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處
藍夢羽嚇得了一跳,手中拿著一瓶冰果汁,像個被嚇住的小孩,一眨不眨的看著他,然後,吶吶的解釋道,"我...我拿瓶果汁."說完,象征性的舉了舉手中的果汁瓶.

"他們睡著了?"冷彥爵低沉的嗓音在空曠的大廳里,顯得格外的磁性迷人,像是一首經典歌曲一般.

藍夢羽忙點點,回了一句,"嗯,睡了."

大廳里沒有燈光,只有走廊里的幾絲光芒灑進來,顯得十分幽暗,像是染著七八十年代的那種昏黃,使得人影都顯得有些晦暗不明,在這幽魅光線下,藍夢羽的身影看在冷彥爵的眼簾,多了一絲迷離的色彩,只見她站在刻著浮雕的牆壁面前,一身白色的睡裙,一張幼白的瓜子臉,鑲嵌在如瀑布一樣披散的黑發當中,白的是那樣的白,黑的是那樣的黑,鮮明的對比,讓她妖媚地仿佛成了精似的.

冷彥爵是認真仔細的打量過她的,不是此刻,此刻他也看不清楚,因為她微微低垂著眼睛,看不清她的眼,只能讓人隱約地看見她那一排又長又俏的睫毛,仿佛密梳一般.撲扇著,仿佛像翩躚的蝴蝶,小心翼翼地,仿佛怕驚擾人一般,一下又一下地揮動著.她的鼻子,就像她那張白玉的臉一樣的小巧,挺翹著,是很令人驚歎的完美.其下粉嫩的唇,分明沒有上唇膏,卻依然紅的那般的嬌脆欲滴,簡直比當季的櫻桃還要鮮美.

冷彥爵發現自己的身子,似乎有些熱了起來.他知道,這不僅僅是因為喝了酒的緣故,他的酒量他自己知道,還不至于醉倒!

短短的幾秒鍾,卻讓藍夢羽一顆心跳得厲害,她的眼眸無措地游移,觸上沙發上那危險得尤如一只叢林野豹一樣的男人,她就仿佛一只受到驚嚇的小鹿,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卻又在那動彈不得,好半響,她才咬著唇禮貌性的說了一句,"我不打擾你了."

藍夢羽邁動腳步,想要逃走,身後卻傳來了一道略急的聲音,"等一下."

"還有事嗎?"藍夢羽停下腳步,轉頭望著沙發上那團影子.

"不陪我喝杯酒嗎?"沙啞的嗓音透著一股暖昧的意味,還有夾帶著調戲感覺.

藍夢羽頓時有些氣惱了,她揚著眉冷聲道,"你搞錯了,我不是那些願意陪你喝酒玩樂的女人."

陰影下,冷彥爵一張俊臉微微怔愕,他相信自已擁有迷惑人心的魅力,他見識太多投懷送抱的女人,大部分時間不需要他開口,或許只需要一個眼神,那些女人就趨之若鹜的靠近他,取悅他,心甘情願的付出自已.

他相信此刻的他,也是魅力非凡的,剛才說那句話,正是據于他以往的經驗,加上他本身的空前自信才會啟口的,此刻,她的話的確驚到了他了.

"怎麼?害怕了?"冷彥爵激道,他不缺女人,自從知道了自已有這樣一雙可愛的兒女之後,他就沒了那種想法,已經一個星期了,做為一個正常的男人,而且需求素來比較旺盛的男人,他的確忍得有些幸苦,可奇怪的是,他現在對外面得那些女人完全沒有了欲望,也許做了父親,讓他想要收斂一下心態,試著做一個合格的父親,所以,莫名的,他對這屋子里唯一的女人,竟有了那種想法.

只是,顯然,這個女人更加例外一些.

藍夢羽被他一激,頓時就怒了,冷哼一聲,"我怕什麼,你要敢欺負我試試."

冷彥爵低沉的笑起來,笑聲宛如大提琴的弦音,單只是這笑聲,就足于散發著致命的誘惑,他眯眸,優雅的抿了一口紅酒道,"我問你一個問題,你要老實回答我."

"回不回答是我的自由."藍夢羽埂著脖子冷冷道.

"你生完孩子也有四年了吧!這四年里,你有過男人嗎?"冷彥爵的聲音的透著一股好奇的意味.

可是,聽在藍夢羽耳中,這和汙辱她可沒兩樣,她差點就想把自已手中的果汁砸到他的身上,她有些氣呼呼的一步沖到他面前道,"我警告你,你說話給我小心點."

冷彥爵豎起手指在性感的薄唇噓了一聲,"小聲點,別吵著孩子."

藍夢羽無語,翻了一個白眼,咬牙切齒的低聲怒道,"關你什麼事情?我為什麼要回答你?"

冷彥爵覺得她的回答真得可愛極了,像個小孩子一樣,聽著倒像是嗔怨的感覺,他感覺自己的心情莫名地好了起來.

藍夢羽的威脅落下不到幾秒,她還彎著腰湊近著他呢!人還沒有來得及站起來,卻被他大力一拽,在天翻地覆之間,她莫名其妙地就被他給壓在了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