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到把柄
冷彥爵也不想和林祈珍多說話,抱起藍小思疾步追了出來,身後林祈珍那優雅的身子顫了顫,內心那個嫁入豪門的夢直接就碎了,她的心也碎了,她平靜的表情下卻是悲痛欲絕的內心,為什麼老天要讓這個男人擁有一雙兒女?難道他身邊有了一個很重要的女人?

冷彥爵抱著女兒坐上車,藍小思還有贊著,"剛才那位阿姨好漂亮啊!"

"笨蛋妹妹,她是壞女人."藍小澤不客氣的反駁道.

"為什麼是壞女人?"

"這個就要問爹地了."藍小澤把問題丟給冷彥爵.

冷彥爵哭笑不得的看著兒子道,"她怎麼會是壞女人?"

"爹地,她是你的紅顏知已嗎?"

藍小思十分困惑,同時又不甘被冷落,大聲問道,"哥哥,什麼是紅顏知已."

"紅顏知已,就是和爹地很親近的女人."藍不澤回道.

藍小思突然覺悟了過來,"這麼說,那個女人是爹地的女朋友?"

冷彥爵真有些無語,他真是佩服兒子的眼力,這還能看得出來,他干笑一聲道,"不是,我和她沒什麼關系."

"騙人,爹地一定有很多女朋友."藍小澤直接反駁.

"咳...小澤話不能亂說啊!你爹地我不是這樣的人."冷彥爵糾正道.

"都說有錢的男人很花心,爹地花心嗎?"藍小思睜大眼睛問,她平時和媽咪看劇看多了,這點兒常識還是有的.

開車的保鏢強忍著一肚子的笑意,專心開車,但是,他真得快要被這兩個小寶貝的問話給憋出內傷了,跟隨冷總這麼久,還沒有見過他如此無力招架的一天呢!

"你們的爹地不是花心的人哦!只是,大人的事情你們小孩不懂."冷彥爵這麼解釋著,同時忙轉移話題道,"明天早上我帶你們去你們的新學校看看,你們會喜歡那里的."

"我們不在愛德堡幼兒園上學了嗎?"藍小思的注力意立即被轉移.

"那只是小學校,今後你們要讀的是本市最好的學校."冷彥爵回答道.

"那媽咪會來接我們放學嗎?"

"會啊!"冷彥爵笑道.

"耶!那我以後在班上就可以告訴同學們,我有爹地有媽咪啦!太好了."藍小思開心道.

冷彥爵的心莫名一酸,難道女兒和兒子以前都是被人嘲笑沒有爹地嗎?該死的女人,為什麼不早點兒找到他?

晚上,藍小思照樣是和冷彥爵睡的,冷彥爵平常的睡眠質量不太好,但是,這兩天他睡得十分沉,即便晚上要帶藍小思上廁所,還是睡得十分好,這就是內心滿足的原因吧!

第二天一早,冷彥爵就帶著一雙兒女去了貴族學校,為了兒女的入學,他直接捐了一座圖書館進去,那校長是笑逐顏開的迎接著他們,藍小澤和藍小思對新學校也很滿意,因為很大而且有很多可以玩的玩具.

當天,藍小思和藍小澤就留在學校里被老實好好的照顧著,冷彥爵則回了公司處理工作,中午,許敏進來了,他抬頭一看,眯起眸道,"我只想聽好消息."

"冷總,好消息,藍小姐用了你的名譽做了些事情."許敏報告道.

"說來聽聽."

"您發出的侵權起訴一事,此刻藍小姐正在緊急辦理解除協議的事情,不得不說她很聰明,竟然帶著她的好朋友和兩個學法律的同學,裝成了我們金尊國際的法人代表跟這群客戶談判,你更想不到的是,藍小姐用得是你未婚妻的身份,這讓她十分勝利的解決了合同一事,而且挽回了不少的利益."

冷彥爵只想大笑出聲,但他的笑眼里明顯是壓抑的怒火,他冷哼一聲,"這個女人膽子實在夠大,竟然敢利用我公司的名聲做這種缺德事,很好,看你還能逃出我的手掌心,給我打電話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