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 劍也刺到了楊采萱的身上
青甯一直覺得這楊太醫在這一晚上可是都沒有好好睡覺,總覺得她砸這里藏著什麼東西一樣.

當伺候完太後悄悄的走過來看看,當看到那榻上明顯的不是一個人,正想看看是不是在藏著一個男子的時候突然發現那地上的那雙鞋怎麼那麼像皇上的,在往上看的時候竟然看到皇上也在怒視著自己.

當皇上看到是太後身邊的青甯的時候,只是用眼神一掃,就像是沒有發現一樣,繼續閉上眼睛睡覺了.

青甯看了一會兒也出去了,但在走的時候還是小心的把門關好了.

隨後的幾天,整個清和殿也算是清靜,沒有什麼人來打擾,但是在夜晚的時候還是比較熱鬧的,只是每天在睡夢中的楊采萱不知道晚上發生的事情而已.

皇上的傷口早就已經好了,只是仍然賴在楊采萱的屋里不肯出來,有的時候都是故意的在楊采萱的面前扮演虛弱的樣子,好博取同情.

太後這幾天看起來神色也變好了,每天看到都是神采奕奕的,只是仍然不准任何人進來而已.

這幾天淑貴妃是找很多的借口來看太後,一直都被拒之門外,開始的時候還可以只是每天一次,可是後來漸漸的每天都變成四次了,可開始不松口.

淑貴妃挺著一個大肚子從遠處走來,雖然已經來了很多次都給太後拒絕了,可是今天竟然帶著眾多的娘娘一起前來,更是這回不見到太後是絕不罷休的意思.

走在最前面的淑貴妃雖然是有著大肚子的人了,可是這絲毫沒有掩飾住那天生的美貌,而身邊的那幾位妃子可都是人間絕色,各個都有不一樣的美貌,尤其是從遠處看來這些女人在一起說說笑笑的時候更是養眼.

明公公本來是給皇上和楊采萱送飯菜來的,開始的時候還是偷偷的來,現在整個皇宮都知道這事情了,不知道皇上還這樣做是什麼意思.

當看到遠處走來的那群女人的時候立刻跑進清和殿.

熟門熟路的來到那個小廂房,這回可是在敲門之後聽到皇上的話才敢進來的,尤其是每次都要撞破皇上的好事,恐怕這話還沒有說出來,就被皇上五馬分尸了.

皇上只是施舍版的看了一眼明公公,然後一直看著為自己換藥的楊采萱,從這個角度看過去,她整個人都是那麼的柔和,最然這都已經看了好幾天了,可是越看就越後悔,那天怎麼就那麼早早的暈倒了,要是真的在一起之後在暈倒就好了.

這幾天無論是怎麼想辦法都沒有實現,而且這幾天楊采萱可是對自己防備的很.

"皇上已經包好了,臣告退."楊采萱看也不看皇上一眼就往外面走去.

反正這幾天在旁邊的那間屋子也倒出來了,沒事的時候整天在里面研究一些藥材也是可以打發一下無聊的時間.

其實和在禦醫院的時候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只是每天原來有那些禦醫來打擾自己的,現在變成了皇上和太後而已.

剛推開門的時候就發覺這屋里有一種久違的熟悉感,本來沒有什麼表情的臉也在四處開始尋找,希望是那個好久沒有看到的他.

柳禎泰本來還在生氣的臉,在看到這樣的楊采萱的時候也沒有在打算隱藏下去,從房梁上跳在楊采萱的面前.

兩個人就這樣看著對方,這可是從在一起之後第一次分開這麼久.

本來還在佯裝堅強的楊采萱也小聲的開始抽泣,因為這幾天一直緊繃的心終于找到一個宣泄口.

"你怎麼才來,你怎麼才來."

"我想你."

所有的話都被柳禎泰這一句話代替了,就為了說這句話,柳禎泰在背後付出了多少沒有說出來,只要能再看到楊采萱那麼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想你,我愛你,我想我是離不開你了."楊采萱趴在柳禎泰的心口說出來這幾天一直想說的話.

