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怕誰
"就是小澤和小思的撫養權,你說個數,我會一次性付清."冷彥爵優雅的往沙發上一坐,修長的手指慵懶的磨噌著他線條優美的下巴,凝視著她.

藍夢羽瞬間明白過來,她腦子轟然而炸,什麼?她有一種被強烈汙辱的感覺,她怒掙著被保鏢鉗制的身體,有一種想要與沙發上男人拼命的沖動,怒不可遏道,"你休想,多少錢我都不會賣我的兒子和女兒."

"五千萬."冷彥爵啟口,他打量過這個女人的穿著打扮很普通,五千萬對她來說,應該是個合理的價.

"不可能."藍夢羽更直接回答他.

冷彥爵眯了眯眸,繼續加價,"加五千萬."錢對他來說,不過是個數字,他想,他一雙兒女應該值這個價了.

藍夢羽咬唇,眼神里的怒火快要噴出來了,這個男人竟然敢用錢來衡量她一對兒女的價值?簡直就是對她的天大汙辱,為了堵住他可惡的嘴,她大吼道,"不可能不可能,就算你把整個金尊國際送給我,我都不會賣我的孩子."

冷彥爵的俊臉沉黑到底,他怒然起身道,"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你知道我有很多的方式逼你交出撫養權,我給你錢,是看在你撫養過我的孩子的份上,你別不識好歹."

藍夢羽眼神的恐懼一閃而過,但她毫無畏懼的抬頭直視那雙深不見底的危險眼眸,咬牙道,"你想干什麼?"

"我可以讓你下一秒就消失在這個世界上,而且有一個十分合理的理由."冷彥爵嚇唬道,顯然這個女人比一般的女人更固執,他必須用另一種手段了.

"你要殺了我?"藍夢羽睜大了眼睛,一張小臉蒼白起來.

"你害怕了?想要活命就乖乖交出撫養權,否則,這件事情說不定就會發生."冷彥爵冷笑道.

"殺吧!你殺了我,我的孩子會恨你一輩子,我的兒子很聰明,他長大一定會查出我的死因,找你報仇."藍夢羽墜地有聲道.

冷彥爵的眉宇一挑,內心不由得不考慮她這句話,他兒子的勇氣和聰明他已經見識過了,這個女人的話有道理,他咬了咬薄唇道,"說吧!你要如何才能放棄這兩個孩子的撫養權."

"這輩子也別想."藍夢羽怒咬牙.

冷彥爵湊近她,在她的耳邊咬牙低哼道,"行,算你狠,但我們走著瞧."說完,他朝兩名保鏢道,"把她趕出公司,從現在起,不允許她再踏進一步."

"我要見我兒子和女兒."藍夢羽急道.

"除非你把撫養權給我,否則,今後你很難見到他們."冷彥爵冷冷的睨她一眼.

藍夢羽瞪著他一會兒,剛才的怒火突然消失在她的臉上,她彎起的嘴角,隱隱還有兩個迷人的小酒窩,她叮囑道,"那行吧!即然你是他們的親生父親,照顧他們也是你的義務,不過,你可得好好替我照顧他們,別餓著了."

"需要你羅嗦嗎?"冷彥爵不奈煩的挑眉,什麼時候,這個女人有權力跟他這麼說話了?

藍夢羽那雙漆黑的眸子瑩光閃爍,一絲狡黠湧在其中,她朝冷彥爵道,"還有,叫他們別太想我哦!"

冷彥爵剛轉過的身,突然又側過頭來看她,正好看見她臉上一絲飛揚俏皮的意味兒,他眯了眯眸,"你什麼意思?"

藍夢羽挑釁似的揚了揚下巴,"沒什麼意思,反正你是他的父親,你一定會照顧好他們的,是吧!"

"當然,我會給他們最好的生活條件."

"那行吧!不用送了,我自已走."藍夢羽說完,揮了揮手,十分從容走向了門口.

四個保鏢,加上一個冷彥爵都十分錯愕的看著她得意洋洋離開的背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藍夢羽走出大門,猛然拍著胸膛,呼了一口氣,"嚇死我了."老天真不長眼,竟然讓這個男人做孩子的父親.

不過,她相信這四年里,她幸苦帶孩子也不是白帶的,有他找上門求她的時候,哼,走著瞧就走著瞧,誰怕誰啊!

有錢的混蛋,真可惡,竟然想用錢來收買她,可惜,他這算盤打錯了,她是絕對不會答應的.

小思,小澤,你們好好的享受父愛吧!最好給這個男人制造一點兒麻煩就更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