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所當然
熱情,這般的洶湧,藍夢羽有些想哭,見他大掌粗魯地要掀起她的裙子,她急得直喊.

"不要碰我."

冷彥爵猛地邪笑,將她翻過身,面對了她,面對著面,依然把她壓得死死的,熱切的舉動,緩了一些,俯下身去輕輕地吻她.吻她光潔俏麗的額頭,吻她卷起微翹的睫毛,吻她集清純和妖媚與一身的狹眸,吻她可愛的鼻尖,吻她甜美的小嘴,吻她嬌嫩的臉蛋兒……

那般涼薄的唇,卻偏做出如此柔情似水的舉動,偏能落下如此溫暖的吻.

藍夢羽呆愣愣的,這是他少有的一次溫柔,她緩緩地揚了揚修長黑亮的睫毛,依然在拒絕,"放開我..."

"你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小乖,為什麼不配合著享受呢?"冷彥爵低沉的聲音吐到她的耳畔.

"不許亂叫我."藍夢羽氣得爭執道.

"小乖,小乖,你就是我的小乖乖...乖乖被我干."冷彥爵使勁的惹惱她,因為她嗔怒的神態也別有一番滋味.

"臭混蛋."藍夢羽氣得回罵他.,

暗黃色的壁燈照射的不是太亮,只能看見男人的臉龐有點發暗,可盡管如此,也抹不去他的俊美和神采.

他深深地看著她,迷人的眸子閃爍著微亮的光芒,藍夢羽覺得自己的魂都要被這樣的眼神給勾走.

即便想要掙紮的身子,仿佛也被這個男人蠱惑了一般,動也不動了.

呼吸,有那麼一點急促.因為,一旦那對上那一雙染著欲求的眼,她就有些驚慌失措.那一刻,有些張狂的男性氣息,快要讓她窒息,她覺得,自己這身子仿佛不再是自己的了.

他吻她,熾熱的吻,落在她的耳朵下方,沿著敏感的脖子,低低地一路往下.大概是感覺到了她的溫順,他的大掌再度火熱了起來,無所顧忌地一把摸上了她的胸,大力地揉捏著.

她倒抽了一口氣,低低地嬌喘著.水色的眸子,緩緩眯緊,無措.

他的強勢,不止表現在他的吻上,雙腿也跟著強悍地擠入她的腿間,將她狠狠地壓在了床上.

他的吻,已經落到了她的脖子處,男性的大掌鑽進了睡衣之中,完全不同于她的,溫熱,厚實,還略有一些粗糙,所到之處,仿佛能帶起電流一般.她低喘了一聲,無措地咬唇.小腦袋往後仰,可是雙手卻愣是不知道該如何安置,只能無措地握緊,然後垂在身體兩邊.

想著想著,藍夢羽就點氣,忍不住地瞪了他一眼.膽子也跟著大了一點,氣不過地張開嘴,露出白閃閃的牙齒,在他的唇上咬了一下.

男人微愣,眸子在瞬間,暗了一分.

千萬,不要對正在**之中的男人施虐齧咬,這只會越發激起他們心頭的欲火.

藍夢羽嚴然不懂得這一點.

反而挺起腰,她狠狠地蹭了蹭他.其實不算是蹭,只是他壓著她太緊,太沉重,她打算用腰推開他的舉動反倒成了欲拒還迎的勾引.

冷彥爵低低地悶哼,下身敏感那一處,即刻充血了起來.

而某男卻屈解她的意思,低笑道,"想要了?馬上會讓你舒服的!"

在她的耳邊,他吐出了火熱的氣息,邪魅而又蠱惑!

藍夢羽驚得整張臉都通紅了起來,更讓她害羞是那刺耳的拉鏈聲,然後,他猛地抓起她的一條腿,強迫性地讓她環住他的腰.她不干,適應不了這樣的游戲.

男人眯著眼,用充滿**的火熱黑眸,贊歎地打量著.她近乎半裸,白皙的腰肢纖細到不可思議,似乎他再用力一些,就可以將那細腰給掐斷.細嫩的肌膚,柔膩地仿佛豆腐做的.起起伏伏的身體曲線,在他的手中輕微的擺動著,魔魅地仿佛絕代妖姬.

他難耐地抓緊了她的腰,高高提起,將臉埋入那柔膩的雙峰間,然後沿著那平坦柔滑的小腹,一路,重重地齧咬而下.

"唔……"她低低地輕哼,像只貓兒在叫一般.纖細的腰肢緩緩後仰,形成了不可思議的誘人弧度.實在受不了他這種折磨人的熱情,也實在抵不住這種似乎要將她燃燒盡的羞澀.

快點讓這一切都結束吧,她覺得再這樣下去,她會羞死的!

他的動作猛然一頓,似乎被她這一聲催促搞得全盤崩潰了,重重地粗喘了一聲之後,猛地扯破了她的底褲,進入她,灼熱的呼吸盡數撲在她的耳朵邊,發了狠地要她,幾乎要撕裂了她.在她被撞擊地快要魂飛魄散的時候,似乎聽到他在她耳邊不甘地低吼,"你這該死的女人."