經曆了這麼多,突然覺得幸福一直就在身邊,可是一直有種種原因把這最簡單的幸福都忽略了,把心里的話說出來是這麼的輕松,自在.

柳禎泰本來是想好了很多的話要說的,可是被楊采萱這樣的話驚的全都縮回去了.

兩個人擁抱著一起往里面走去,就連外面那吵吵嚷嚷的聲音都沒有聽見,更不想在這個時候再為了外人打斷這好不容易得來的幸福.

"姐姐,你說皇上到底去哪里了,怎麼這幾天都一直沒有看到."云妃對于這幾天宮里的傳聞也聽說了很多,想到這淑貴妃今天的舉動有些知道是什麼意思,但是不想錯過這麼好的機會.

淑貴妃可是宮里多年老人了,怎麼會不知道這話的意思,一直保持著柔弱的樣子,手更是放在微微隆起的腹部,裝著單純的說,"這皇上的事情本宮怎麼會知道,興許是在哪里忙著國家大事吧."

"就是,我也聽說了皇上好像在忙著什麼那個金耀王朝來使的事情."晴妃在一邊捂著嘴偷笑道.

"是呀,我也聽說了,聽說這次金耀王朝來的是個四皇子,而且還聽說是難得一見的美男子,不知道和我們皇上相比怎麼樣?"蕭妃也把知道的事情拿出來炫耀.

其她的幾位主子來到皇宮的時間較短,不敢說出來這樣大膽的話來,但是都把注意力放在了這幾個人的身上,對于一些整天就知道在後宮中爭斗的女人來說,來了一個皇子都是天大的事情.

"吆,你看這幾位妹妹也想知道這四皇子的是個怎樣的人了."晴妃說出來的話比較大膽,在說這話的時候眼睛還直勾勾的看著那個娘娘.

"好了,你們都不要說了,這可是到了太後的清和殿了,再這樣,萬一惹怒太後的話,可不要怪我不念手足之情."

本來這晴妃還有很多的話要說的,可是在看到淑貴妃難得的嚴肅的時候也都閉口不說了.

青甯看到這麼一群人來到清和殿的時候只是對著淑貴妃點點頭,然後規矩的站在一邊准備趕人.

"吱——"

太後從里面把門打開,站在門口看著這麼多的人來看自己的時候,雖然心里還不是很舒服,但是臉上的表情並不是原來的那麼嚴肅,更是在看到淑貴妃的架勢的時候就知道今天她是不會這麼簡單的離開.

最好不好惹出什麼亂子來就好.

"臣妾參見太後,太後千歲千歲千千歲!"

"臣妾參見太後,太後千歲千歲千千歲!"

"臣妾參見太後,太後千歲千歲千千歲!"淑貴妃帶著各位妃子開始行禮.

"奴婢叩見太後,太後千歲千歲千千歲!"

"奴婢叩見太後,太後千歲千歲千千歲!"

"奴婢叩見太後,太後千歲千歲千千歲!"後面的宮女,太監都跪在地上行禮.

"好好好,這病剛好了,就看到這麼多人來關心哀家,真是我這個老太婆的榮幸."今天的太後突然也來了興致,想好好的看一場戲,至于戲的主角相信很快就知道了.

淑貴妃被星兒扶著走上前來,先是微微一笑,"臣妾好久沒有看到太後了甚是想念."

"好,哀家也是想念你們,這不剛見好就想看看大家."

太後的一番話聽到每個人的心中是一愣,怎麼今天的太後和原來不一樣了,平時的時候總是繃著一張臉,今天說話的時候怎麼也會笑了,而且還有點說笑的意思.

這些人當眾就淑貴妃反映快,走上前拉著太後的手就開始撒嬌,"終于見到太後了,臣妾和皇子終于可以放心了."

