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 皇上對是自己起了殺意
七公主和秋桔本來被楊采萱的話嚇到了,可是沒有想到會看到這樣的一幕,兩個人都驚訝的連嘴巴都忘了閉上.

楊采萱一點也沒有顧及這個七公主在場,一直等到柳禎泰放開自己的時候就像沒事人一樣讓柳禎泰到一邊去等著了.

柳禎泰因為得到了楊采萱的默許,才會這麼乖乖的到內殿等著去了,要是在平常的話,怎麼這麼聽話.

楊采萱回頭看了一眼柳禎泰,雖然是看不到他,可是總覺得都是因為自己,要不然他一定可以找一個好女子,過著幸福的日子,就算是為了柳禎泰,為了鑫宇也要努力的和現在的一切擺脫聯系,這才是最重要的.

雖然一次又一次的失信于他,可是每次只要是自己說出來的話,柳禎泰都會那麼相信的時候,總覺得有些愧疚,本來是有那種打算,可是每次都會被突然出現在的小插曲打破的時候,而柳禎泰可是一直站在背後默默的付出和支持.

七公主看到從那個人進來之後這楊采萱就明顯的和原來的平淡是不一樣了,不敢相信有人會喜歡一個那樣的人,可是就在眼前發生了,一個是美的難以形容,就連自己是一個女人都為看到這樣的容顏而感到羞愧,可是當一個丑到不能再丑的人站在一起的時候是什麼樣的感受,可是就在剛才從楊采萱的眼中看到了每次見到皇上的時候那種女人才有的羞怯.

難道愛一個人的時候真的可以不在乎一個人的長相和身份嗎?

第一次對愛產生了懷疑.

楊采萱回過神來的時候看到所有人都在看著自己,臉也不自然的紅了.

"吃飯,快點吃,七公主剛才一定是很累了."

"楊姐姐,這可不是你吆——"說話的時候故意拉長尾音.

楊采萱把菜放到七公主的晚了,滿臉通紅的說,"快吃,怎麼連吃飯也堵不住你的嘴."

一句話,緩解了秋桔一直緊繃的心,這是第一次和公主同桌緊繃的心情.

楊采萱很快的就恢複了原來平靜的心情,讓飯桌上很快的都熱絡起來,就連有些局促的秋桔也慢慢的開始說話.

七公主因為後面還有人在等著楊采萱,在吃飽之後就離開了.

七公主和秋桔走在外面的小路上,不時的還回頭看看楊采萱的院子,對于他們兩個人的結合怎麼也想不通,難道是楊采萱受到什麼要挾了嗎?可是看他們兩個人的樣子好像不是那回事.

雖然在開始的時候因為皇上的關系還對她有些討厭,可是通過接觸之後才發現原來這個楊采萱還真的是一個直接結交的人.

想到四皇子的時候,不免有些擔心,萬一他知道楊采萱已經和別的人情投意合,不知道會不會接受不了,可是轉念一想,這四皇子的知己可是滿天下都是,怎麼會因為一個小小的楊采萱就變了,為心里的擔心還是自嘲,想這麼多,還不如想想自己該怎麼做.

"七妹!"

四皇子可是找了七公主很久了,沒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開始的時候還以為是被人劫持了,可是當後來發現楊采萱也同時不見的時候也就放心了.

"四皇兄,你這是去哪里了?"剛才還想到四皇子,可是沒有想到剛想人就到了.

"沒事,就是到處轉轉."

"噗——"七公主很快的就捂著自己的嘴,確定這周圍沒有什麼人的時候才靠近四皇子小聲的說,"這是去看美人了吧?"

"咦,"四皇子用手敲了一下七公主的頭,"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聰明了,本皇子怎麼不知道."

"四皇兄,這全天下都知道的事情,不用說,每個人的心里也是清楚的很."

"伶牙俐齒."

四皇子心情極好的和七公主一起往前面的那個花園去散步.