第二天清晨,藍夢羽被驚嚇醒,醒來,發現自已的床上只有她,冷彥爵已經不見了,她抓起手機一看時間,不由又松了一口氣,還好,才是早上七點,可此刻,她的腰酸得碰不得,她倚坐在床上,想到昨晚上在這里發生的事情,她羞得將臉埋在枕頭里,天哪!她真得恨死這個男人了.

藍夢羽躺了一會兒,才起床穿衣洗刷出門,海邊的早晨,清新濕潤,微風佛面,令人神情氣爽,藍夢羽來到大廳,看見冷夫人正在廚房跟阿姨們交談著,大概是要做孩子喜歡吃的早點,多做點花樣.

"小羽,怎麼這麼早就起來了,不多睡會兒?"冷夫人看見她,上前招呼道.

"我習慣早起了."藍夢羽笑著回答道.

冷夫人聽著這句話,不免心疼起她來,小小年紀,就要帶兩個小孩,真是幸苦她了,她親切的問道,"家里人都好嗎?"

"我爸媽都很健康,身子也硬朗."藍夢羽回答道.

"小羽,你為什麼不早點兒告訴彥爵,你為他生了兩個孩子呢?"冷夫人有些遺憾的問道,不然,她就可以不用等這四年,她可以早點兒照顧這兩個孫子了.

藍夢羽自責的垂下頭道,"伯母,對不起,是我太任性了."

"我不怪你,你一定有你的難處,我們彥爵人就是愛玩了些,其實,他是一個很負責任的人."冷夫人替兒子說好話道.

藍夢羽只想在內心呵呵兩聲笑,但是,表面上卻回道,"我知道."

"別怪他,原諒他吧!我會讓他對你們母子負責的."冷夫人笑道.

藍夢羽眨了眨眼,有些聽不明白道,"伯母,您得意思是什麼啊!"

"我和你伯父商量過了,讓你們訂婚."冷夫人認真的開口道,而且這話對她來說,也覺得理所當然的事情,她想著訂婚才是對藍夢羽最好的交待.

"什...什麼?訂婚?"藍夢羽撤底有些懵了,不是吧!

"怎麼?你不想和我們家彥爵結婚嗎?"冷夫人驚訝的問.

"我...我從來沒有想過."藍夢羽結結巴巴道,嫁給冷彥爵嗎?她真得從來就沒有想過,雖然她對未來也沒什麼規劃,可是,嫁給他,她不免有些怵然.

"那你想嫁給我們家彥爵嗎?你不想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庭嗎?"冷夫人好奇的問.

藍夢羽苦笑不已,"我當然想,可是,我們真得沒什麼感情基礎."

"哦!原來是這樣啊!這不算什麼大問題,你們只是分開久了,缺少時間培養感情,訂婚的事情可以推遲再說,等你們的感情穩定了,我們再談不遲."冷夫人欣慰一笑,這時,樓上就傳來了黃鶯一般清脆的聲音,"奶奶,媽咪..."

藍小思頂著一頭蓬松的長發就跑下來了,她親呢的走到冷夫人面前,把皮筋遞給她道,"奶奶,幫我紮頭發好嗎?"

冷夫人自然是欣喜不已,她從小就生了冷彥爵這一個男孩,內心里多想要一個可愛體貼的女孩啊!藍小思這個請求,讓她激動起來,"好,好,奶奶給你紮小辮子."

冷夫人讓阿嫂去浴室找了一把梳子過來,她認真的替藍小思紮起了頭發,雖然她的手不夠靈活了,卻還是認認真真的給小思紮了兩條可愛的小辮子.

"媽咪,陪我去外面的草坪上玩好不好."藍小思拉著藍夢羽道.

"好吧!"藍夢羽點點頭,牽著她出了大門,走向了那一片修理得十分漂亮的草坪里,兩母女開始玩著小游戲.

在別墅的三樓一扇窗子里,金色的簾子後面,一雙深邃迷人的眸子凝望著草坪上的一對母女,嘴角彎起微笑來.

只見草坪上,藍夢羽在前面跳躍著,身後跟著一個小尾巴,玩得很開心,為這平靜的草晨增添了不少的歡聲笑語.

而在大廳里,冷老爺子抱著藍小澤下來,臉上是慈祥的笑容,這個家庭,仿佛頓時就有了無限生氣起來.

"奶奶."藍小澤從冷老爺的懷抱里下來,便跑到了冷夫人的身邊,掂起腳尖在她的側臉上親了一口.

"小澤乖,昨晚睡得好不好?"冷夫人問.

"很好,只是爺爺一定沒睡好吧!"藍小澤說道,好像他有影響他踢了他哦!

冷老爺子笑道,"哈,爺爺也睡得很好."即便被孫子踢幾下,也是福氣啊!不管,冷老爺子昨晚的確失眠了,他只顧著看著身邊小小的孩子,到了後半夜也沒有睡意.

"媽咪和妹妹在外面,我也去玩."藍小澤聽到窗外的笑聲,他也跑了出去.

冷夫人與冷老爺相視而笑,臉上都是滿足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