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 為了朋友兩肋插刀
一直看著楊采萱離開的背影,在看到每個來的病人都會噓寒問暖,就連一些小的事情,她也會那麼認真的詢問,看來是自己魯莽了.

但是一想到那天的折磨到現在還是心有余驚,開始的時候還以為是傳聞有誤,可是漸漸的發現這個楊采萱什麼時候都是非常的好說話的,但是只要是關系到鑫宇的事情,都會變的非常的嚴肅.

俗話說的話,這就是護犢子.

幸好!

能活到現在還幸虧了她是一個郎中,如果不是郎中的話,那麼現在早就死在她的面前了.

"少爺,你怎麼了?"看著自家少爺一直看著那個狠毒的女人,每次都想上前對著所有的人揭穿她虛假的面孔,可是每次都被少爺阻止了."哦,沒事…"

張景全抱著藥草放在了楊采萱指定的地方,當把所有的藥草都弄好之後,發現那清風還在傻愣著,走過去搶過他手中的藥筐走回來就開始細心的開始曬藥.

手中拿著剛才楊采萱說的哪兩種藥草,仔細的對比起來,的確是不一樣,腦中再次會想到當初回到風云教的時候看到的那一幕,更是把後來的每一個細節都一一的回想起來.

"少爺,少爺,你怎麼了?"今天的少爺和往常有很大的不同,難道是又想起那傷心的往事了.

從回憶中收回所有的思緒,看著清風問,"你還記得當初那個崔嬸說過的話?"

"嗯,記得,那天我們看到滿地的尸體的時候,崔嬸就從外面大哭著走進來,說是因為奉了夫人的命令去為夫人找熬粥的材料."

"對,那她說的是什麼材料你還記得嗎?"

"百合."清風雖然奇怪少爺問什麼這樣問,但還是把知道的事情都說出來.

"百合…百合…."

張景全一邊念叨著往外面走去,心里一直想著'百合’,這崔嬸可是當年娘陪嫁過來的,一直得到爹娘的信任,可是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開始的時候清風還在疑惑,但是當看到少爺的樣子的時候,突然想起來這百合可是….

名甯本來想找這張景全干活的,可是看著他們一個一個的離開之後就氣惱的去找大小姐.

"大小姐…大小姐…"

楊采萱沒有理會一面的名甯,一直等到幫手里的病人送出門之後這才看了名甯一眼.

看到大小姐看過來的時候連忙開始發牢騷,"大小姐,你看你好心的收留那兩個人,可是他們倒好,沒有說一句話就走,他們當這里是什麼了?真是的."

"茫茫人海中相聚是種緣,既然能相聚,那麼分開也是自然的."楊采萱看著手里的處方自自然而然的說道.

名甯被大小姐這樣的一句話鎮住了,沒有想到大小姐除了醫術外還能說出來這樣深奧的話來.

"堂主說的真好!"張景全站在楊采萱的對面,滿臉笑容的說道.

"你你你你不是走了嗎?"名甯指著張景全奇怪的問.

是呀,是走了,可是在走出門以後突然覺得該說句話在離開,要不然還讓他人認為自己是一個如此沒有信譽的人.

"想和堂主當面告辭,在下有些事情要忙,可能暫時不能繼續教鑫宇武功了."說出來這話的時候張景全都覺得沒有臉面,可是那件事情一天沒有弄清楚,心就一直放不下.

"你有要事要離開這是自然的,至于鑫宇我會和他說清楚的,但是這一日為師,終生為師,還請張少俠記住."說這話的時候沒有一絲的笑容,還一直看著對方的眼睛,希望自己的判斷是好的,這也是在給鑫宇找了一個保障.

"嘁!小少爺的師父可…."名甯正要說話的時候看到大小姐投過來凌厲的一眼,立刻把嘴邊還沒有說出來的話咽下去了.

怎麼會不知道這楊采萱的意思,還不就是如果這鑫宇有事的時候要自己無條件的幫忙.

的確不是一個簡單的女人,知道自己重承諾,要在這個時候答應她,是,現在的風云教的確是不如從前,但是這根基還是有的,只要自己答應了,那麼就是說整個風云教都會保護鑫宇.

高!實在是高!就連自己都忍不住為她喝彩.

這幾天都是被她的表面蒙住了,原來這個女人的確如清風所言不是一般的女人,不過轉念一想,就是因為有這種慧眼,才會給自己當頭一棒,更是清楚的指出其中的關鍵.

楊采萱和張景全就這樣相互看著對方,一直持續很久.

"好,在下記住堂主的話,但鑫宇現在還小,但是請堂主時刻記住在下是鑫宇的師父."

"好!"

聰明,知道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和這樣的人做朋友,值得.

對著張景全伸出手,看到他疑惑的目光,從容一笑,主動的拉著他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里,輕輕的一握,"這是為了我們之間的友好,更是為了以後美好的開始,從此以後我們就是朋友了."

"朋友?"這個女人到底在想什麼,怎麼會越來越看不透了,不過沒有討厭的感覺.

"是,就是朋友,有句話說的好,為了朋友兩肋插刀,不是嗎?"

"好."

兩人相視而笑.

"你們這是在干什麼?"柳禎泰聽說那個張景全要走的時候立刻過來看看是不是真的,可是沒有想到剛進門就看到他們親密的一幕,直接的大聲的吼出來.

"堂主,那在下告辭."張景全只是看了一眼柳禎泰,轉而笑著對著楊采萱說道.

"也好,祝張少俠馬到成功."

"謝謝!"

張景全走出雯月堂,楊采萱一直送到門口直到那個身影再也看不見之後才返回來.

柳禎泰看著一直把自己當成空氣的楊采萱,就算剛才那麼大的聲音,他們也只是看了自己一眼,就再也沒有什麼別的事情了,一直看著那個該死的人就那麼不見的時候,這楊采萱雖然人是回來了,可是連看都沒有看自己一眼,更是忙其他的.

氣鼓鼓的走到楊采萱的面前,用力的搬過她的身體,讓兩個人的眼睛對視,"我才是鑫宇的爹爹,難道你忘了嗎?你怎麼可以…怎麼可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