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作主張
說話的小萌娃一臉正經認真,卻不見桌上,有一個女人差點噴茶,藍夢羽一臉黑線的看著自作主張按排床位的小女兒,強行微笑道,"小思,跟媽咪好不好!媽咪晚上跟你講故事哦!絕對講你沒聽過的."

藍小思一雙大眼睛烏溜溜的閃爍著狡黠之色,她伸手親呢的摟著冷夫人的腰際,拒絕道,"不要啦!我要和奶奶睡."

藍夢羽見哄誘失敗,轉而朝乖巧懂事的兒子道,"小澤,你跟媽咪睡好不好!"

藍小澤搖搖頭道,"我不要."

"你很久沒有跟媽咪睡了哦!"藍夢羽繼續誘拐道,她今晚一定要抓個小寶一起睡,否則,難道她真得要和冷彥爵這家伙共一間房?

"媽咪,你就跟爹地睡嘛!反正你們在家里就會一起睡啊!"藍小澤說起慌來,小臉不紅氣不喘,反而一臉玩味的模樣.

藍小思立即接下去道,"是啊!媽咪,你看我的奶奶睡,哥哥和爺爺睡,你怎麼能讓爹地一個人睡呢?那不是很可憐嗎?你忍心讓爹地一個人睡嗎?"

藍夢羽一張小臉迅速在眾人的目光下竄紅,然後看著一雙兒女啞口無言,緊接著,她聰明的覺悟了,這根本就是兒子和女兒要陷害她的節奏嘛!這兩個沒良心的小家伙,虧她親手把他們帶大,竟然這樣陷害她.

冷彥爵贊歎的看著兒女這說慌的能力,低沉的笑起來,"好了,孩子喜歡跟我爸媽睡,就隨他們吧!"

藍夢羽不好意思的朝冷夫人道,"伯母,家里還有客房吧!這一路做飛機,我有些累了."想陷害她,沒門.

冷夫人笑呵呵的說道,"客房,有啊!"

"那,那我現在就想去休息了."藍夢羽迫切的想要霸占一間客房.

"媽咪,飯還沒吃完耶!"藍小思眨著大眼問道.

"媽咪頭好暈,你們吃飯也別玩了,趕緊睡吧!"藍夢羽說完便起身,冷夫人朝一個傭人阿嫂道,"帶藍小姐去客房休息吧!"

阿嫂點點頭,朝她道,"藍小姐,請吧!"

藍夢羽笑了笑,然後抱歉的朝上座的冷老爺道,"伯父,您們慢吃."

"好好休息!孩子就交給我們吧!"冷老爺子對藍夢羽客氣道,他怎麼會看不出,這個女孩在拒絕和兒子同房呢?這樣說明,這個女孩子心性純潔,倒不像是他見慣得那一類女孩.

冷彥爵慵懶的倚坐著身體,嘴角擒著意味不明的笑意,看著急忙上樓的女人,只是優閑的喝著手中的紅酒.

兩個小娃面面相覷的看了一眼,大眼里都有些失落,看來媽咪竟然不上當呢!不過,他們不會放棄的,一定要讓爹地和媽咪睡在一起.

小孩的心思,就是這麼純淨,他們覺得大人睡在一起,就是恩愛的表現,只要爹地和媽咪能睡在一起就好了.

藍夢羽一回到客房,一顆心還在撲騰亂跳著,羞得不知如何是好,天哪!丟臉死了,小澤小思真是嫌她不夠丟人是不是?竟然在餐桌上大肆談論這種事情,哎,她是怎麼教育出了這兩個小腹黑寶寶.

還好還好,她現在擁有自已的客房了,想怎麼睡就怎麼睡,而且,這間客房也布置得很溫馨,掀開窗簾,還能盡攬美麗的海灣夜景,藍夢羽洗了個澡出來,換上一套酒紅色長睡衣,坐在臨窗的沙發上,耳中塞起耳塞,品享著這一刻甯靜的感覺.

耳中是一曲憂郁的歌曲,是韓夏的,不知為什麼,藍夢羽聽著他的歌,低低的縈繞在心底,把他每一個聲音都聽進了內心深處,總覺得歌聲中傳遞著一種讓人心疼的感覺,心疼這個男人,從這歌聲中,藍夢羽有一種想要擁抱他的沖動.

書房里,暖黃色的燈光下,坐著一對談話的父子,冷老爺子神情少了一種威懾,反而多了父親的慈愛,他望著對面的兒子,問道,"他的演唱會辦得怎麼樣了?勝利嗎?"

冷彥爵的臉色略略一沉,有些不悅道,"他的演唱會取消了,人去了埃及."

"他又跟你作對了?"冷老爺歎了一聲,顯得十分無奈.

"我給了他功成名就的事業,他還想要什麼?"冷彥爵掀眉冷嘲.

"彥爵,別這樣,對他耐心點."

