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你
"你都叫不起,我怎麼叫得起?"冷彥爵蹬下身好笑的看著女兒.

"不會啊!睡美人不都是被王子吻醒的嗎?爹地,快去親親媽咪吧!媽咪就會醒了."藍小思提議道.

冷彥爵頭冒黑線,女兒這邏輯還真是...冷彥爵掀眉一笑,不過,這件事情他很樂意做,朝女兒道,"好吧!你先出去,我試試."

藍小思十分配合的掂起小腳丫子,把門關上,冷彥爵邁著步子走到床前,看見一身白色睡衣裹著的玲瓏身體,他的呼吸微微一緊,只見藍夢羽雙手摟在胸口,那雪白的高峰擠出了一條深深的溝壑,兩條細白的長腿緊貼在一起,性感的小屁股在薄紗下若隱若現,冷彥爵咽了咽口水,感覺一股口干舌燥,西裝褲下頓時咯得有些痛了.

冷彥爵彎下身,應了女兒的要求,薄唇湊近女人粉嫩的小臉,在她嘟起的紅唇上輕輕的烙印了一下,藍夢羽被嚇了一跳,她猛地睜開眼,看見床邊上邪魅的男子,她啊了一聲,"你...你干什麼?你為什麼進我房間?"

"都什麼時間了,你還在睡?"冷彥爵冷嘲道.

"幾點的飛機啊!"藍夢羽攏著一頭凌亂的長黑發問道,莫名露出嫵媚性感來.

冷彥爵的的喉結在聳動著,黑沉的眸盯著她衣襟下那兩立突起的紅莓上,他有一種想要直接撲壓的沖動.

"九點的飛機,快點起床."冷彥爵說完,負手離開.

九點?藍夢羽呀了一下,抓起櫃上的時間一看,哇,竟然已經八點多了,她手忙腳亂的起床,整理收拾,把她忙飛了,等她到達樓下的時候,發現兒子女兒已經等得很焦急了.

"媽咪,你能不能快點兒啊!你好慢耶!"藍小思抱怨道.

"對不起嘛!媽咪昨晚沒睡好."

"媽咪怎麼沒睡好呢?難道媽咪也興奮得睡不著?"藍小思好奇的問.

藍夢羽的目光瞟到沙發上那抹優雅的身影,她臉一紅,忙道,"不是啦!媽咪睡眠不好."

兩小寶無語的看著她.

保鏢開著車送他們到達機場,從貴賓通道進去的時候,藍夢羽還一直在擔心一個問題,冷彥爵說九點的飛機,這現在都已經九點半了,這飛機是不是飛了?

這個疑問藍夢羽一直還沒有問,只是,等她站到了一架波音747大飛機面前,她又奇怪,怎麼四周都沒有排隊的客人?而只有他們?走進了飛機的內艙,藍夢羽恍然大悟,原來這並不是平常的飛機,而是一架私人飛機,里面的裝修就像是舒服的五星級大酒店,有沙發還有小型吧台和臥室.

機長和副機長都站在艙門口,領著四個美女空姐笑盈盈的歡迎著他們進入,親切的稱冷彥爵為冷先生.

"爹地,這是你的私人飛機嗎?"藍小澤問道.

冷彥爵點點頭,"嗯."

藍夢羽在身後略略氣惱,明明有私人飛機,為什麼還要趕她起床?此刻,她頭還在暈暈的,一點兒都不清醒,一會兒,她肯定是要補個覺的.

"哇,好漂亮啊!"藍小思興奮的跑到了軟柔的沙發上,幾個空姐對這兩個粉雕玉琢的娃娃好奇極了,聽到他們叫冷彥爵叫爹地,她們內心震驚非常,能在冷彥爵的私人飛機上服務,她們喜不自禁,以為這次出航能獨單的侍奉他一個人,而且,十幾個小時的飛行時間,她們已經准備好和這個男人來一場激情碰撞的准備,可是,讓她們失望的是,冷彥爵有了兒女,還有一個清純的女孩隨行.

為什麼她們連一點兒消息都沒有?不過,也不奇怪,像冷彥爵這種身份的男人,只要他不希望爆光的消息,是誰也不敢胡亂爆光的,他就是娛樂圈的老大,是王者,誰敢惹上他?

當四位美麗空姐聽見兩小奶娃叫藍夢羽叫媽咪的時候,她們撤底的絕望死心了,看來這趟旅程,只是一趟旅程了.

在一番准備之後,飛機起飛了,藍小思害怕的縮在冷彥爵的懷里,緊緊的抱著他,等飛機升了空,平緩飛行之後,她才沒了害怕,向那空姐要吃的喝的.

藍夢羽一時之間興奮得睡不著,她坐到後面的一排沙發上,拿出了手機,戴著耳塞聽歌呢!這種悠閑的時間,聽歌是最合適的了.

藍小思見媽咪獨自在聽歌,她立即便眼紅了,"媽咪,你是在聽韓夏叔叔的歌嗎?我也要聽."

