛,你來這里,也還沒有出外走走呢!"

藍夢羽眼神頓時一喜,去外面逛逛?這真得是她的想法啊!她好不容易來了一趟,至少要看個夠本才回去啊!

兩個小寶聽說要出外面逛,他們嚴然是最開心的了,蹦蹦跳跳的,急著拉她出門,藍小澤臉上的笑容也燦爛了起來.

在分配車子的時候,冷夫人讓小澤小思坐他們的車,而藍夢羽則坐冷彥爵開得車,雖然,藍夢羽不太情願,可她總也不能拂了冷夫人的按排.

冷彥爵開得是一輛寶藍色的輕跑,穿著一身深灰色的t恤,下身深色牛仔褲,令他整個人少了一股咄咄逼人的王者氣勢,多了鄰家男人的味道,還不時散發著貴公子的氣質.

坐上車,他便戴起了墨鏡,令他深邃迷人的面容,更顯味道,慵懶,優雅,尊貴.

藍夢羽即便想移開目光,也在悄然之間,偷偷的看了他好幾眼,要說這個男人不帥,那世界上就沒有帥氣的男人了,他的帥,完全不是表面的,而實質的,無論他的氣質,外表,還是他的能力,都是出類拔萃的.

呆在這樣的男人面前,你總會有一種無力感,因為他太優秀,而會讓你感到一種恐懼,害怕你得到了他,卻無法留住他,仿佛任何發生在這個男人身上的戀情,他才是主導的人,而那個可憐的女人,只能乞求著他不會無情的拋棄,即便他要拋棄,也只能眼睜睜的獨自承受痛苦.

藍夢羽腦子里突然湧出這些信息來,令她有些無措起來,也暗自好笑,自已想這麼深入干什麼?她又不會與他產生交集.

就是十幾分鍾的地方,就有一個豪華大商場,冷彥爵的車更快一步到了,藍夢羽下了車,等著冷家的車到來,冷夫人與冷老爺一人牽著一個萌娃走過來.

藍小思哇了一聲,然後,就跑進了商場里,一個人好奇的這里瞧那里瞧,藍夢羽無奈的笑了笑,在身後跟著她,先逛得是商業街,冷夫人可是有目的地來的,她就是為了給兩個寶貝孫子買衣服的.

一到童裝店,冷夫人就要進去掃貨一番,轉眼就買了七八套,身後跟著兩個保鏢就是為了提衣服的,藍夢羽在一旁啞然,雖然她幾次說不要買這麼多,可冷夫人怎麼會聽?她恨不得把全世界都捧到孫子孫女面前,也不嫌夠,更何況買衣服這種事情.

如果不是保鏢已經沒有更多的手來提衣服了,冷夫人還會不斷的買,不但如此,在走到一條女人名品街的時候,冷夫人還給了藍夢羽一張卡,讓冷彥爵帶著她去買幾身衣服.

藍夢羽想要拒絕的時候,人已經被冷彥爵拉走了,兩個小寶貝也識趣的不跟他們,他們怎麼會打擾爹地和媽咪恩愛的時間呢?

藍夢羽被冷彥爵拉著走進了一間品牌店,藍夢羽對于歐洲人來說,個子還是顯小了,她進來任何衣服都是小碼的,不過,她現在真對衣服沒什麼興趣了.

"別浪費錢了,我不想買."藍夢羽朝冷彥爵說道.

冷彥爵掀了掀嘴角道,"這可不是你想不想買的問題,這是為了哄我媽高興的事情,如果你不買,我媽會不高興,所以,給我打起精神來挑吧!"

藍夢羽啞口無言,天哪!難道還有強迫消費這種事情嗎?她是真該哭還是該笑?

即然冷彥爵這麼說了,藍夢羽也覺得有道理,他們家不缺錢,而且這些天冷夫人總表現出對她有內疚感,她要是不買幾件衣服,的確會傷了她老人家的心,她就專心的逛著衣服店.

轉眼她就挑了三套,一套運動裝,一套淑女裝,一套較性感的緊身藍裙,這還是冷彥爵強制性買給她的,他先是哄著她去試,等藍夢羽試了出來,發現過于性感的時候,她就不想要了,可冷彥爵見她穿著合身,便直接刷卡買了.

中午,他們就在一家高檔的意大利餐廳吃了大餐,吃完之後,又休息了一下,准備下午的時候繼續掃貨采購,藍夢羽聽冷夫人說,已經讓保鏢把一車的衣服都拉回去了,下午是准備給兩他小寶貝買玩具的時間了.

藍夢羽看見兩個小寶興奮的樣子,她反而擔心了,小思小澤以前都是被她教育著如何節省的,這會兒有錢了,他們的心會不會被寵壞了?雖說女孩要富養,可,也不是這樣隨心所意的滿足她的要求吧!