一直走了很久,七公主也看到幾天的四皇子和原來不一樣,用手輕輕的拉了一下四皇子的衣服.

"怎麼了?可是有什麼事要告訴我."四皇子對于七公主的心思還是明白的,但是在心里希望七公主還是盡早的放棄好,一看就是沒有好的結果.

"四皇兄有心事."

四皇子站住腳看著一邊的七公主,怎麼突然覺得今天的她長大了很多,在原來的身後只是一個小姑娘,可是今天突然覺得再也不能把她當成一個小孩子了.

"四皇兄可是在想那個神醫的事情."七公主看著四皇子的臉一臉認真的問.

"怎麼會?"四皇子躲開七公主的眼神,沒有想到自己的心事還有被看穿的一天,明明早就知道了,可是心里還是卻不由控制的往那方面去想.

"沒有就好,"七公主也慢慢的往前走,就像是隨便說說似得,"其實剛才我還和楊姐姐一起吃飯來著,她做的菜可好吃了,本來是好好的,可是突然出現了一個特別丑的男的,看到楊姐姐和他那麼好,就沒有好意思打擾,只好在吃飽之後就離開了."

說完之後看了一眼站在原地的四皇子,相信他都聽到了,對著站在一邊的秋桔一招手,兩個人一起離開了.

七公主這麼做都是為了四皇子好,不想看到他在楊采萱的事情上,鑽牛角尖,更希望早點退出來.

楊采萱在七公主離開之後,有針對她的症狀做了一個詳細的計劃,更是把以後的每一天的事情都安排好了,拿出來當時給七公主擦汗的那幾條手帕,仔細的研究起來.

七公主中毒並不是很重,好像對方只是想讓她毀容而已,並沒有真的想要她的性命,只是這毒雖然不是什麼劇毒,但是使用的久了自然而然的就會傷及腹內髒,到時候就算是相救也晚了.

柳禎泰在內殿等了很久都沒有看到楊采萱進來,確定外面沒有什麼人的時候這才走出去,但是在出去的時候還是先彈出一個頭,確定外面沒有人的時候才敢出去.

楊采萱本來還想做一些細節的計劃,可是當看到抱著自己的那光光的手臂時候,猛地回頭一看,竟然發現這柳禎泰怎麼穿的如此風涼,雖然那身上的衣服是把關鍵部位都遮住了,可是在古代而言,還從來沒有見過這麼開放的.

"楊采萱…."

"柳禎泰,你是不是…."

楊采萱打掉柳禎泰不老實的手,噌的一下站起來,往內殿走去.

柳禎泰本來還在高興,沒有想到偶爾得到的計劃就這麼快的實現了,可是剛沖進內殿的時候就看到楊采萱抱著被子直接的披在自己的身上.

這好像不是被子,而是一盆涼水,更是把所有的熱情都被澆滅了一樣.但是眼睛還是隨著楊采萱在轉.

"好了,我知道你很累了,先睡會兒."

"可是我…."

楊采萱用手堵住他的嘴,輕聲道,"聽話,我這可是在關心你."

"嗯."

再不情願也不敢違背楊采萱的話,只好一步一回頭的往榻上走去.

楊采萱一整天都拒絕了前來探望的人,統統以在七公主的病為由擋在外面.

四皇子來過,可是每次都看到,不管是誰都沒有進去的時候,心里更是難受,想到七公主走的時候說過的話,又看到竟然連皇上也都擋在門外的時候,一個人往外面飛去.

一直到傍晚,楊采萱才從屋里走出來,可是以走出來,竟然看到門口有很多的人在外面站著.

名甯在看到大小姐終于出來了,也暗暗松口氣,這都一天了,能攔著這麼多的人已經是進了全力了,但是一想到把皇上也攔著門外,到現在腿都在發抖,更是連走一步的能力都沒有了.

七公主看到楊采萱出來的時候捂嘴偷笑,就連那臉都羞紅了,但是眼中還是好奇的一直看著楊采萱的臉,聽說那個男的可是一直沒有離開,而楊采萱出來的時候可是很疲憊的樣子,每個人總是往歪處想.

