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 算計
這純粹是一個習慣,因為鑫宇小,有的時候夠不到一些菜,所以經常會這麼做,可是在柳禎泰的眼中這味道可就不一樣了,激動的端著碗一直看著碗里的菜,這可是她第一次會在吃飯的時候主動的為自己夾菜,怎麼也舍不得吃下去,就連手都不自覺的開始顫抖.

楊采萱在吃完飯後,終于看到了柳禎泰的異樣,順著他的眼睛看到碗里的菜,這才想起來,好像是自己夾的,難道是不喜歡,可是看他的樣子又不像,這時才想通為什麼這幾天吃飯的時候總是這麼安靜,一定是這個家伙搞的鬼,抬頭看了一眼這對柳禎泰形影不離的映山好像這幾天也在吃飯的時候就不見人影.

對著柳禎泰看了一眼,慢慢的往外面你走去.當走到店里的時候看到幾個柳禎泰的人在一邊閑聊,本來沒有什麼的,可是在聽到他們說的話的時候,整個人就驚在當場.

"你說這爺做的是不是也太傷我們這大老爺們的心了,每天忙前忙後不說,就連吃個飯,還那麼多的要求,什麼大蒜不能放,什麼鹽少放一些,你說我們爺什麼時候那麼多講究的?"

"可不是,剛才大哥又去外面堵人了,你說一到吃飯的時候就出去守著,連個飯都不能好好吃."

"就是,我看爺是被那個女人迷住了,要不然怎麼會這樣,一點也不像原來那心目中的那個大爺."

"我還聽說…."幾個人在小聲的議論著,完全沒有發現他們口中的主角之一已經站在他們身後不久了,說到最後的時候都對著楊采萱都有不滿.

柳禎泰回過神來的時候看到楊采萱早就已經吃飽了出去了,可是怎麼看著她的動作有些奇怪,當走過去一看這才發現竟然是這幾個小兔崽子惹的禍.

啪——

啪——

啪——

對著幾個人就是用力的一人一巴掌.

連忙討好的說,"采萱,你不要聽他們在這里亂說,那都是沒有的事."

看著這熟悉的臉,原來他竟然做了這麼多,只是自己一直接受他的付出,從來沒有關注他在這背後的辛苦,經常在半夜起來的時候看到他屋里的燈都還亮著,原來在白天的時候他一直在這里幫忙,在晚上的時候還要忙柳月山莊里的事,也真的是難為他了,看著這張臉的確是比一見面的時候瘦了,一定是這段時間操勞的緣故.

"明天在你的柳月山莊就不要過來了."

"什麼?不,不要這樣,我我我我…."

剛才還在說話的幾個人也都跪在了楊采萱的面前,祈求道,"爺,夫人,我們哥幾個知道錯了,求求夫人不要這樣對著我們爺."

"采萱,你不要這樣,我哪里做的不好,只要你說出來,我一定改,你不要這樣好不好,我在這里一定不會給你添亂的."

楊采萱閉上眼睛,對于一個男子能為自己做到這一步非常的感動,轉過身去,不讓他們看到眼中流出的淚水,在轉身的那一瞬間感覺到自己的手被拉住了,從那緊緊的拉著自己的手,知道他此時是誤會自己的意思了.

沒有掙開他的手,而是努力的維持著平淡的說,"現在就走,明天我去柳月山莊看你."

不想讓任何人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推開他的手,疾步往後院走去.

柳禎泰就像是傻了一樣站在原地,眼睛一直看著楊采萱離開的方向,而那幾個跪在地上的人也沒有什麼反映.

映山本來聽說是有幾個弟兄又為莊主添亂了,所以回來看看,有什麼能幫得上忙的,可是看到的竟然是這樣的局面,為莊主感到高興,這終于打動夫人的心了.

笑著走上前來,一拍莊主的肩膀,"恭喜莊主,終于得到夫人的心了."

"啊?"

這個時候的柳禎泰還是不敢相信這一切,本來以為自己是沒有希望了,可是沒有想到會是一個新的開始.

剛才還在害怕的幾個人,在聽到映山這麼說的時候也都替莊主感到高興,最重要的是就像妙手神醫這樣的人也會被莊主打動而高興不已,本來以為這不會實現的事情可是卻變成真的,簡直是這柳月山莊的一件天大的喜事.

"呵呵呵….呵呵呵呵…."

柳禎泰只是開始傻笑,但是腳步自然的往外面走,心里想著一定要快點把柳月山莊重新整理一下,免得到時候楊采萱去的時候被看到的一切感到不滿意.

隨著柳禎泰的離開,這所有的柳月山莊的人也都跟著離開了.

本來以為是去喝慶祝酒的,可是沒有想到的是,這酒沒有喝上,反而把自己累個半死.

楊采萱來到後院之後,對著名甯吩咐了一聲,就把整個人關在屋里,沒有出來一步.

名甯沒有說什麼,只是對前來看病的人都請往別處了,還在外面貼了一張告示.

店里的伙計也被名甯放假了.雖然大家不明白是什麼意思,但是能有歇息的一天也感到很高興,一個一個的都高興的離開了.

這本來是找妙手神醫看病的,可是在看到門口貼的那張告示的時候,雖然心里有些不願意找別人,但是也沒有辦法,可是這告示寫的也是人之常情.

但是也為妙手神醫高興,這可是一件大喜事,原本都知道這妙手神醫可是外地人,這接觸久了就開始擔心萬一這妙手神醫離開的話,想找她看病也是不可能的了,但是在這里成婚的話,那麼這個妙手神醫就不會離開了,到時候受惠的還是這里的老百姓.

名甯一直看著這人離開也笑著進屋了,希望這大小姐知道之後不會把自己砍了,這可是為了大小姐好,既然已經想開了,那就快點,反正這孩子也都那麼大了,是時候該成親了.

而一直在屋里的楊采萱並不知道自己被衷心的丫鬟算計了,只是一直等到鑫宇回來的時候這才把打算明天要去柳月山莊的事情告訴他,並征求他的意見.

"去,當然要去,你真的要和爹爹成親了嗎?"鑫宇高興的跳起來,趴在楊采萱的臉上問.

"成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