太後在看到淑貴妃伸過來的手的時候本能的想躲開,可是一想到這原來的時候也是這樣,怎麼今天竟然會不願意了,細細的想起來好想是自從遇到那個孩子之後就再也不願意讓他人靠近,從那之後更是發現自己都變了很多,對原來執著的事情也變得不在乎了,而對一些事情卻格外的想一探究竟,就像今天她們來的目的一樣.

"太後."

"哦,哀家這是一個人在這偌大的清和殿里太久了,習慣身邊沒有一個說話的人了,連這麼乖巧貼心的淑貴妃都給忽略了,真是不應該."

"太後,怎麼沒有看到皇上,聽說皇上可是一直在陪著太後休養的?"云妃是個心直口快的人,當來了這麼久看到淑貴妃和太後說一些不著邊際的話的時候也開始東張西望起來.

云妃的一句話在眾人的心里掀起了波瀾,雖然知道這太後的厲害,可是在宮里久的人都知道這太後和皇上是面和心不合,重要的是請說那楊采萱可是和皇上都在這里,難道真的如外面所傳的皇上其實是一直在和那個楊采萱在一起,並不是真的在照顧太後?

"哦,這皇上可是累了一晚了,這個時候應該是在休息踩才是."

太後一句別有深意的話,更是堅定了每個人心里的想法,這個時候就連一直隱藏的很好的淑貴妃的臉也都變了.

"哀家累了,你們就都自便吧,"對著站在一邊一直沉默的青甯吩咐道,"青甯,扶著哀家回去歇息,這人老了就是不行了,還是年輕好,整天整夜的不合眼都能有這麼好的精力,唉……"

青甯在扶著太後往內殿走去的時候對著淑貴妃看了一眼,然後又往別處看了一眼,這才小心的扶著太後離開了.

剛才青甯的這個舉動可是被太後看的清清楚楚的,但沒有表現出什麼來,只是一步一步的慢慢的往回走.

淑貴妃在得到青甯的暗示之後,整個人以累了為由找一個地方先坐著歇息,但眼睛一直看著不遠處的那扇門傷心的落淚.

蕭妃順著淑貴妃的實現也看到了那個房間,裝作無疑的往院子里亂逛,當慢慢的走到門口的時候聽到里面傳來熟悉的聲音,再想到剛才太後說的那一番話,也顧不得什麼矜持了,悄悄的貼在窗戶上往里面看,這時候只能看到兩個模糊的身影在里面恩愛的聲音.

蕭妃一想到這太後的清和殿里可是只有四個人,那麼這兩個人自然的就是皇上和楊采萱了,想到這里,驚訝的把手帕捂在嘴上做出驚訝的樣子.

遠處的幾個人看到蕭妃這樣的時候自然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本今天來這里就是為了這事而來的,是怎麼回事大家都清楚的很.

皇上剛從密道里出來的時候就聽到外面亂哄哄的,本來這所有人都被那個房間吸引去了注意力,自然沒有看到皇上出現.

皇上看著她們都在看著楊采萱的藥房的時候還覺得奇怪,難道是她們已經知道了什麼,這樣也好,總算是這段時間的戲沒有白演,只要一想到以後把和楊采萱的關系放在太陽下的時候心里就忍不住的雀躍.

"咳咳,你們一個一個的見到皇上還不行禮."明公公那尖銳的嗓音在整個清和殿里是格外的突出.

聽到這個聲音就像是見了鬼一樣,所有的人都不可思議的回到看到皇上真的就在這里,可是那里面的那個男的是誰.

只是有一瞬間的疑惑,很快的就跪在地上行禮.

"臣妾參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臣妾參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臣妾參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奴婢叩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奴婢叩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奴才叩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一群人跪滿了一地,每個人都戰戰兢兢的,本來這如果那個男的是皇上的時候還好說,可是這主要的人都出現了,只有那個楊采萱沒有出現,里面的那個女的肯定就是她,那麼里面的那個男的不管是誰都是在皇上的面上深深的一耳光,都開始懷疑這淑貴妃的用心何在.

要說這個淑貴妃可是懷有皇子,沒有任何的生命之憂,但是自己就不一樣了,本來就已經岌岌可危的身份,現在在攤上這一出的話,不管怎麼樣,這次真的是難以逃脫了.

