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 你是誰
看到這樣的皇上楊丞相只好退在一邊,親眼看著女兒被皇上抱進去,其心里也是很複雜.

多年為官,怎麼會不知道這伴君如伴虎,雖然皇上是一位明君,也知道皇上最近也有意要徹底的推翻太後,但是現在還沒有實現,那麼只要和皇上有關的人那都會有危險,也會成為他人攻擊的目標.

明明還在為這失而複得的女兒感到高興,可是卻因為皇上突然的闖入而再次提心吊膽的.

本來打算在這關鍵的時候,暫時不想認這個女兒,等一切事情塵埃落定之後再回府中也是可以的.

唉!

為什麼采萱的總是經曆那麼多的風雨,為什麼這五年前的事情剛剛過去,又再次經曆這樣的折磨.

但,這次心中可是下足了決心,不管將來發生什麼,最重要的任務就是保護好采萱的安全,哪怕是那個人是皇上也會為止對抗的.

帳篷內.

皇上坐在這臨時的榻邊上看著這第一美人,雖然經過了這麼久還是依然那麼美麗,在原來的時候曾經見過她,可是當時的她和現在有很大不同,在開始的時候還以為這不是一個人,原來這變得並不只是自己.

"皇上,臣任峰位參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禦醫在聽到明公公的傳話的時候立刻帶著藥箱前來,本來以為這是皇上有什麼不妥,可是當進來的時候看到皇上是安然無恙,只是看到本該是皇上的榻上卻躺著一個女子的時候心里雖然有疑惑,但還是很快的鎮定下來,並規矩的行禮.

皇上就像沒有聽到一樣,手還是放在楊采萱的臉上,眼中的迷茫是那麼的明顯.

明公公一看這皇上的樣子,連忙走到皇上的身後小聲的說了一句話,一直等皇上恢複了原來的樣子的時候,這才退在一邊站好.

"是任禦醫,不要傻站著了,快點看看她這是怎麼了?"皇上站起來背對著手,對身後的任禦醫吩咐道.

任峰位馬上上前為其把脈,心中就像是透明的鏡子似得,從皇上剛才的樣子看來,就知道是對這個女子是動了心思的,所以在把脈的時候也是格外認真,開始的時候還在擔心萬一這個女子有什麼好歹的話,那自己也一定會受到皇上怒火的波及的,但,在把完脈以後也徹底的放松了.

"啟稟皇上,這位姑娘只是太勞累而已,歇息,歇息就好了,但是…."任禦醫看著那個站著高大威悍的背影,不知道這下面的話該怎麼說,尤其是這皇上身邊的人不應該是這樣的.

皇上回頭看著吞吞吐吐的任禦醫,聽到她後面的但是的時候,心里一驚,難道是有什麼不妥,還是這個妙手神醫不能為她診治了,想到這里的時候,心里的火氣也是很大,銳利的眼神就像是兩把利劍一樣直接的射到任禦醫的身上.

"說!"

任禦醫嚇得一哆嗦,更是連頭也都不敢抬,小聲的唯唯諾諾的說,"其實這位姑娘就是這段時間太累了,而且好像是….好像是…餓的."

"餓?"

餓,這是多麼不可能的,不管怎麼說這個楊采萱可是丞相的女兒,一個丞相的女兒會餓,這不是天大的笑話.

"是是是,就是餓的."任峰位連忙點頭稱是.

雖然自己開始的時候也相信這皇上身邊的女人會是餓暈的,但這都是真的,這也是為什麼一開始的時候不敢說出來的原因,只是在聽到皇上已經沒有剛才這麼大的怒火了,這才肯定的說出來.

皇上想到在丞相那里的時候,當時那個奴才進來跟丞相說的那句話,在看看這任禦醫肯定的眼神,這才慢慢的接受了事實,對著明公公一揮手,然後又坐在剛才的地方看著楊采萱的臉.

哼!沒有想到一個丞相的女兒,一個妙手神醫竟然會餓暈,今天終于是開了眼界了.

明公公得到皇上的示意,連忙請任神醫出去,在出去之後還拉著在一邊站的筆直的司馬玉離開了.

司馬玉還是木頭臉,在出去之後就一直站在帳篷口,就連看到楊丞相擔心的臉時只是一點頭,就在沒有其他的別的動作了.

明公公可是知道這楊丞相的意思,立刻拉著到一邊小聲的說明的情況,但是一想到任禦醫說的話,連忙往一邊跑去.

楊丞相這雖然是放心了,但是這皇上可是在里面,這孤男寡女在一個屋里,難免會有很多的閑話說出來的,尤其那個男的是皇上的話,那麼所有的不利的傳聞可就是更難聽了,希望女兒快點醒過來,現在這個時候還不到和皇上鬧僵的時候.

帳篷內.

皇上一直看著楊采萱的臉,心中更是奇怪為什麼只對她有心跳的感覺,先前的時候有些肯定是因為她就是妙手神醫的關系,可是這個時候突然再次迷茫起來.

這是從來都沒有過的事情,就算是在小的時候,在那麼複雜的皇宮大院里,一個沒有任何可以依靠的勢力的時候,還不是一直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更知道應該怎麼做,也知道為什麼這麼做,可是現在倒好,竟然會不知道.

明公公端著一些吃的過來,看到皇上的樣子的時候,不知道該怎麼做,這要是按照皇上原來的習慣,直接的讓一個丫鬟過來就好了,可是這次出宮的時候根本沒有帶丫鬟,想自己動手的,可是看到皇上那麼在乎的樣子,也有些為難.

"皇上,你看這."

皇上主動的接過托盤放在身邊,然後對著明公公一揮手,眼睛再次看著楊采萱,心中糾結這個時候該叫她起來的,可是看她睡的這麼香甜的樣子,心里有些不忍.

明公公看到皇上這樣的時候驚得連退下都忘了,一直看著皇上,難道這真的是皇上,還是在什麼時候被人調換了?

想想也不可能,這一路上可是一直跟隨在皇上左右,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自己不知道,可是就憑司馬玉的本事也是不可能的.

"出去!"皇上在看到明公公一直在這里沒有離開的時候,頓時生氣了,直接大聲的吼道.

"你是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