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有辦法
藍小澤見也沒辦法了,他突然將小手指往嘴里一咬,頓時小指就咬破了皮,一粒鮮紅色的血粒滾下地上.

"哥哥,你的手指咬破了."藍小思驚訝得瞪大了眼.

藍小澤完全不在意,反而朝冷彥爵道,"能給我一張紙嗎?"

一旁的保鏢從口袋里掏出一包紙,抽出一張遞給他,佩服道,"小朋友,你真恿敢."

藍小澤接過紙禮貌的說了一聲謝謝,然後用紙在咬破的手指上擦了一下,染上了一絲血跡,他伸手在嘴里吮吸著,同時將染著血的紙朝冷彥爵一遞,"這是我的血,你可以去醫院驗一下血,如果我們不是你的子女就算了,如果是的話,你可以到市里的賽德堡幼兒園來找我們."

"哥哥,你真聰明."藍小思朝哥哥豎起了大拇指.

"只有你笨好不好."藍小澤不客氣的瞟了一眼妹妹.

冷彥爵一頭黑線,什麼,這個小不點咬破自已的手指,就是為了給他采血驗親嗎?不得不說,這是一種很要勇氣的行為,現在哪個小孩子被紮一下,不是哭哭啼啼的,他卻有膽子親自咬破手指.

看著遞到面前的紙,莫名的他不想讓這個小男孩失望,他挑了挑眉接過了,"好吧!我有時間會驗的."

"爹地你一定要驗哦!我和哥哥會等著你來接我們的."藍小思開心的笑彎了眼.

冷彥爵拿起紙朝一旁的保鏢道,"收著吧!"

卻在這時,只聞走廊里傳來了極具傳透力的喊聲,"藍小思,藍小澤,你們去哪兒了?"

兩個小人兒一聽這聲音,紛紛哆嗦了一下,藍小澤朝冷彥爵道,"我們得走了,你一定要驗血哦!"

而就在藍小澤藍小思跑到走廊一半時,一個氣急敗壞的嬌小身影沖過來,看見一雙兒女秀目圓瞪,緊接著,她看見了走廊盡頭那間休息室門口佇足的男人,藍夢羽的臉色一變,像只母雞護小雞一般,把一雙兒女護在身後,一手拉一個趕緊走人.

冷彥爵擰著眉不免好笑,這就是這兩個小孩的母親嗎?長得還能入眼,不過,顯然她的教導能力不行,竟讓兒女隨便認父.

藍夢羽拉著一雙兒女一路直奔出了後台,等到了前台的時候,此刻的獎也搬得差不多了,她氣惱道,"誰准你們亂跑的?要是走丟了怎麼辦?"

"媽咪,我和哥哥去找爹地了."藍小思有些委屈的說道.

"那個男人不是你們的父親,請你們不要亂認好不好?"藍夢羽一臉黑線道,心下雖然也很可憐他們沒有父親,可是她答應過他們會找到一個後爸的.

"可是哥哥他..."藍小思立即想把藍小澤咬破手指的事情說出來.

藍小澤有些氣惱的拍了她一下,"好了,媽咪很擔心就別說了."

"你也是,拉著妹妹到處亂跑,走,別看了,我們回家吧!"藍夢羽可不想出任何的意外,剛才一看見兒女不在身邊,那種焦急的滋味不好受.

兩個小孩也對頒獎典禮沒什麼熱情,藍夢羽領著兩孩跟導演一番告別就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