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 面臨冰凍的危險
"嗯,我知道了."這在預料之中的事情,很平淡的就接受了這個消息,更是沒有半點波瀾.

"大小姐,難道你不覺得奇怪嗎?"不能相信苦惱了很久的事情,可是在大小姐的眼睛竟然是如此平常.

"沒事,一個人活的坦蕩就好,不需要知道太多的事,好奇心太重可不是一個好的習慣."雖然不明白那兩個人是誰,但是很明顯並不是沖著自己來的,因為這短時間接觸的人比較複雜一時的還不好確定是誰的人,但是對以後的一切還是小心的好.

"可是…."

"好了,不要再可是了,你也勞累了一天了,還是先吃飯."楊采萱不想把話說的太明白,只好打斷了.

"不了,還是大小姐自己吃的好."飛星說完之後氣憤的離開了.

看著這離開的飛星,想必是到那里去大小報告去了,怎麼這安翔的身邊的隨從會是一個這麼沉不住氣的小子,不過這想來,還是年輕好,那種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個性還真的是每個年輕人的專利.

笑著搖搖頭,就像不知道現在的危險一樣,繼續吃著飯菜,吃完之後又開始巡視.

楊丞相一直等著女兒忙完之後,才走上前來,對著女兒看了一眼就往另一邊走去.

楊采萱跟著爹的腳步,慢慢的往前走,但走的並不是很快,今天晚上天空沒有一個星星,更沒有月亮,就是知道這時候整個錦州可是聚集了很多人馬一樣,更像是知道這是一個不平夜一樣,四處都是漆黑一片.

知道這爹來找自己一定是有重要的話要說,但是相信爹爹一定會和小時候那樣的保護自己的,一直走了很久,當走到里帳篷很遠的時候這才停下來.

"爹,你找女兒可是有什麼話要說?"

楊丞相看著女兒一直看了很久,久到以為是不會說話的時候,這才慢慢的開口.

"采萱,你可是知道這眼下的形勢如何?"

楊采萱往前走了幾步,就像是下了決定一樣,"暴風雨馬上就要來了,請爹爹保護好自己,不要光有大家,還要有小家就好,這就是女兒最期盼的."

"是呀,"楊丞相也上前走了幾步,讓兩個人在同一條平行線上,"暴風雨馬上就要來了,為父最大的希望是讓采選能夠置身事外,可是有些事情早已經脫離了我能控制的能力."

楊采萱轉身看著爹微笑的說,"爹已經做的很好了,我因為有一個這樣的爹而感到驕傲和自豪,"頭靠早爹的肩膀上,"爹選擇幫助皇上是對的,整個天下都是皇上的,現在只是有一些不成氣候的小人從中阻攔,這遲早都會過去的,現在只是費些力而已."

"呵呵…."楊丞相有種家有女兒就萬事全的想法,"看來我的女兒的確是長大了,連這樣的事情都能看的這麼透徹,可惜呀…可惜你怎麼不是一個男子,如果是男子的話,就能入朝為官了."

"爹,那不是我想要的,我只想要有一個平平淡淡而又很小的家就好,不需要什麼錦衣美食只要平平淡淡的幸福就好."

楊丞相側頭看著女兒,怎麼和原來有這麼大的變化,每個女人不是都想要那些的嗎?怎麼到了她這里就變了.

"你可是還沒有放下威武大將軍?"這才是一直以來最擔心的事情,當時的事情只要有眼睛的人都會看到的,自己怎麼會不知道,但是那畢竟是把女兒傷害至深的人.

"怎麼會,爹,就不要瞎操心了,女兒早就已經放下了,"說到這里的時候,甜蜜一笑,"是他讓我知道了很多的東西,而且女兒也有了想要生活一輩子的人,到時候一定會帶給爹看的."

"好好好!那就好!"

"爹,你有小外甥了."

"是嗎?"

"當然,還是一個非常可愛的小孩子,但是長大後一定會和爹一樣成為一個大人物."

"哦,那好,盡快的讓我看看他,看到底是如何一個好法."

"看是可以,可是要有紅包的呀,沒有紅包,那可不行."

"哈哈哈……."

楊丞相和楊采萱一起話家常,就像是從來沒有分開過的父女一樣,越聊越投機,就像是回到了多年前的那個夜晚.

運良一直站在不遠處隨時保護在側,但是從前面傳來的笑聲的時候,嘴角也微微上翹,看來這能讓相爺高興的人只有大小姐,可是眼看著這錦州的瘟疫差不多要好了,到時候還不知道這大小姐是決定去哪里?

不知道現在的名甯變成什麼樣了,雖然從大小姐那里聽說了很多事情,但是沒有親眼看到,憑想象還是不能滿足.

相較于這邊的溫馨,這皇上可是面臨著冰凍的危險.

皇上站在楊采萱的帳篷里,開始的時候還以為是出去為別人看病去了,但是這都等到半夜了,可是還沒有見到人影,就連明公公也是四處找了,竟然都沒有人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司馬玉跪在地上一句話也不敢說,更是連頭都不敢抬,本來這人都好好的,可是為什麼就怎麼一轉身的功夫人就不見了,通過這段時間的觀察非常確定這個楊采萱是一點武功也不會,除了醫術了得外,就是一個一點心機也沒有的傻女人.

究竟這人去了哪里,不像是給綁架了,一直在自責,就算是沒有皇上的懲罰自己也會自責的.

飛星也跪在地上,雖然心里有很多的不服,但是眼下這陣仗也不敢說出來,只希望這大小姐快點回來,雖然心里想到有可能是和相爺在一起,但就是不願意說出來.

"咯咯,爹爹你說的是真的嗎?"歡快的笑聲下從外面傳過來.就是這個笑聲,讓所有的人都有種解脫的感覺.

"你這孩子真是的,怎麼連爹的話也敢質疑,是不是太不把這個爹放在眼里了."

"沒有,雖然我的心里就是這麼想的,沒有想到一不小心就說出來的而已,咯咯咯…."

皇上聽著這個聲音已經近了,可是這麼久都沒有進來,掀開簾子大步走出去,"先生和妙手神醫可真是有好興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