楊采萱看著門前怎麼會有這麼多的人,只是覺得奇怪,不過這奇怪的事情還不只這一件,就連柳禎泰是什麼時候走的也不知道,難道是他又遇到了什麼難題嗎?相信他的能力,一定能把所有的事情都辦好的.

看到七公主的時候還對她微笑了一下,在看到一邊黑著臉的皇上的時候點了一下頭.

四皇子在看到楊采萱這麼坦然的時候,突然覺得是自己有眼無珠,錯把不知道不守婦道的人當成了仙女,這可是從來都沒有過的事情,沒有想到這個楊采萱竟然是一個這樣的高手,冷臉看了一眼楊采萱拂袖而去.

皇上看了一眼楊采萱也離開了,但是在離開的時候對站在一邊的明公公看了一眼.

明公公得到了皇上的示意,連忙走到楊采萱的面前,小聲說,"楊太醫,皇上有請."

看著皇上離開的眼色不是很好,難到是自己很不幸運的被當成炮灰了,看著明公公要走了,連忙伸手拉著他的袖子.

"明公公不知道皇上找我有什麼事?"

明公公本來也不想說話的,可是看到楊采萱一臉真誠的樣子,又想到雖然這個楊采萱是個女人,可是她比宮里的那些那人強多了.不忍心看到這樣的她,看到皇上已經走過轉角了,這才小聲的提醒.

"楊太醫,皇上可是等了你半天了,可是你的丫鬟卻不讓進去,這可是從來都沒有的事情,要不是四皇子幫著你說好話,恐怕不管是你的丫鬟,就連你也要人頭落地了."

聽到明公公的話,楊采萱嚇的倒退一步,看來皇上對是自己起了殺意,看來這皇上是真的變了,不像原來的時候那麼縱容,一方面又開心,而另一方面又開始擔心.

開心的是,終于皇上終于對自己死心了,可是擔心的是,以後行事要謹慎一些,免得自己被砍頭不說還連累了家人.

七公主看著楊采萱的臉變過來變過去的,覺得甚是好看,在看到一個一個的都離開之後走到楊采萱的面前嬌媚一笑.

"楊姐姐,是不是很累呀?"

"是呀,我的頭都疼死了,要不是為了你我用得著那麼累嗎?"

楊采萱對著七公主翻白眼,想到這個一路伺候公主治病,吃飯,到最後還要想著一個月來具體的計劃,怎麼會不累,尤其是她可是一個公主,而自己代表的不光是自己,還代表這祥瑞王朝.不光是身上累,就連心里也同樣很累.

"那也不應該這麼久呀,還不都是楊姐姐自己願意的,又沒有人拿刀架在你的脖子上逼著你那麼做的."七公主說完時候紅著臉跑開了.

沒良心,真是一個沒良心的人,但是只能在心里想想,不敢說出來.

楊采萱不知道的是兩個人說的話根本不是一回事,當以後知道的時候才知道這個帽子扣得有多大,不過也是因為這件事情讓四皇子的愛在搖籃中抹殺了,這也算是一件好事.

當楊采萱來到皇上在皇家別苑的天龍閣之後就看到皇上在批閱奏折,雖然知道皇上正在忙,但還是走到離皇上有一段距地的地方下跪行禮.

"臣參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皇上在批閱奏折的手一停頓,但是很快的與開始看奏折,就像是沒有聽到楊采萱的話一眼.

楊采萱跪在地上一句話也不敢說,知道從今以後的皇上都不會對自己那麼縱容了,開始的時候雖然還很討厭這個皇上,因為他讓自己牽扯到皇宮這個混雜的地方,但是那時候心里知道皇上是不會殺了自己的,所以在做事的時候還有些大膽,可是以後不同了.

雖然這一天來很累了,但是不代表著還可以和原來一樣,想站起來,沒有那種膽量,只好就這麼跪著.