但這會兒冷夫人正在高興的興頭上,藍夢羽也不會不知趣的說這些紹興的話,繼續逛商場的話,冷彥爵可沒有興趣了,他吃過飯就向父母請了假,他要帶藍夢羽去市中心逛逛,兩小孩由于有玩具的吸引,雖然很想跟去,可硬是把這個念頭給取消了.

藍夢羽也被冷彥爵的提議心動了,此刻,他們身處的正是加拿大的首都渥太華,藍夢羽在來的時候,還是做了一些功課的,此刻,她真想親身去看看首都的風景.

冷彥爵的跑車,奔馳在寬大的街道上,藍夢羽被窗外的風景所迷住,一雙大眼睛瞪得大大的,這里瞧那里看,眼底是興奮的笑意,跑車一路疾馳,似乎沒有目的地,藍夢羽似乎被風景所迷住,也沒介意冷彥爵要帶她去哪里.

冷彥爵的跑車直駛進了市中心一座五星級大酒店,剛剛停下車,藍夢羽這才發現這好像是一座酒店.

"我們來這里干什麼?"

"我開車有些累了,陪我喝杯下午茶吧!"冷彥爵出聲道.

藍夢羽也體諒他開了這麼遠的路,便點點頭與他下車,冷彥爵讓她在大廳里等一下,而他去櫃台上尋問什麼,由于這里說得都是英語,藍夢羽那四級剛過的英語,都送回給老師了,此刻的她,也就認得一些單詞的意思,要用口語交流還是比較困難的.

冷彥爵問完了,便微笑的朝她走來,"走吧!我們去頂樓喝咖啡."

"頂樓?"藍夢羽一驚,她記得這酒店好像很高.

冷彥爵點點頭,牽著她進入電梯,藍夢羽被他暖昧的握著,不由心跳加速,一進電梯,她就悄悄的掙開了.

電梯一路上升到了七十八層,藍夢羽心想著,下午茶的餐廳是設在頂樓的嗎?

電梯門一開,藍夢羽又訝然了,這根本就是一條豪華走廊,不是露天的場所啊!

"這里有下午茶?"藍夢羽疑惑的問道,她很懷疑.

"當然,這里的下午茶不一樣的."冷彥爵勾唇一笑,眼底閃爍著不壞好意的壞笑.

藍夢羽光想著欣賞牆壁上那海洋一般的顏色,完全忽略了身邊男人的危險,她好奇的跟著他朝前面走去.

一路直走到了走廊的盡頭,那是一間房門,只見冷彥爵從口袋里掏出了房卡一刷,門開了,映入藍夢羽眼簾是一間巨大豪華的房間,她恍惚的回過了神,像是明白了什麼,她驚惱道,"這哪里有下午茶?這根本就是酒店的房間."

冷彥爵健臂一帶,推她進去,"挺聰明的嘛!"說話間,門已經被他用力的關上.

藍夢羽氣得秀臉漲紅,"你帶我來這里干什麼?"

"這兩天你都不讓我碰你,想得我那里都痛了."他嘴里說著下作卻不下流的話,漆黑的望不到底的眼中,盯著她,瞬間閃過一抹狂熱的神采!

"你...讓我走."藍夢羽才不干,可惡,竟然騙她來酒店,真是卑鄙的家伙,還說什麼帶她來玩的,原來是有著目地的.

到手的獵物,哪個獵人會傻得放走?自然,冷彥爵也不會,他拽住她要離開的身影,用力一扯入懷,低頭便凶猛地攫住了她的唇,狠狠含住.

三天的想念,讓他一吻便不願意松開,柔嫩酥軟的觸感,一如想象中的美好.忍不住地加重力道,狠狠地碾了碾,那種酥麻即刻鑽入他的心海,讓他的身子即刻熱了起來.然後,便是有些控制不住,開始凶狠地舔噬她的唇瓣,一遍又一遍.

這個女孩仿佛是蜜做的一般,怎麼吃,都覺得不夠.

頂開了她的唇,他有些急不可耐地鑽入了她的小嘴.里面溫熱一片,濕潤的仿佛遍布芳香的樂園,讓人一進去,就舍不得出來.逮住她的丁香小舌,纏住,逼得她不得不和他一樣動情.

藍夢羽的腦袋嚴重的缺氧,她整個人都癱軟在他的懷里,無力反抗.

冷彥爵也感覺到懷里的嬌軀,乖巧地不可思議,任他胡作非為.他不想承認這兩天空虛的身體一直在喊著要她,可是現在抱著她,身體有一種快要爆炸的疼,叫囂著要占有她,狠狠地撕裂她,最好吃了她,拆穿入腹,融為一體,省得在午夜夢回的時候空虛而焦灼地想念她的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