韓夏這個名字,讓正端坐在窗口的冷彥爵臉色一驚,這個女人喜歡聽韓夏的歌?

"給媽咪聽一下啦!"藍夢羽朝女兒道.

"好吧!"藍小思點點頭,坐回了沙發上,繼續吃她的蛋糕.

十幾個小時的飛程,如果只是單單的坐著,那一定會很無聊,而且,坐飛機也很累,小澤小思養成了中午會午睡的習慣,此刻,兩個小寶貝已經在床上呼呼大睡去了,

藍夢羽查看了寶貝的睡眠情況之後,便出來朝機尾部一個單獨的沙發走去,由于還是獨立隔開的,她轉身正想關門,一只大掌阻擋了,緊接著,男人高挺的身影邁了進來,藍夢羽神經一繃,"你...你進來干什麼?"

"我要你."男人直接給出答案.

"你...你不要亂來."藍夢羽大驚失色,這個男人種馬嗎?什麼地方都能發情?

"你不想讓其它人聽見這里的狀況,最好小聲點."男人高健的身軀直接壓迫下來,薄唇霸道的吻上她的唇,強制的壓在了沙發上.

藍夢羽死命的掙脫,卻沒他力氣大.

"別費力氣了,你是逃不掉的,給我,至少我會溫柔些."

她想說什麼,他長驅直入的唇成功的將她的話給吞在腹中...

她的裙子被撩起,露出粉紅色的蕾絲內,褲,他大手一扯,便扯掉到腳裸上.

這時,門外傳來了空姐的禮貌敲門聲,"冷先生,需要服務嗎?"

藍夢羽頓時嚇得不敢再掙紮,然而,這正好如了男人的意,他很輕松的便分開了她的腿,生生的擠進了她的身體內.

明明在做著下流無恥的事情,男人竟然還能很平靜的回答,"不用了."

"好的."空姐的聲音說完,便離開.

又澀又痛的感覺讓藍夢羽極度的不適應,她死死的咬著唇,不敢發出聲音.

他手撩拔著她的敏感地帶,很快便濕潤了,緊致的感覺讓他抓狂.

冷彥爵進入她的最深處,重重的占有,懷抱里的女人,黑發繚亂,仿佛水藻一般的游動,黑沉沉的仿若魔域.一抹白皙的脖子在黑發間露了出來,閃爍著魔魅的誘惑,仿佛地獄之手,冷彥爵控制不住地低下頭,咬上了她的細頸.

她低低地嗚咽了一聲,如泣如訴,更仿佛魔女拉動的琴弦,在拽著他不讓他離開.

他的眸色越顯狂亂,忍不住嘴下用力,在她的脖子上落下深深的的咬痕——

藍夢羽,你是個妖精!

藍夢羽想喊出聲,卻又不敢,只能生生的承受著他的索取.

整個過程,她覺得自已快要死了.

腳趾頭被勾得緊緊的,雙腿又酸又麻,他沖撞著她的身體,直至猛然抽出,噴射了一地白色的液體.

藍夢羽紅著臉躺在沙發上,再也沒有力氣起身,眼眶里還留有情動的淚水...她連罵人的力氣都沒了.

只能在內心里罵著這個人面獸心的混蛋...

倒了時差令母子三人都有些暈沉沉的,冷彥爵俊拔有力的身影輕松抱著藍小思,一邊牽著藍小澤,身後跟著藍夢羽,還有四位保鏢,從貴賓通道出來.

"哥,你終于來啦!"一道欣喜的女聲從旁邊的咖啡廳里沖出來,她原本想要給冷彥爵一個大大的擁抱,可是,當看見他懷里已經抱著一個漂亮小女孩,她眨了眨眼道,"哥,這是誰的小孩啊!"

這是一個二十五六歲,高挑時尚的女孩,一頭金黃色的長波浪,穿著性感緊身抹胸黑裙,一張精致妝容的面容,長得很美,但她的眼神里卻散發著一股傲慢的氣息.

冷彥爵寵愛的喚了她一聲,"小媛,你怎麼就你一個人來嗎?"

"當然啦!難道我來接你你不高興哦!"美女嘟著紅唇道,同時,一雙目光又好奇的打量著被冷彥爵牽著的帥氣小男孩,她哇了一聲,"和哥好像啊!"

藍小澤一雙黑白大眼睛翻了翻,回道,"當然像,我們是父子."

"什麼?父子?"女孩瞠目結舌的看著自家堂哥,又看看這個酷似的小男孩,一時驚愕莫名.

藍小思立即占有性的摟緊了冷彥爵的脖子,大聲道,"他是我爹地."

冷思媛猛眨著眼,以為自已聽錯了,她喃喃道,"爹地?你們是我哥的孩子?"

冷彥爵掀眉自豪的笑起來,"不錯,他們就是我的孩子."

女孩的下巴都驚跌了,她大叫道,"哥,你什麼時候有孩子啦!你跟誰結婚了,為什麼都不通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