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個飯
令藍夢羽覺得開心的是,她擁有一個獨單的浴室,而且浴室很寬大,還有浴缸,她從小到大還沒有洗過浴缸呢!以前看電視劇里那滿浴缸的泡泡場面,她就好想享受一番,被泡泡包圍的感覺.

此刻,她就是舒服的坐在滿浴缸的泡泡里面,閉著眼睛,聽著舒緩的音樂享受著輕盈芬香的泡泡浴,有些昏昏欲睡.

眯了半個小時,她想到這個時間寶貝們該睡覺了才起身,洗乾淨身體披著浴巾出來,她在進門的時候,就把門反鎖了,所以,她不必擔心有人會進來,踩在柔軟的米黃色地毯上,舒舒服服的走進了她的衣櫃,拉開寬大的推拉門,剛才她也沒有細看,此刻她挑揀著,發現睡衣和日常裝都是分開來的,她更驚訝的是,這里准備的衣服竟然都是她合身的,這意味著,准備衣服的人知道她的身材,想到這里,她想難道是冷彥爵提供了她的信息?

藍夢羽撇了撇嘴角,內心想要浮起一絲感激來,又被另一股想法給壓下了,他對她的好,並不是真正的好,而是有強烈目的性的,她必須記住,這個男人給予她任何的東西,都不是真心對她的,有什麼好感恩的?

他自已不是也說了嗎?不希望自已穿舊衣服在房間里走動,不過就是不想影響他的心情不爽,這聽起來,倒是有一種對她的歧視和汙辱,她還在感激個毛線?

藍夢羽拿下一套睡衣,就在衣櫃里換上了,剛才洗了發,此刻的她披著一頭及腰的長黑發,一張白如玉的臉蛋,五官精致分明,纖長的睫毛下,一雙水汪汪黑幽幽的眼眸,讓她站在暖黃色的房間里,宛如從畫中走出來的女子一般.

藍夢羽從來不覺得自已長得美,雖然這張臉的確給了她很多的好處,比如說,她從小就有很多人喜歡,初中高中就被人給常塞情書追求,到了大學也有不少的男生明著暗著愛慕她,只可惜,藍夢羽的命運在十八歲的那一夜給撤底的顛覆了,懷著孕退學,躲在家里不再見人,經曆別人的白眼,父母的心疼,親朋好友的惋惜,她的人生撤底變了模樣.

生了孩子的她,身體依然恢複如初,只要她不露出那一條因為剖腹產而留下的疤痕,根本沒有人知道她是兩個小孩的母親,走在大街上,她的回頭率依然很高,就連那些知道她未婚生子的男同學,還會經常發短信問候關心,可惜,藍夢羽已經不在是那個青春飛揚的女生,她對男人有一種莫名的恐懼感,她更害怕有人會傷害到她的孩子,所以,她撤底對異性絕緣了.

藍夢羽的人生中,除了兒子,沒有一個異性朋友,她的死黨王妞一度認為她得了社交障礙症,她是替她可惜極了,如果沒有生小孩,她相信藍夢羽的人生一定是一帆風順的,也許將來也能嫁個高富帥,過上幸福美滿的生活.

只是,現在的王妞才發現,有了這兩個小孩,才是藍夢羽美好未來的開端.

可誰會知道藍夢羽內心的苦逼呢?冷彥爵在藍夢羽心里的標簽是,惡魔,神秘,危險,惡劣,毒舌,霸道,專橫,暴君,基本沒有什麼好影響.

這種男人,白送她都不要,如果不是她孩子的父親,她會直接遠離,再帥也不想多看一眼.

藍夢羽在房里收拾了一下,推開門朝兩寶貝的房間走去,就在她的斜對面,她推門進去,就看見藍小思抱著一個布娃娃呼呼大睡在床上,藍小澤則在看著一本兒童故事書,冷彥爵不在房間里.

藍夢羽朝准備叫她的藍小澤噓了噓聲,然後,走到藍小思的面前,空調開得很小,她拿了一條小薄被子替她蓋著肚子,回頭朝藍小澤小聲道,"不許看太晚,該睡了."

"嗯."藍小澤聽話的放下了故事書,睡在床上,藍夢羽走過去在他的額際親了親,小聲道,"晚上記得聽著妹妹的動靜,她要是醒來了,你就來告訴我."

"放心吧!媽咪,我會照顧好妹妹的."藍小澤一副小大人的模樣保證道.

藍夢羽誇贊的笑一下,"嗯,我家的小澤是個大人了,是個男子漢了."

藍夢羽很奇怪,藍小澤從小就很安靜乖巧,而且懂事也比小思早很多,十分聰明,兩歲之後,任何東西一教就會,就連幼兒園的老師都誇個不停.

小思天真可愛,具備了所有小女孩的該有的小性子,迷糊,呆萌,愛哭愛撤嬌,愛吃愛鬧,但卻嘴甜又討喜.

她的兩個孩子,可謂是各有性格,都很惹人喜愛.

藍夢羽又有些不放心的看了藍小思,才在走時,關了大燈,留了兩盞床頭小燈離開,關好了門,藍夢羽的感覺四周安靜不已,她雖然有些困,但是,陌生的床她總是一時半會睡不著,她走向了四樓走廊盡頭的小廳里,想著喝杯什麼果汁飲料來,她中午去看過了,雖說小廳,那只是在這間別墅里的幾個大廳里,算是比較小的廳,可這個廳也有一百多個平方,里面的家具都是象牙白色的,高貴,典雅,四周的牆壁上都刻有細小的浮雕,極有歐洲古老貴族的感覺.

藍夢羽直接走向了放在一角的冰箱里,由于開著暗色小燈,她走進來的時候,倒沒有發現這里有人,但當她推開冰箱的時候,她的眼角才瞟到這廳里已經有了一個人,一個身著黑色絲綢睡衣,宛如暗夜貴族吸血鬼的男人,只見他手中端著一杯暗紅色的酒,似乎早就發現了她,那雙被黑夜賦于了更深沉的眼眸,閃爍著晶亮而迷人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