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 秋後算賬
"誰?只要你說出來,我馬上就能做到."雖然現在手里有重要的事情,但是只要是楊采萱提出來的,一切都以她為主.

"殺了他!讓他永遠的從這個世界上消失!我要讓他後悔活在這個世上!"

"好!放心爺一定會做到."柳禎泰再次的把楊采萱抱在懷中,輕輕的拍著後背.

"嗚嗚嗚嗚…"就像終于找到了宣泄口一樣,把心里的害怕都一次的宣泄出來.

柳禎泰沒有說話只是一直輕輕的拍著她的背後,並給與力量,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事情,但是一定是大事.

更是暗暗後悔沒有保護好她,一開始的時候只是因為在這洛陽還沒有那個人敢和自己對著干,可是沒有想到在自己弄了那麼大的動靜之後還是有人敢冒死的出頭.

眼中的陰狠在慢慢的出現,就連站在一邊的名甯也嚇的後退幾步,原來這傳言並不是假的,現在也開始後悔當初可是把一個重傷的人當仆人一樣的使喚,不知道會不會來個秋後算賬.

名甯的擔心是多余的,柳禎泰的心思一直在楊采萱的身上,對于周圍的一切都沒有放在眼里,在他的眼中的只有楊采萱.

在終于把心里的恐懼都發泄出來的時候,原來的理智也慢慢的收回來,退後一步,從柳禎泰的懷中退出來,用力的抹去眼淚,用憤恨的眼睛看著他.

"鑫宇被綁架了!"

"誰?哪個該死的混蛋敢動老子的兒子,說,說出來,我現在就帶著人去滅了他!"一聲怒吼從柳禎泰的口中吼出來.

柳禎泰大吼的聲音簡直是震破了所有的房瓦,而本來等在書房等莊主的那些人在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都跑出來,規規矩矩的站在柳禎泰的身後,而且每個人都是義憤填膺的樣子.

"抱歉,嚇到你了,"柳禎泰先是溫柔的對楊采萱說了句話,看到她沒有嚇到的時候回頭對著身後的所有人冷冽的看了一眼,就像是來自地獄的聲音一樣,"現在就給把把那個不知死活的兔崽子給子殺了,感動爺的人,那就是找死."

說出來的話是那麼的狠絕,冰冷,無情,就像是地獄的使者一樣,看來這傳言都是真的,這次的事情很明顯就是因為柳禎泰的原因他才會有今天的這一劫,不知道有這樣的爹這對鑫宇來說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

希望一切都能平安的過去,更希望鑫宇能夠平平安安的,不會因為今天的這件事情而留下陰影.

"萱兒,在這里等著我,我一定會平安的帶著鑫宇回來的,相信我好嗎?"柳禎泰在部署好一切之後小聲的對楊采萱說,就怕太大的聲音會嚇壞她似得.

"不!"楊采萱看著柳禎泰平靜的說,不知道為什麼這時候看著他這張臉的時候也不是那麼的丑.

"聽話,爺說的話絕對會做到,一定會保證鑫宇平平安安的回來,嗯?"

"不,我也要去."

說完之後就大步的往外走去,反正那些寶貝已經被帶在身上,自己是絕對不會有事的,一定要那個混蛋知道得罪自己的下場,一定要好好的教訓他才能幫兒子出了這口氣.

這次楊采萱說什麼也不帶名甯,並讓他在柳月山莊里等著自己的好消息,其實也是怕,這名甯自己回到霽月堂的時候會遭到他們的報複,總覺得在這里柳月山莊里她是最安全的.

名甯怎麼會不知道她的苦心呢?在大小姐什麼都好,為每個人都打算好了,可是唯獨忘了自己.

希望小少爺能夠平安的回來,大小姐這次去一定會沒事的,反正她可是有秘密武器在里面,而這個世界上知道這秘密武器的人可是只有毒老怪和自己了,這回被惹毛了,到時候一定更會大顯身手的,只要他們不會太驚訝就好.

柳禎泰沒有辦法,只要依了楊采萱,相信只要自己在她的身邊是絕對不會受一丁點傷的,一直騎著馬在大門口等著她,可是終于等到她出來,可是竟然要獨自奇騎一匹馬的時候,騎著馬飛快的跑過去.

"啊——"

楊采萱嚇的大叫起來,可是當好不容易回複了理智的時候這才發現,原來早就和柳禎泰騎著一匹馬跑出很遠了.

"你這是干什麼,我可以自己騎馬的?"關鍵是這樣兩個人的距離太近了,從來沒有和男子這麼進的距離,當然那天的新婚夜的事情不算.

"爺的女人怎麼能自己騎馬,想騎馬的話只能在我的懷里,這是你跟來必須要付出的代價."

"你….不可理喻…"不想再和這個人說什麼了,說再多也沒有用.

努力的把嘴里的那幾個髒字咽下去,不想在他的面前屢次破功,雖然在同一匹馬上,但是這距離還是要保持的好.

柳禎泰一直隨意慣了,雖然在面對楊采萱的時候一直努力的改變自己,但是時間久了這本性都露出來,在這麼好的機會下怎麼會放過呢.

一直用最快的速度騎馬,更是讓楊采萱的計劃破壞了.

映山帶著人在後面拼命的追,可是仍然還是落下了很大的一段距離,他們每個人的心中都知道要不是莊主的心情好,早就開炮了,原來這柳月山莊有個夫人也是一件好事.

雖然知道這是好事,但還是拼命的追,更是為了盡快的那個人抓到,讓他徹底的常常柳月山莊特別的盛情款待.

在一個破舊的茅草屋里,傳出很大的爭執聲.

"你撒謊,我爹爹是最好的人,絕對不是你說的那個樣子."鑫宇雙手叉腰的對站在面前高大的男子吼道.

"你爹?難道就是那個殺人不眨眼的大魔頭?"張景全一想到那個柳禎泰惡心的嘴臉就想吐,可是當聽到這個小孩子這樣說的時候忍不住的反駁道.

"騙人,你騙人,你是嫉妒我有爹了,所以故意在這里散播謠言."絕不相信爹爹是他口中說的那個樣子,雖然爹爹是不漂亮,但是他是最好的爹爹.

"不管是不是騙人的,但是柳禎泰現在他已經死了,而且是我親自下毒死得,現在你說什麼也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