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人吃飯
冷夫人不用想,也知道兒子一定是傷透了這位女孩的心,兒子一直在外面過著玩世不恭的生活,她就擔心遲早會出事情,她想當年兒子是多狠心傷了這位女孩的心,才會讓她懷了孩子也不敢出現,不過,到底是把孩子認到了,她此刻,欣喜得只想趕緊與她的孫子孫女親近,好快速了解他們.

進入了別墅的大廳,藍夢羽只能感歎這家人的富有程度是難于想像的,她被老夫人熱情拉著坐到了沙發上,笑容慈愛道,"小羽啊!一定是我家彥爵對不起你,你可千萬別怪他,現在,你們兒女都有了,你們現在還在交往嗎?"

藍夢羽俏臉一紅,垂眸望著手中的戒指,莫名的內心甜蜜起來,他們這算是交往嗎?

冷夫人一看她手中的戒指,便明白了,她笑眯眯道,"你原諒我們彥爵了吧!這真好啊!"說完,目光看著沙發後面,兩個玩耍的孫子,她打眼底笑到了心底,他們就一個兒子,這個兒子二十九歲了,還依然收不住心,她到了這年紀,什麼福也享完了,就想享享兒孫福,如今,她的願意實現了.

而大廳的另一邊,冷思媛連拽帶拖的把冷彥爵拉到了一個一旁,急問道,"哥,你怎麼可以對不起阿麗塔姐姐,你怎麼會突然冒出兩個小孩呢?阿麗塔姐姐知道了,會有多傷心啊!"

冷彥爵黑眸眯起,腦海中浮現起一張絕色的面容,他眼神閃了閃道,略顯冷淡道,"這跟她有什麼關系?"

"哥,你們的關系還沒有恢複嗎?你們不會這兩年都沒有聯系過吧!"冷思媛驚訝的問道.

"是她一直躲著不肯見我,我有什麼辦法?"冷彥爵眯眸,眼底還有一絲置氣的光芒.

"你們是怎麼了?你們當年可是最甜蜜恩愛的一對啊!這個女人是誰?她憑什麼出現在你的身邊?為什麼你會讓她生下你的孩子呢?"冷思媛氣昂昂的問.

冷彥爵挑眉道,"這件事情你別瞎操心."

"我這是替你和阿麗塔姐姐著急啊!你們才是最登對的一對啊!你把這個女人領回家里,難不成你要嫁她?"

冷彥爵臉露煩燥道,"你能不能安靜點,我的事情,我自已會處理."

冷思媛氣得一張小臉鼓鼓的,內心不由怨恨起來,哥竟然為了這樣一個女人對她不奈煩了?而且,她是真得很生氣哥對這個女人太好嘛!她有什麼資格獲得哥哥的愛?哥是阿麗塔的,誰也不能搶走.

對,她應該要快點把這件事情告訴阿麗塔姐姐,讓她趕緊回來奪回哥哥的心.

有了小孩子的笑聲,冷老太太和冷夫人一下子就喜歡上了藍夢羽,為他們冷家生了這樣一對寶貝,她們還有什麼理由不喜歡呢?

"奶奶,我這個禮物你喜歡嗎?"冷彥爵坐到了冷老夫人身邊,笑問道.

"喜歡,喜歡得不得了."冷老太太寵愛的看著孫子,一雙目光直打量在對面坐著吃糖果的小男孩臉上,感歎道,"果然是像啊!我還記得你這麼小的時候,也是這麼愛吃愛鬧的,沒想到,我還有福氣看見我的曾孫子呢!"

"媽,聖華在路上回來了,我把孩子的事情一說啊!他在那頭也是驚訝得說不出話來."打完電話的冷夫人笑容滿面道.

"爸,最近還在搞那個協會嗎?"

"你爸當了協會主席,還真忙起來了."冷夫人笑道,目光流轉間,就落在一旁安靜微笑的藍夢羽身上,這女孩子長得真好看,那細致的小臉,簡直是白嫩到不可思議,仿佛是白玉雕刻一般,看來兒子總算找到了一個純淨的女孩子了,以往的那些,她可是一個也不喜歡.

"媽咪,我有尿尿."藍小思突然跑到藍夢羽身上,急急道.

"來,奶奶帶你去."冷夫人立即起身,她真得有一種在做夢的感覺,她就有兩個孫子,聽見孩子甜甜的稚嫩嗓音,她內心真是無比的滿足.

藍夢羽也跟著起身,冷彥爵朝她道,"讓我媽去吧!"

十幾分鍾後,窗外傳來了車聲,藍夢羽隔著玻璃窗,看見花園里一道威嚴的身影快步朝大廳走來,冷彥爵微笑道,"這是我爸."

從外面走進來的老年男子,氣宇軒昂,精神熠熠,雖然半白了一頭頭發,卻渾身散發出來的威嚴氣場,以及嚴肅氣息令人不敢在他面前放肆,即便是看,也不敢多看一眼.

