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 女人不得干政
聽到是瘟疫,楊采萱是聽說過,"李媽,這錦州的瘟疫不是被控制住了嗎?而那些的瘟疫的人不是都被治好了嗎?"

"難道堂主以為每個郎中都像你那樣的菩薩心腸,那這只是蒙蔽皇上和那些大臣的話,這你也相信."想起那兒子,李媽的眼眶都是紅紅的,眼中的淚水更是一滴一滴的落下來.

"是呀,我還聽說…."張伯一聽到這荊州的瘟疫,雖然離這里很遠,但是有些事情還是聽說了一些的.

楊采萱的耳邊一直聽著他們之間的談話,尤其是關于這錦州的一些傳言,更是為那里的老百姓開始擔心.

的確,這官官相護,官字下面兩個口,在京城待過,怎麼會不知道有些人是報喜不報憂,可是這事情都已經這麼久了,也不知道那里現在怎麼樣了,只要一想到有人在那里受著病痛的折磨的時候心里就特別的難過,為什麼這人都好好的,要經曆這樣,或者是那樣的折磨.

柳禎泰一開始的時候看到楊采萱和他們在一起說話的時候心情還很好,可是當聽到他們說到這錦州的瘟疫的時候,就想起聽到的那些關于錦州的傳聞,再看到這楊采萱的臉色不是很好的時候,更是生氣.

這些人說什麼不好,偏偏說這個,這不是明擺著讓楊采萱難受嗎?

"閉嘴,一個一個都是一些長舌婦."

氣惱的大步上前,對著這些亂嚼舌根的人送去幾個冷眼,然後扶著楊采萱就往里外面走去.

一直看著柳禎泰離開之後,這李媽看著堂主就這樣離開的時候心里還在歎氣,"老張,你說,像堂主這麼好的人,怎麼會被這個惡霸纏上了呢?這還有沒有天理可言?"

一句話同樣的說到張伯的心坎里去了,是呀,一個這麼好的女人怎麼就攤上這樣的倒黴事了,但這個張伯畢竟是個老實人,心里雖然是這麼想的,但是沒有說出來,只是搖著頭往外走去.

京城.

丞相府.

丞相楊鵬海坐在鴻云閣的院子里,慢慢的品茶,看著飛翔的小鳥,聽到它們嘰嘰喳喳的叫聲,突然就想到當時的采萱還小,那時候不會說話,也是咿咿呀呀的說個不停,就像這小鳥一樣,更在百忙之余聽到那樣的聲音,無疑是最美的,可是都這麼多年過去了,一想到那個枉死的女兒就覺得心痛.

唉!

都是這個當爹的失職,竟然沒有察覺到那個狠毒女人的狠心,以至于釀成今天這樣的後果,更為可恨的是當知道的時候已經太晚了.

唉!

端起手中的杯子一飲而盡,好像這不是茶,更不是酒,而是一杯後悔藥而已.

丞相的隨從運良從外面走進來的時候就看到丞相這樣的時候,就知道又在為大小姐的事情傷心,自己又何嘗不是,本來當時想再過段時間奏請丞相成全,可是沒有想到當回來的時候就再也沒有那個機會了.

這幾年只要已有閑下來都會四處尋找,可是一直沒有什麼結果,難道她也跟著大小姐一起消失了嗎?

啪——

丞相用力的甩出手中的杯子.

這破碎的杯子就像是是此刻的心一樣,支離破碎.

運良聽到這個聲音很快的收回理智,走到丞相的面前幾步的距離彎腰行禮,"丞相!"

"聽說這錦州的瘟疫可是已經蔓延開了,這事你聽說了嗎?"就連看都沒有看,直接的問,因為知道能出現在這個院子里的人只有多年跟從自己的運良.

"是,丞相,奴才正想稟報此事."運良在說道這里的時候也低下頭,因為在之前這丞相曾經問過,可是當時只是聽信了外面的傳言,沒有細心的去探究當時的真偽,全都是自己失職.

丞相這才看了一眼,站在一邊的運良,在看向遠處的白云,好像從回來之後知道采萱已經去世之後就再也沒有走出過這個院子,這都幾年了,本來想一輩子都在這里不出去一步的,可是當無意中知道那錦州有瘟疫的時候就再也坐不住了,可是沒有想到本來是喜報的,可是現在卻變成這樣.

皇宮.

禦書房.

光壁刺眼金色龍袍加身,大大的冷光扳指嵌于指尖,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顯然是遇到了極為憤怒的事情,將手中的奏折啪的一下直接的摔倒了明公公的面前.手更是用力的拍在了龍案上.一雙明世之眼,雙瞳更顯冷峻犀利,寒氣逼人的看著站在下手瑟瑟發抖的明公公.

"說!"

明公公也是本來就在害怕,此時嚇得更是不敢說話,追隨皇上已經多年了,早就已經知道這皇上怕是震怒了,嚇得嘭的一聲直接的跪在了地上匍匐在地.

"皇上饒命,皇上饒命,奴才也不知道這是怎麼了."

犀利的看著明公公,知道這事也不怨這明公公,更是對自己氣極,沒有想到這吳尚書真是越來越大膽了,竟然連這樣的事情也該期滿,看來這女人不得干政的事情還真是有千古道理.

這開始的時候就不該聽信那個淑貴妃的建議,讓她的爹爹去錦州,現在倒好,這事情已經已經掩蓋不住了,這才知道闖禍了,如果早就知道那邊的事情的話,也不會到了現在這麼無法收拾的局面.

肖公公一路小跑著從外面走進來,一進來之後就看到這樣的局面,心中更是冷笑,知道這剛才來的話一定會受到皇上的炮轟,所以故意對明公公說自己不舒服,讓他幫忙先來一趟.

哼!想跟我斗,你還嫩著呢!

明公公在看到肖公公的時候就知道又被這個老太監利用了,心中更是暗暗惱火,怎麼每次都被這個老太監騙了,可是屢教不改,難道真的和師傅說的那樣,自己太笨了?

肖公公立刻跪在地上,小聲的說,"奴才叩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此時的皇上哪有心情看他們兩個,心中一直在思量著這會該派誰去比較合適,事情不能再拖下去了,現在整個錦州大部分的人都染上了瘟疫,如果真的蔓延開來的話,拖到最後一定不可收拾,更不想這幾百年的基業就在自己的手上畫上的句點.

"皇上…皇上…."肖公公還等著去向淑貴妃領賞,所以不怕死的再次叫出來,但是這肖公公忘了,此時面對的是皇上,不是那些對著他阿諛奉承的妃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