本來這一天起的又早,又是爬山,又是做菜的一直沒有歇著,這好不容易把所有的事情都完成一個大概卻又遇到這樣的事情.

隨著時間一點一點的流失,這本來還能勉強的跪著的楊采萱,在這個安靜的環境下慢慢的覺得疲憊,開始的時候還勉強的讓自己的眼睛睜開一條縫,可是後來連一條縫也沒有了,也不知怎的就挪到了皇上的桌子的一邊,依著桌腳就那麼睡著了.

明公公可是在一邊看的清清楚楚的,開始的時候還擔心皇上會在一怒之下殺了她,可是這麼長的時間過去了,看到楊采萱還活著的時候也就送了一口氣,到最後他的心又提起來了.

知道今天的皇上是在氣頭上,可是這個楊采萱竟然感就這樣睡著了,嚇的臉上直冒冷汗,想提醒可是皇上就在這里,怎麼才能在他的眼皮底下幫到楊采萱.

皇上終于看完最後一本奏折的身後,這才發現這個房間太過安靜了,想到那個楊采萱不是在這里嗎,怎麼沒有看到,本想問站在一邊的明公公,可是順著他的眼睛看到了那個不斷點頭的頭顱,很快的收回目光,裝作無事的樣子.

"明公公,你下去,這里沒你的事了."

明公公在聽到皇上說話的時候沒有往日的那種威嚴,而是說話很輕,難道是累了,也沒有想太多,正想說話的時候大點聲音,好讓睡著的楊采萱也清醒過來,還沒有開始就被皇上阻止了.

"朕累了,你不要發出任何的聲音."

明公公在心里偷偷的對楊采萱說,'對不起了,不是奴才不幫你,你還是自求多福吧,不過看皇上剛才的樣子應該是沒有發現你才是.’在出門口的時候歉意的看了一眼楊采萱很快的離開了.

皇上一直在等著明公公離開之後,才收起剛才的嚴肅,悄悄的站起來走到楊采萱的面前,仔細的打量著這張熟悉的容顏,怎麼會不知道她的什麼意思,只是看著她想逃離,每次心都很痛,更知道擋在面前的有多少問題.

如果楊采萱願意給自己一個機會的話,就算是面對再多的困難也不足為懼,可是楊采萱的心里沒有自己,不,應該說時刻想著要逃離.

自信,這天下間沒有比自己更好的人,更沒有人能給她想要的一切,可是她的心為什麼就遺落在那個奇丑無比的人身上.

蹲的時間久了,腿都有些麻了,就像是楊采萱一樣坐在地上,輕輕的把她的頭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在順帶著把她的腿松開,就和自己一樣,兩個人頭挨著頭坐在地上.

開始的時候還在擔心會不會醒來,但是這些擔心都是多余的,只是看著她的嘴角稍微一動,然後又很快的睡著了.

感受到她的心跳,身上那種藥草的香味,心從來沒有這一個的平靜,幸福.

第一次坐在地上,第一次對一個女人如此的縱容,可是這個女人卻不屬于自己,心中的酸甜苦辣知道自己知道.

柳禎泰在楊采萱暫住的雪嫣閣沒有找到楊采萱,就連七公主的印月閣也去過了還是沒有找到,當懷著不確定的心來到皇上的天龍閣的時候就看到了這樣溫馨的一幕.

萱兒!我的萱兒!我終于找到你了.

------題外話------

推薦欣玫的新文《重生之公主謀嫁》

睜眼,重生為落魄公主!

對夫君的愛意是有增無減!

對孩子的愧疚是追悔莫及!

對姐姐的恨意是咬牙切齒!

人間?地獄?那要看你是如何選擇!

她穿著美豔絕倫,天真無邪的外衣!在滿腔的恨意下.

如何讓一個落魄的公主在偌大的皇宮呼風喚雨!

如何成為老百姓心目中的戰神!

如何讓人間地獄共存!

如何步步為贏,運籌帷幄,更讓一切事情變的水到渠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