"就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才一次一次的忍他,否則,我豈會由著他胡來?"冷彥爵一聲冷嗤,壓抑著他滿腔的怒火,他低著頭,垂著眼,額前劉海放蕩不羈地灑落,冷厲的黑眸在那如孤星一般閃爍的樣子,像是一頭孤獨的狼首,那般的氣勢驚人,讓對面的冷聖華一驚.讓兒子接手公司,也有七年的時間了,從當年那個雷厲風行,難掩光芒的兒子,那麼此刻的他,他的鋒芒已經盡數被磨去.他變得內斂,懂得將逼人的光彩都收斂了起來,不顯得咄咄逼人,卻反而更令人生畏了.

以往,他心平氣和的和他談論著韓夏的事情,但今日,他看出了兒子的不奈煩與失去的耐心,這讓他不免擔憂起來.

"彥爵,多擔待一些,必竟他是你的弟弟,我們是他在這世界上唯一的親人了."冷聖華歎息一聲道,他這一生事業成就都斐然,唯獨留下了一個遺憾,那就是在二十五年前,他犯下的一次錯誤,他擁有了第二個兒子,只是,這個兒子的存在是在他六年前才知道的.

冷彥爵不改他那一張冷冰冰的臉.凌厲的眉頭,冷冷地橫挑在那里,冰色的眸子,黑漆漆的猶如冬日最寒冷的夜,透不出溫度,他嗯了一聲,起身便走.

冷聖華看著兒子的背影,又重重的歎了一聲,有些無力.

藍夢羽聽著聽著,都快要睡著了,她干脆拔開插頭,任由韓夏那低沉輕柔的嗓音在室內流蕩著,而她躺在床上,准備閉上眼睛入眠.

卻在這時,突然她的門被敲響了,她驚訝的睜開眼,暗想著,一定是女兒,這小家伙還是想跟她睡吧!她歡歡喜喜的去開門了,准備看見一張小臉蛋,可是,她打開門的時候,卻看見一張面無表情的帥臉.

竟然不是小思,是冷彥爵.

"你...你來干什麼?"藍夢羽驚訝的看著他,半開的門不敢再打開.

"你說呢?"冷彥爵今晚有些煩燥,連帶著他說話的口氣也有些沖.

"什麼我說啊!我問你這麼晚找我干什麼,有事說事,沒事請離開."藍夢羽的脾氣也一下子被挑起來了,哪有這麼可惡的男人?

冷彥爵耳中突然聽到了一串熟悉的聲音,他眯著眸道,"在聽歌?"

"是啊!有意見嗎?"藍夢羽略惱的問.

"不許聽他的."冷彥爵直接霸道的出聲.

藍夢羽一瞬間懵了,"為什麼不能聽韓夏的歌,我就喜歡聽他的歌."

"我說不准就不准."冷彥爵以霸道得無以複加的口吻命令道,同時大掌的徑直推開門進來,抓到了床上放歌的手機,直接按掉.

"把我手機還給我."藍夢羽見他拿手機,頓時就急了,就要過來搶奪,冷彥爵憑著身高的優勢,只需要將手機舉起,認憑藍夢羽怎麼跳躍都搶不著.

"真是小矮子."冷彥爵嘲諷道.

藍夢羽氣得反駁道,"高又有什麼用,沒品沒德沒人性,還給我."

隨著藍夢羽每跳一下,她睡衣下一對小白兔都抖動一下,居高臨下的冷彥爵自然是將這種眼福看在眼里,藍夢羽連續跳了幾下,小臉坨紅著,氣息也喘了起來,朝他惱道,"出去,別呆在我房間."

"還給你."冷彥爵突然好心的將手機遞給她.

藍夢羽伸手就去拿,可她的手還沒有碰到手機,另一只大掌便拉住她的手,一個猛地的扯,她啷嗆著投懷送抱而來,"冷彥爵."藍夢羽氣得低叫了一聲,"放開我."

她氣得真想咬他,可是他長得好高,一米八幾和一米六的差距太過懸殊,只能無能為力.

冷彥爵更加可惡的將手機扔到了床中央,藍夢羽立即推開他,便要去撿手機,可她彎腰跪在床上的時候,不自覺翹起來的美臀,豐滿俏麗,那白粉交加的睡衣怎麼都遮擋不住的.

微微飄揚的裙擺,怎麼都擋住那兩條白瑩瑩的大腿,俏生生地綻放在他的眼前,冷彥爵暗沉的眸子,再也難以挪開視線.

他剛才看著她就有了情動,此刻,哪里忍得住?!再者說,這個就是他的女人,他也沒必要忍!況且,在這個房間里,完全沒必要顧忌什麼!

他猛地用身子抵了上去,直接在將她壓在了床上.

"啊!"

藍夢羽低呼,嚇了一大跳,可是,她趴在床上,身上又壓著一個重物,她只能死死的連轉身的機會都沒有,她轉身急了,"冷彥爵,你放開我."

然而,從背後重重地壓下來的男人,霸道的讓她仰起小臉,單手擰住她的下巴,重重地吻了上來,很是熱情.大掌也是急切地沿著她的小翹tun往下,一舉鑽入她的裙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