丟臉死了
雖然冷彥爵開始的行為令藍夢羽沒生好感,但是還好,菜肴挽回了她的好心情,看著桌上有形有色又芳香的菜肴,藍夢羽胃口大開,一邊侍候著兒女的飯碗,還不忘把自已愛吃的都統統償一遍.

有藍夢羽在,冷彥爵只需要看著就行,因為他看見這個女人自若的應付著藍小澤藍小思的要求,看她一副大大例例的性格,可到了這兒女的事情上,她觀查入微,任何小細節都能注意到,而且為了讓寶貝能吃一塊魚,她可以挑上半天的魚刺,那認真專注的神情,令冷彥爵都不由動容.

在餐廳里的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到了八點半了,藍夢羽的手機已經催了幾遍了,都是藍老爺老太太打來的,讓藍夢羽趕緊帶他們的寶貝孫子回家.

這不,過了二十分鍾了,又來了一個電話,藍夢羽笑嘻嘻的哄道,"好了好了,媽,別催了,馬上就回來,絕對讓你在半個小時之內看見小澤小思,嗯,好,一定小心開車."

掛了電話,藍夢羽朝對面的冷彥爵道,"我要帶他們回去了!"

"媽咪,爹地不和我們一起回家見爺爺奶奶嗎?"藍小思奇怪的問道.

"小思,乖,你爹地有事,我們不要打擾他好不好?"

"爹地,跟我們一起回家見爺爺奶奶吧!他們還不知道你是我們的爹地呢!"藍小澤冷靜的說道.

藍夢羽驚訝的看著兒子,頓時急了起來,"不行,他不能見你們爺爺奶奶."

"可是爺爺奶奶遲早是要見他的呀!"藍小澤嘟著一張小嘴道.

"總之,今晚不行."藍夢羽有些跳腳道,她完全還沒有做好准備讓父母見冷彥爵,這個當初把她強x之後消失的混蛋,也許他一進門,就會被父母轟出來.

冷彥爵看見她一張氣急敗壞的臉,嘴角的惡劣笑意一揚,"走,我送你們回去."

"不用了,我們打的士到你公司門口,然後開我自已的車回去."藍夢羽冷淡道.

"坐的士?你開什麼玩笑,你確定安全嗎?"冷彥爵眯著眸,有絲不悅.

"那要不讓爹地送我們回家吧!"藍小思眨著大眼睛提建議道.

"是啊!媽咪你的車就放在那里,讓爹地送吧!"藍小澤也附合著.

藍夢羽臉色不好看了,"不行,我的車不能放在外面,萬一被偷了怎麼辦?"

"偷了我賠你一輛新的."冷彥爵挑眉道.

"少用你的錢來汙辱我,有錢了不起嗎?"藍夢羽擰著一雙秀眉瞪視著對面冷峻大帥哥.

兩個小孩被媽咪這凶樣給嚇倒了,很默契的拉著手站在一旁,眨著骨碌碌,黑漆漆的大眼睛很有興趣的盯著面前的一男一女,心想著,咦,爹地媽咪吵架了耶!

冷彥爵見四周側目而來的目光,俊臉雖然有些難看,但還算溫柔的挑眉道,"我送小澤小思回家,你請便."說完,他牽起一雙兒女走人.

藍夢羽剁了一下腳追上去,果然看見小澤小思坐上了他的車,她翻了一下白眼,尋思著算了,不爭這口氣了,有車就坐吧!自已那幾萬的車,也沒什麼人打主意的.

"媽咪,快坐上來呀!"小思搖開窗戶朝她喊著.

藍夢羽有些尷尬的走過去拉開了副駕駛的門坐上,冷彥爵嘴角微揚,不在說話,開車便走.

藍夢羽的家里路口特別多,在藍夢羽幾次說錯之後,冷彥爵十分不奈煩的開了導航,終于到達了她家的小區門口,冷彥爵看著自已一雙兒女住在這十幾年的舊老區,劍眉一擰,卻在這時,藍小澤藍小思已經下車了.

"爺爺,奶奶..."藍小澤藍小思沖向了正站在小區門口等候著的一對老人.

