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處3
藍夢羽的身體一頓,直接被他氣到了,她揚頭反駁道,"我不做."

"你不做?你別忘了,我手中還捏著你的廣告賠償案,我可以讓你身陷一堆的麻煩之中."

藍夢羽咬唇看著他,"你..我們說好的..."

'的確,我是答應過你,但你忘了,前提是,你對我言聽計叢,顯然,你做不到這一點."冷彥爵冷酷道,接著,說出了更加無情的話語,"小澤小思是我的兒女,但你是我什麼人?我憑什麼白養一個和我沒有半點關系的女人?"

"那我可以不要你養,你讓我離開不就是了?"藍夢羽氣得一張臉漲紅了.

"你想離開?哪有這麼容易?我說過,在我和孩子還沒有建立深入的感情時,你必須留在我身邊幫我,否則,我會讓你更慘."

"你..."藍夢羽咬牙切齒,氣得連話都說不出來,只能拿眼睛瞪他了.

冷彥爵看見氣得渾身發顫的女人,內心不由痛快了起來,他得意的挑眉道,"從今之後,我說什麼就是什麼,沒有我的允許,你只能呆在這別墅里,哪也不准去."說完,他高挺的身影優雅的離開.

藍夢羽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冷彥爵開著他的車,在兩輛黑色轎車的跟隨下消失在山坡之下,窗後的她連剁了好幾下腳以示憤怒.

要說她不怕冷彥爵的威脅,那是假的,那幾個廣告商當初她就收費可觀,而且她記得合同上的違約還是三倍,叫她如何承擔得起?她知道如果自已陷入了這種危機,父母一定會擔心死,也許真得有可能會拿他們那棟老房子來抵押貸款還債的,藍夢羽最不願的就是看見父母為自已傷心勞神.

藍夢羽坐在沙發上,一時無計可施,最後,默默的去拿了掃把出來,開始打掃屋子上下,她看著這巨大的別墅,暗想,自已掃三天也掃不完啊!

房子大有什麼好處?搞個衛生都累死人.

金尊娛樂公司總辦室,冷彥爵挺拔的身影剛邁進來,他的手機就響了,保鏢遞了過來,他看了一眼接起,"喂."

"乖孫吶!奶奶."那頭傳來一道蒼老卻十分有精神的聲音.

冷彥爵冰冷的表情一瞬間溫柔起來,甜甜的喚了一聲,"奶奶."

"乖孫啊!想沒想奶奶啊!"

"當然想啊!"

"你一定是沒想,如果想了,怎麼不打電話給奶奶?害得奶奶等著你的電話,都好幾天了."那頭的老人埋怨道.

冷彥爵閃過一絲笑意,兩天前他就打過電話了,不過,奶奶八十多高齡的歲數,已經患上了較嚴重的失憶症,他忙道,"好好好,我一定每天都給奶奶打電話."

"打電話不算,我都有一陣子沒有見到你了,快來讓奶奶見見,看看我的孫子長高了沒有,該結婚了,我好想抱曾孫吶,要抓緊啊!別太挑,上次那女孩就不錯."那頭的冷老太太想到一句是一句.

冷彥爵無語苦笑,她說得女孩,已經是兩年前的事情了,他沉眉想了想道,"奶奶,我很快就會過去看你了,而且,一定給你一個大驚喜."

"哦!什麼驚喜啊!我可不要你給我帶得那些吃得看的,我這屋子都擺不下了."老太太抱怨道.

冷彥爵每次去看奶奶,都要想盡辦法搜羅世界頂級的禮物送過去,有時候,只派一趟專機過去,只為接一座當地十分盛名,卻價值不到幾萬的木頭雕塑,像這樣不計成本,只為哄奶奶一笑的事情,冷彥爵不知道做了多少件.

冷彥爵孝敬奶奶不是沒理由的,想當年父母創辦金尊娛樂公司,每天日里萬機的滿世界跑,把小小的他丟給了當時就已經六十歲的奶奶,奶奶給他的關愛比父母還多,在他的心里,奶奶永遠是最重要的人.

為了哄得她開心,他願意付出一切努力.

"奶奶,最多三天,三天之後,我處理了公司的事情,我就去見您."冷彥爵保證.

"好好好,三天啊!我數著,要是三天不到啊!小心我打你屁股."那頭冷老太太像個固執的小孩一般.

冷彥爵撲哧一聲笑起來,"奶奶,我都這麼大了,你還打屁股啊!"

"你再大,也是我的孫子吶!在我眼里,你可還是個小孩呢!"冷老太太執拗的說道.

"好好好,一定到,我保證."冷彥爵說完,聽到那頭的電話被掛了,他才將手機遞給身後的保鏢,然後,走向了那已經等待著他的六名助理.

