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 欲擒故縱
看到皇上的樣子,不會是對自己有了什麼感覺是吧,最好是自己自作多情,可是怎麼會這樣看著自己,心里嚇的一跳,最好不要是這樣,那樣的話就麻煩了.

"等這里的瘟疫解決之後,小女子打算回家,這好久沒有回去了,一定是讓夫君擔心了,也不知道孩子有沒有哭鬧."一說到鑫宇的時候楊采萱的臉上自然的流露出慈母的關懷.

這開始的時候還在心里說服自己並不是對楊采萱有什麼意思,可是在聽到她這句話的時候,心跳也沒有了,而是凌厲的看著對面的楊采萱,不會是故意的躲著自己才會這樣說的,還是這就是她欲擒故縱的伎倆?

柳禎泰從幾天前就馬不停蹄的往錦州趕過來,本來早就要來的,可是因為不知道這鑫宇到底去哪里了,為了找鑫宇耽擱了很多時間,本來這一路上就窩火,可是沒有想到的是這好不容易到了錦州的以後,終于找到了楊采萱的帳篷,拒之門外不說,更是沒有見到思念已久的人.

映山一看這莊主眼看著就要爆發了,對于攔住莊主的人也認識,那就是為楊采萱送信的人,還清楚的記得那跪著楊采萱跪著行禮,並口口聲聲的叫'大小姐’,相信這楊采萱如果真的是這里的話,不會鬧了這麼久都不出來看莊主的.

無意中聽到走過的幾個人說妙手神醫的事情,連忙跑上去.

"爺,夫人去了遠處的那個帳篷."

"哼!"柳禎泰在走的時候還不滿的看了一眼飛星,更是氣惱這楊采萱的身邊什麼時候有了一個這麼衷心的奴才,最關鍵的還是一個男的,不可饒恕.

柳禎泰來到指定的那個帳篷的時候,很明顯的看出來這個帳篷可是和別的明顯的不一樣,重要的是,這個帳篷里的人一定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看到門口站著那個拿劍的人明顯的有些面熟,這個人究竟是誰,想了一會兒也沒有想起來,更重要的是看到這個帳篷的時候,心里的危機感突然竄到頭上.

上前一步想直接的沖進去的時候被再次的攔住了.

司馬玉非常的清楚這個人在這里從來沒有看到過,尤其是從他的衣服看來,不是郎中,也不是什麼得了瘟疫的人,但是不管這個人是誰,都不能靠近皇上半步.

"站住,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滾,在爺還有心情的時候最好跟你大爺我滾開,要不然…."

兩人言語不和直接的打起來.

乒乒乓乓兵戎相交的聲音傳來.

司馬玉不能容忍有人蓋在皇上的面前如此放肆,而柳禎泰覺得這好不容易要見到楊采萱了,可就是有那麼多不要命的敢擋在自己的面前.這忍了一肚子的火怎麼會不爆發.

帳篷里面正因為剛才的話題感到尷尬的時候,突然聽到外面有打斗的聲音,這皇上可是一點也不擔心,只要有司馬玉在,沒有他對付不了的人,但是心里還是為了剛才楊采萱的話感到心煩.

楊采萱極力的想擺脫現在的尷尬,更不想和皇上再在這個帳篷里了,一聽到外面有打斗的聲音,連忙往外面跑去.

皇上看著楊采萱都出去了,擔心她會受傷,只好跟著一起出去看看,其實最重要的就是為了保護楊采萱.

"夫人,夫人,真的是你."映山本來還在為莊主擔心的,可是看到楊采萱從里面出來的時候,高興的大聲的叫起來.

"映山,你怎麼在這里?"楊采萱看到叫自己的竟然是柳禎泰身邊的映山的時候也同樣驚訝的叫出來.

本來這在半空中兩個人對打的柳禎泰在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立刻回頭往楊采萱看過去,但是就在這看的時候,沒有發現司馬玉刺過來的一劍,就算是感到身上痛的時候也沒有回頭只是努力的往楊采萱的身邊飛越而去.

這後面的司馬玉本來可以乘機殺了這個突然的闖入著的,可是很明顯的看到這個人竟然和楊采萱認識,就連楊采萱對著這里擔心的大喊聲也聽到了,收回自己的劍落在了皇上的身後.

"你是傻瓜嗎?怎麼會和人打架."楊采萱一邊給柳禎泰包紮受傷的胳膊,還不忘發幾句牢騷.

"嘿嘿,這不是想你了嗎?誰讓你偷偷的溜走的,我這不是….咳咳…."柳禎泰光顧著看到楊采萱興奮了,忘了自己可是一個受傷的人.

"你就知道說話,活該受傷."楊采萱雖然說話的口氣不是很好,可是話語中的關心是那麼的明顯.

柳禎泰一直傻笑著,沒有在說什麼,可是他眼中釋放出濃厚的愛意是那麼的明顯,就連站在一邊的皇上都清楚的知道了.

想到剛才楊采萱說過的話,難道這就是她剛才口中的夫君,想到楊采萱可是嫁給了威武大將軍後來有發生了很多事情也多少的聽說了一些,難道就是因為才曾經的一切,讓她選了一個這個奇丑無比的人把自己嫁了.

配,真是絕配,相信這天底下再也沒有這樣奇妙的兩個人了.

柳禎泰最然眼睛一直在楊采萱的身上,但還是從眼角看到一邊站著的這個身份不一般的人,從他的眼中也看到了威脅,裝作虛弱的樣子,一手放在楊采萱的腰間,"采萱,這兒子一直在家里鬧著要找娘,你看我門什麼時候可以回家?"

楊采萱沒有看到柳禎泰的小動作,只是在聽到鑫宇的時候,手里正在包紮的手不自然的加重了力度,一直維持的良好的形象再次破功了.

"你是干什麼吃的,連一個孩子都帶不好,難道你這個當爹的就是擺著好看的嗎?"

"冤枉,是我們的兒子被你帶壞了好不好,那個小子一知道你走了,差點把家里掀了個底朝天,要不是有我這個當爹的鎮壓,恐怕等采萱回去的時候,連家也沒有了."柳禎泰在說這話的時候還看了一眼站在一邊的皇上一眼,雖然不知道他是什麼身份,但是從他眼中的變化還是看出來,自己的目的達到了.

"任峰位,你不是告老還鄉了嗎?怎麼還在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