藍父藍母驚訝的看著孫子孫女從一輛高大的黑色越野下來,在接住孫子孫女的同時,目光好奇的盯著駕駛座的方向,朝孫子孫女問道,"小澤小思,誰送你們回來的呀!你們媽媽呢?"

"是爹地送我們回來的."藍小思激動的大聲道.

兩老驚愕震驚的看著那輛高大黝黑看起來十分神秘的轎車,而就在這時,駕駛座上的門推開了,一道健碩挺拔的身影自車里邁下來,光線太黑,他們只能見到身高大約有一米九左右的男子,一舉一動都充滿了力量感,待到距離拉近,男人的眉目輪廓漸漸曝露在路燈的光線里,燈光在他的眉骨下方投下的陰影,一張英挺帥氣的臉映入了老人的眼簾,而他們也看見了身後,一道嬌小玲瓏的身影跟隨著,不是女兒又是誰?

藍夢羽想死,苦不堪言,沒想到父母竟然在下面等,這下好了,她想好的任何見面介紹方式都派不上場了.

"伯父伯母,你們好,我是小澤小思的父親,我叫冷彥爵."男人禮貌客氣的聲音低沉好聽的響起.

兩位老人震驚的看著這個高出他們一個頭的男人,一時之間啞然無話,他們曾經那麼怒恨欺負他們女兒的混蛋,恨不得報警抓他去做牢,可此刻,他們除了瞠目結舌的看著這個男人, 內心里都有一個聲音,用他們老一輩的評價來說,這男人長得真精神,很帥氣.

"你好,我是小澤小思的爺爺,走,上屋里坐坐...喝杯茶..."藍老爺子回過神來的時候,才禮貌的回了一句.

藍夢羽見冷彥爵的出現,讓父母這麼尷尬驚嚇,忙朝父母道,"爸媽,你們帶小澤小思先上去吧!我跟冷先生要說幾句話."

藍父藍母也是一時嚇愣了,怎麼好端端的,突然就冒出了一個小澤小思的親生父親來了?而且還是看起來很富有帥氣的男人?不過,他們也是極有眼力的,這會兒的確不適合聊天,還是留給女兒一點兒空間吧!

藍父藍母帶著小澤小思先進了小區,小區門口,那略有些昏暗的燈光下,藍夢羽努力的仰起一張小臉,有些惡狠狠的瞪著冷彥爵警告道,"我警告你,不許接近我的家人,也不許你傷害他們."

冷彥爵環著手臂,為了不讓她仰頭那麼幸苦,他干脆抱著手臂俯視著她,"放心,我會很尊重伯父伯母的,今晚太晚了,明日我會正式帶著禮物登門拜訪."

"你...你要干什麼?"藍夢羽瞳孔猛然放大了一圈,一臉驚嚇道.

"當然是來看望我兒子女兒的外公外婆了."冷彥爵略揚高了聲音,變得邪魅了起來,仗著身高的優勢,伸手就揉了揉她的腦袋,藍夢羽瞪眼後退躲開,心,卻撲通撲通地急跳了起來,臉龐微微地紅了起來,呼吸有那麼點急促,惱叫道,"不許碰我."

冷彥爵卻很突然地低低地笑了起來,贊道,"真可愛,碰一下就會害臊."

藍夢羽被他這一贊,渾身過電了一般,心跳如鼓,她羞惱之中卻驚奇地瞟了他一眼,這個笑著的男人,可真是俊美的天上地下,絕無僅有.他原先給人的感覺,是冷酷無情的,也是讓人有點難以接近的.總之一看,就是那種平頭老百姓沒資格觸摸的人物,沒想到他還會笑?而且還這麼好看.

冷彥爵閱人無數,一看藍夢羽這樣,心里門兒清似的.這笑,就驀然邪魅了起來,魔魅的黑眸緊緊地盯著她,薄唇,一點點地朝她靠近.耳聽得她的呼吸越來越急促,臉龐也是越來越紅,他的笑容,也就越邪惡.

藍夢羽像只驚弓之鳥似的,轉身拔腿就逃進了小區里,只留下一個狼狽不堪的背影,身後冷彥爵嘴角彎了起來,他從來沒有碰過這麼純白如紙的女孩,明明是兩個小孩的母親,卻羞澀得像個少女似的.

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