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走孩子
"您的..孩子在這里?"女孩驚愕起來.

冷彥爵的目光一看,才發現這鐵欄並沒有真得上鎖,只是用了鎖鏈圈了幾圈,他立即伸出手拉開了那鐵索,打開了門,疾步而進.

"喂,先生,您不能闖進來...請您出去."女孩想攔,可她哪里攔得住?只能在身後跟著他的身影邁上了二樓.

二樓最大的一間舞蹈廳里,正在跳舞的小女孩透過窗外看見走上來的男子,她驚喜激動的叫道,"我爹地來啦!"

跳舞的舞蹈老師一怔,看著說話的藍小思,同時,朝門外方向望去,瞬間驚呆住.

只見一個冷酷帶著墨鏡的男人緩緩邁進來,神情深不可測,比她們看過的電影里的最強悍的男主角還要令人覺得畏懼.冷彥爵將墨鏡推上發間,看著一堆的孩子里,那兩張最出色打眼的小臉蛋,他的心情一瞬的愉快起來,低笑著啟口道,"你們是我的孩子."

藍小思立即撲向了他,冷彥爵展開手臂抱起了她,藍小澤也是一雙大眼睛驚喜不已,但他沒有像妹妹這般賴爹地抱,他默默的走過去,打量著這個高大帥氣的男人,終于,他們有爹地了.

"他是我的爹地."藍小思激動的說著,嫩嫩的小手臂親呢的環住了冷彥爵的脖子,宣布他們的父女關系.

"原來小思你有爹地啊!為什麼以前你的爹地都不送你來上學呢?"有個小男孩好奇的問道.

冷彥爵一怔,孩子的童言童語觸中了心房,他內心暗怒,剝奪了他做為一個父親的權力的,不正是那個該死的女人嗎?

"從今天起,我們的爹地天天都會送我們上學了."藍小澤十分得意的說,朝那幫曾經欺負過他沒有爹地的男同學說道.

冷彥爵似乎聽出兒子話中的意思,目光銳利一掃,那一堆小男孩頓時嚇得驚慌的後退幾步,藍小澤的父親好可怕啊!

"這位先生,不好意思,現在是我們的上課時間...能不能讓我們先上課再說?"漂亮的女老師有些羞赧的問道,再花癡她也必須盡責完成工作.

"不好意思,今天他們請假."冷彥爵說完,彎下腰將兒子也抱起來,一手一個坐在他強健的臂彎里,抱著下樓了.

在樓下,等著他的是這所幼兒園的園長,一個中年女人,她看著抱著孩子下樓的男人,眼鏡下面的瞳孔睜了睜,她笑逐顏開道,"這位先生,不好意思,我們有規定...在課其間不能隨便接走孩子..."

"他們是我的孩子,我有權力接走."冷彥爵的眼眸閃了閃,冷毅的面容冷淡道.

"對不起,我們沒有您的登記信息,從我們這里接走孩子必須是簽過字的孩子監護人,先生,我好像沒見過你來接送孩子吧!"園長可不敢隨便讓人抱走孩子.

"劉園長,這是我爹地."藍小思一張小臉焦急道.

"小思小澤,你們媽咪還沒有來,你們等你們媽咪來接你好不好?"

"不好,爹地也可以接我們."藍小思搖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