金尊娛樂集團,雖然打著娛樂圈的名頭,但外界都知道,實際上,金尊娛樂集團是集團的子公司,其背後更涉及著龐大的世界級產業,地產,酒店,金融,娛樂,電影,珠寶等行業,手下員工多達三十萬,領域涵蓋世界各國發達國家.

做為金尊娛樂集團現任執行總裁,別人都看見他光輝熠熠的一面,卻不知道冷彥爵每天的工作量極其繁雜,只是一天時間,堆積到他辦公桌上的文件就已經很多了,他眯了眯眸,拿起最上面的一本看了一眼,擰著眉道,"怎麼?他又鬧什麼少爺脾氣?"

"冷總,韓少爺決定擺演這場音樂會,他說..."美女助理有些難于啟口道.

"他說什麼?"冷彥爵的目光不悅的眯起.

"他說他要去埃及金字塔看日出."美女助理戰戰兢兢的說道.

冷彥爵手中的文件重得一摔,低咒一聲,"混帳,他以為公司是什麼地方?回去告訴他,不唱完這場演唱會,哪也不許去."

美女助理林姍顫顫的點頭道,"是...我這就回去勸勸韓少爺."

站在這里,三男三女皆是冷彥爵的助理,他們分別負責著各個行業領域,每日將最重要的事情呈報給冷彥爵做指示,而唯獨這個叫林姍的人,卻只侍候一個人,這個人就是瘋靡全亞洲,有望進軍美國唱片公司的巨星級人物,韓夏,他的粉絲親切的稱他為韓少.

林姍才剛走出沒幾步,她的電話就響了,她拿起來一看,是她的姐妹助理,她忙小聲接起,"喂,小冬."

"什麼?"林姍捂嘴驚叫,再次確定之後,她哭喪著臉回頭,走到冷彥爵的辦公桌前,垂著頭道,"冷總,韓少已經上飛機了."

冷彥爵的面容直接沉到底,他緊閉了一下眼睛,以控制他的情緒,再次睜開的時候,他的目光已經冷靜了幾分,"換人."

"冷總,我們花了將近半個月為韓少量身定做的音樂會,換人的話,會直接損失好幾百萬."旁邊有位助理提醒道.

冷彥爵咬了咬牙道,"換."

在場的助理都再次啞然無語,到底冷總為什麼能一忍再忍呢?自從韓夏三年前簽約進來之後,一路從新手到出唱片,發行專輯,仿佛一步到位,他被捧成了巨星級歌手,可是,自從韓夏成名之後,他的脾氣就越來越難侍候,而且,就連他們這些助理都感覺得到,這個韓夏似乎是故意和冷總過不去,總會生出這樣那樣的事端來為難他,但是,更讓他們奇怪的是,要是換別的歌手,演員,無論多出名,膽敢惹到冷彥爵這個人,只有一條死路,封殺雪藏,萬年不用,但為什麼這個韓夏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惹到他,他都一一忍下來,難道真得若外界傳聞一樣,他們的冷總是男女通吃的類型?他們之間有貓膩?

更有消息說,冷彥爵曾經和一名女星出雙入對,不出兩天,韓夏便與那女人在酒店被拍,最後,鬧得滿城風雨,而他卻與那緋聞女星再無交集,分明就是有意爭搶的意思,但又沒興趣交往,這怎麼看都像是報負的感覺.

外界雖然不敢亂寫,可是那些邊邊角角的緋聞可不少,都在暗示著金尊集團的總裁與旗下當紅歌手韓夏有著暖昧關系,加上韓夏出道之後,幾乎與女性沒什麼緋聞,卻總是攪冷彥爵的局,還任性的給他制造不少的麻煩,等著他來處理,這聽起來,的確是...基情四射.

就像今天這場演唱會,明明只有三天的時間了,他卻玩失蹤,去埃及金字塔看日出,這借口,誰聽了都會覺得混蛋,到底這個韓夏是怎樣的人?竟然敢這樣招惹冷彥爵?

中午,藍夢羽累極了,打掃了一樓二樓,已經夠她喘得了,此刻,吃了一些干糧,躺在沙發上,她什麼事情都不想做,拿起手機,放起了聲音,直接就想眯起眼睛睡覺,只聞歌聲里,那個低沉清揚,飽含深情的男聲,仿佛是如水一樣包圍著她.

藍夢羽眯著眸,聽到了激動處,不由喊出了這個名字,"韓夏,我最喜歡你的歌聲了."

藍夢羽聽著聽著,竟然睡著了,等她驚醒的時候,車外面已經有了車聲,還有聽到了孩子們下車的歡笑聲,她忙關了音樂下樓,看見自家的兩個寶貝跑了進來.

"媽咪,我們回來了."藍小思興奮的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