在恨淑貴妃的同時,還在恨這個楊采萱,怎麼偏偏就和別的男子在一起,還該死的被皇上撞見了.

皇上和何等聰明的人,怎麼會沒有看到她們害怕的樣子,不去看她們一眼,直接的往楊采萱的藥房而去,但站在門口不遠處的時候一聽里面的動靜就是怎麼一回事.

平時的時候雖然知道楊采萱和別人在一起,怨之怨當初出現的太晚,可是今天真的讓自己看到,聽到的話,那又是一回事.

楊采萱沒有武功自然是聽不到外面動靜,尤其是在柳禎泰故意為之的時候怎麼會發現,只是覺得今天的柳禎泰特別用力,本來想勸他輕點的,可是在柳禎泰有意為之的時候反而制造出了現在這樣的效果.

柳禎泰在一開始的就是就發現外面有人,當後來聽到外面喊皇上的時候,更是賣力了,其實楊采萱之所以聽不到外面的聲響,還有一點的就是柳禎泰剛才偷偷的動了手腳.

故意讓楊采萱背對著外面,不知道外面都已經可以趕集了,但還渾然不知的在自己的深情中不可自拔.

眼睛透過那薄薄的窗戶紙和皇上的眼睛看個正著,更是在宣泄心里的不滿,在幾天的忙碌怎麼會不知道都是這個皇上指使的,今天之所以這樣就是為了給他一個教訓而已.

只是沒有想到事情會鬧到這麼大,反正柳禎泰自認為自己的臉皮是夠厚的,什麼都無所謂,只要是楊采萱愛著自己的就好.

明公公一看這皇上的臉色不是很對,嚇得也不敢上前,而一些膽小的宮女都已經嚇得暈過去了.

淑貴妃開始的時候還在得意趁這個時候把所有的不該出現在皇宮里的女人都趕出去,但是萬萬沒有想到里面竟然會到現在還不停,這時候也開始冒冷汗.

皇上看了一眼跪在地上一個一個都不敢抬頭的人,心里一直憋著的那口惡氣怎麼也咽不下去,不想一直想要得到的女人在用了那麼多的心思的時候還只是在外面觀望.

嘭——皇上用力的跺開了那扇妨礙到一切的門.

柳禎泰早就又算准備,抱著楊采萱一個轉身,並在那同時悄悄的點了她的穴道,看著趴在自己的身上睡著的楊采萱先是深情的看了一眼.

"你妨礙到我們恩愛了!"

皇上想都沒有想直接的抽出腰上的軟劍刺向這對男女,在氣頭上的皇上也忘了這樣刺過去的話,不光是柳禎泰,就連楊采萱也可能會有生命之憂.

柳禎泰萬萬沒有想到皇上會真的出手,因為從他的觀察來看這個皇上對楊采萱的感情可不是一般的深,在他的認知了,那就是絕對不會帶著心愛的人動手,哪怕在最後的生死邊緣也會這麼做.

本來抱著楊采萱可以勉強的躲開的,可是不知道從哪里發出一枚暗器竟然打中柳禎泰的腿,整個身體一歪,就在這瞬間皇上的劍也刺刀了楊采萱的身上.

"啊——"

只見本來昏迷中的楊采萱大叫一聲,然後在沒有什麼動靜,而很快的楊采萱就變成了一個血人.

------題外話------

推薦新文《重生之公主謀嫁》

親眼看到一直溫柔善解人意的姐姐親手把剛出生的孩子活活的悶死,笑著對穩婆說,"原來妹妹生出來的是個死胎!"轉身一臉笑容的揚起手中的匕首一步一步走來,卻沖著外面大聲的喊,"妹妹,我的好妹妹,你千萬不要想不開!"手中的匕首更是直接的送進心口.

親眼看著一切的悲劇發生可是卻無力挽回,在閉上眼睛的最後一刻,燦爛一笑,"地府太孤單,姐姐陪著我可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