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威脅了
"你.你...你又有多高貴?衣冠禽獸形容得就是你這種人,斯文敗類."藍夢羽一張小臉漲紅著,備感汙辱.

冷彥爵欣賞著她一張"白里透紅"的小臉,執起茶杯優雅的遞到唇畔,"說吧!這事怎麼處理?"

"什麼怎麼處理?我只是借用了一下下而已,沒損失你的直接利益."藍夢羽吶吶的解釋道.

"你壞了我的名聲,還敢理直氣壯不成?"

"誰壞你的名聲了?我又沒說你是混蛋,我只是借用冷彥爵三個字,難道這世界上就你一個人叫冷彥爵嗎?也許有別人叫呢!"藍夢羽試圖蒙騙過關.

冷彥爵的劍眉直接就挑起了,"你還嘴硬啊!好吧!我會給你所有的客戶講清楚這件事情,當場撕破你虛偽的臉,這樣才能讓你認清楚,你這種女人,講道理已經沒用了,唯有讓你吃苦頭受教訓才行."

藍夢羽急了,起身沖過來道,"別別...我求你了,別這樣做,我的客戶都差不多談完了,我是不對借用了你的名字,我們可以商量嘛!你不是要我陪小思小澤吃飯嗎?都行,我都答應你."

"好像陪我兒女吃飯你沒吃什麼虧啊!也不算你報答我,我直接毀了名聲,就這點兒好處可不行."冷彥爵不愧是商人,任何事情都要得到最大的利益才行.

奸商,藍夢羽在內心里直接就罵了一句,表面卻是咬著唇問道,"那你要怎麼樣嘛!怎麼樣才能放過我."

"對我言聽計從."冷彥爵直接出聲.

藍夢羽睜大眼,"什麼?言聽計從?你想干什麼?"說完,下意識的環著胸口,一副防備的模樣.

冷彥爵直接就嗤笑了一聲,"你未免太自信了,我說得是今後我說的話,對我言聽計從,你想哪去了?即便你想爬上我的床,你還不夠資格,睡了你,我才是吃虧的人."

藍夢羽內心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可惡啊!但為了她卡上那點兒錢,她忍了,她深呼吸一口氣道,"你保證,保證不讓我做違法犯罪事情,保證不會侵犯我,不會損害到我的名聲利益,我只聽你的話,要是有違良心道德的我也不干."

"哼,你太高估自已的能力了,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勸說小澤小思今後跟我一起生活."

"什麼?"藍夢羽直接瞪眼,下一秒大聲拒絕道,"我不干,我才不干呢!"

"你沒得選擇,要麼身敗名裂,要麼幫我."冷彥爵冷酷的說.

藍夢羽惡狠狠的瞪著他道,"要我的命我也不干."

"你最好識相一點兒,這對小澤小思未來的生活有好處,跟我總比跟你這個窮光蛋好."

"我今後會努力掙錢撫養他們,我絕對不會把他們讓給你."藍夢羽要瘋了,拿任何東西做交換都成,就是不能打她兒女的主意.

冷彥爵有些煩燥了,"好了,你只要答應對我言聽計從這一件事情就成,其它得我不強求,小澤小思的選擇我也不勉強,行了吧!"

藍夢羽這會兒也平靜下來了,聽到他的話,她清澈的眼底閃過狡黠的光芒,內心哼道,混蛋,想我教小思小澤喜歡你,你就等著吧!我會讓他們直接看清你的本來面目,讓他們知道你是怎樣一個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