他一進來,連冷彥爵的臉色也變成了正經的表情,起身喊了一句,"爸,你回來了."

冷老爺的目光掃過他,然後落在沙發上一雙漂亮的小孩身上,只見兩個小孩開始小聲的說起了話來,藍小思有些害怕的揪著哥哥的衣服,說道,"這就是我們的爺爺嗎?好可怕哦!"

藍小澤眨了眨眼,嘴角猛地露出了一個特別可愛的笑容,連帶著,露出了一口糯米糕似的整整齊齊的白牙來,朝那呆震的老人喊了一聲,"爺爺,你好."

冷老爺這一路趕回家,在路上接了電話的他,都已經難于置信了,怎麼會從天而降這樣一件大喜事?他以為夫人是騙他的,所以,這才一路讓司機急趕回來,想要確定,如今,聽到這真真實實的一聲爺爺,他才回了神,接受了這個事實.

一對龍鳳胎的孫子,這真得是做夢也想不到的事情.

"爺爺..."藍小思依然有些害怕,膽怯的叫了一聲.

只見冷老爺那張嚴厲的臉,頓時露出慈愛的笑容,他有些手足無措的坐到了孩子的身邊,說道,"爺爺回來得急,都沒有給你們買什麼禮物,你們不怪爺爺吧!"

"不怪."兩小的同時搖頭.

"看看看看,這根本就是彥爵小時候的模樣,一模一樣."冷夫人在旁邊笑眯眯道,真得是怎麼看都不夠.

"幾歲了?"

"我們四歲了,我叫小思,哥哥小澤."藍小思一見爺爺好親切啊!剛才的害怕跑不見了.

"真乖,真可愛."冷老爺伸手摸了摸兩顆小腦袋,然後,視線一掃兒子,起身道,"你跟我來一下."

冷彥爵知道父親一定有這樣一問的,他從容的站起身跟著父親的腳步,走向了另一邊的會客室,身後冷夫人有些擔憂的看著,藍夢羽瞟到冷夫人的表情,內心也犯了嘀咕起來,難道冷老爺很生氣嗎?

是的,冷老爺是在極喜的情況下,的確還有一股怨火要發,憑白的多出了一對孫子,他開心得不得了,但是,兒子竟弄出這樣荒唐的事情,他自然要問個清楚.

會客室里,兩父子進行了一場談話,冷彥爵把與藍夢羽的相識過程說了一遍,憑他的口才,那是滴水不漏,連冷老爺子也聽不出一絲疑問來,聽兒子說完,他有兩個問題,第一,這事怎麼處理,第二,孩子什麼時候過戶到冷家.

"爸,這件事情我會處理."冷彥爵認真回答道,他素來明白,爸爸是一個很有責任心的人,他當然不能犯他的忌諱.

"怎麼處理?當年你傷害了她,如今,她肯把孩子歸還我們冷家,這是一個好女孩,你絕對不能辜負她,最好娶她為妻."冷老爺子不喜歡事情複雜化,他喜歡直來直往,任何問題一步到位的解決.

冷彥爵無語道,"爸,我們的感情才剛複合,至少得等我們感情穩定了再談婚事吧!"

冷老爺子想想也是,點頭道,"這件事情你一定要給我一個滿意的結果,你們年輕人的事情自已解決,我不干涉."說完,他迫不及待的起身,朝主廳走去,剛才只是匆匆看了一眼,他這會兒可是要好好看清楚這對孫兒了.

冷彥爵走過來,讓管家把他們的行禮搬進房間,時間正好進入了傍晚時分,冷夫人急著在廚房里准備著晚餐,並把藍夢羽叫進去了,並尋問她喜歡吃什麼,孩子喜歡吃什麼.

藍夢羽一一回答了,而對自已的口味就比較隨意了,大廳里,冷老爺子與藍小澤在聊天,藍小思則趴在冷老太太面前,童言童語直逗得老太太笑聲不斷,樂呵呵的.

二樓的欄杆上,冷彥爵撐著欄杆看著樓下和樂融融的景象,嘴角彎起淡淡的笑意,心情平靜而安甯,充斥著一股滿足感.

看了一會兒,他擰著眉自問起來,難道在他的內心里也一直渴望著這樣安定的生活嗎?

吃一頓飯,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兩個孩子的身上,藍小思一如既往的成為主角,她就像一只小蜜蜂一樣,忙碌著朝大人們問著她天真可愛的問題.

吃完飯,接下來就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這兩個孩子和誰睡,按道理來說,自然是跟藍夢羽睡的,但是,當冷夫人好奇的問他們的時候,他們卻異口同聲的說,要自已睡,這可真是出乎意料的回答.

"你們在家里都是自已睡嗎?"冷夫人驚訝的問,

藍小思眨著大眼睛想了想道,"要不,我和奶奶你睡,我哥哥就和爺爺睡,然後讓爹地媽咪一起睡,這樣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