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 殺了他
看到懷中的藥這才發現就在自己愣神的時候楊采萱已經走到自己的面前,原來這藥是給自己配的,還以為她對自己一點感覺也沒有.

低頭,開始偷笑,看來自己的努力也沒有白費.

"鑫宇,我們走."楊采萱強硬著把鑫宇從他的身上拉下來,拉著就往里面走去.

"喂,難道沒有什麼話要和爺說嗎?"在看著那個身影馬上就要走到屋里的時候立刻大聲的喊.

停下腳步,頭也沒有會,只是平淡的說,"這里可不收死人,更不要把自己弄的半死不活的回來."

"是,萱兒,你就等著爺的花轎好了.哈哈哈…."

聽到身後的馬蹄聲漸漸的遠去了,這才拉著鑫宇往屋里走去,邊走邊想什麼時候自己的嘴也變得那麼的毒舌了,從什麼時候開始的,追根一切好像都是自從遇到那個柳禎泰開始的.

馬尼,一看就是一個禍水,可是現在的自己已經徹底的被這個禍水感染了.

隔離,一定要和這個家伙隔離.

"娘,爹還會來看我嗎?"

"會,當然會來看你的."怎麼忘了想隔離也是不可能的,因為這里還有一個對他念念不忘的兒子.

得,前後夾擊郁悶中.

接下來的幾天霽月堂又恢複了正常,這原來在這里看病的人也都回來了,就像這個柳禎泰從來沒有來過一樣,只是鑫宇每天從書院回來的時候都會問很多遍.

"爹來過沒有?"

"爹怎麼還還不來看我?"

"這先生也走了,爹也不來了,為什麼都走了?"

對于安翔離開的事情楊采萱是知道的,好像是在收到了丞相府的來信急急忙忙的就走了,但在走的時候還是來過一趟.

"安翔,不要告訴任何人我在這里的事情."

"難道爹也不可以嗎?"

"我希望以後我只是這霽月堂的堂主,而不是什麼丞相府的大小姐."

本來楊安翔還想在說些什麼的,可是最後還是深深的歎了一口氣離開了.

這些年從來沒有刻意的打聽過關于丞相府的任何事情,就連陳寶峰也刻意的忘記了,至于他們現在怎麼樣了,在做什麼都不想知道,只是想和過去斷的一干二淨.

時間過的真快,一轉眼兩個月就過去了.

楊采萱正忙著為病人把脈的時候看到從門口闖進來一個老者,一看他的樣子怎麼和鑫宇在的學院穿的衣服有些像,心里突然不會跳動了,快速的安排一邊的伙計過來幫忙之後就立刻往門口走去.

"堂主.堂主.不好了…"老者上起不接下去的斷斷續續的說出來這句話.

"怎麼回事,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的鑫宇怎麼沒有回來?"楊采萱一直壓制住心里的那份恐懼,一臉緊張的問.

"唉!都是老夫無能,鑫宇被突然沖進來的幾個人抓走了,這是他們讓我給你的信."老者在說話的時候就把手里一直握著的信放到堂主的面前.

楊采萱顫抖的把信打開,雖然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但是沒有想到還是讓鑫宇牽連到其中了.

知道現在不是害怕的時候,更不是哭的時候,雖然知道但是真的做到的時候需要付出多麼大的毅力.

"名甯,送先生."

"是."

名甯早就站在一邊等著了,但是在聽到大小姐說的話的時候還是把手里准備了一些東西.在送到門口的時候把禮物客氣的送給了先生.

名甯送走了先生之後,就站在大小姐的身後,等著.

"把毒老怪的東西都准備好,現在到了它們發揮作用的時候了."

"是."

知道大小姐是真的發火了,連那些東西都帶上,可想而知他們的下場一定會黑悲慘,願上天保佑他們能有一個全尸.

等名甯准備好之後,就一起騎馬往柳月山莊而去.

一到柳月山莊的門口的時候門衛立刻請進去.

現在這霽月堂的堂主在整個柳月山莊沒有一個人是不認識的,尤其在莊主親自說的那一通話之後,沒有人不對堂主點頭哈腰的.

誰敢對著未來的莊主夫人不禮貌,那就等著莊主的特別的招待好了.

"夫人里面請!"一個門衛領著楊采萱往里面走去.

另一個門衛快速的往里面跑去,那個速度簡直比兔子還快,只是眨眼間就不見人影.

楊采萱雖然沒有大聲的責罵,但是眼中的怒火可是就要把整個柳月山莊化為灰燼,但是還理智的不要傷及無辜,最重要的就是早日找到那個罪魁禍首,讓他知道得罪自己的下場到底如何?

正大書房議事的柳禎泰聽說了楊采萱來了的時候,就立刻拋下所有的人往外面跑去,臉上這段時間的陰郁也消失的無影無蹤,心里想難道是這段時間沒有看到自己,想了!

這樣的認知更是加快了腳下的步伐,臉上也有了這段時間來第一個笑容.

"哈哈哈…"看到迎面而來的楊采萱更是大笑出來,張開雙手做出一個想要擁抱的姿勢,"終于知道爺的魅力所在了,放心,馬上就忙完了,到時候我一定會…."

"啪——"

楊采萱走到柳禎泰面前的時候用力的就是一巴掌,更是把這一路來的怒火徹底的發泄出來.

就在大家看見的速度,柳禎泰的一邊的臉很快的就腫起來.

剛才還帶著討好的笑臉的門衛在看到這一刻的時候嚇到了,站在那里不知道去還是留?

名甯在一邊也開始為大小姐擔心,但是轉念一向,柳禎泰也是活該,要不是他怎麼會讓小少爺陷入到現在的困境中.

柳禎泰臉上還坐著笑著臉就這樣僵住了,但是手可是也沒有閑著,把眼前的楊采萱緊緊的抱在懷中,頭放在他的她的肩上,臉上的表情也變得嚴肅起來.

"放心,不管什麼事情,只要有爺在的一天那是絕對不會有事的."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事情,但是不管是什麼事就算是豁出了自己的性命也會為楊采萱解決一切的麻煩.

楊采萱用力的推開柳禎泰,手再次迅速的在另一邊的臉上打過去.

"啪——"

沒有要躲閃的意思,柳禎泰一直一臉平靜的看著這一巴掌落在自己的臉上,只是這回的力度小了很多.

"什麼事,告訴爺,爺一定要給你平安的解決."

"殺了他!"...

,:..